第19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9节

    她当初施粥是被祖母逼着去的,宋家需要一个拥有极高声望的世家女,于是选中了她。
    施粥那些年,她为了博得好名声无论寒冬还是苦夏都要早出晚归,从未想过会不会真的有人得了她的粥活下来。
    “我明日,会派人将银钱送过来。”宋初姀笑了笑,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放松。
    大娘连连摆手:“是请娘子吃的,娘子就不要客气了。”
    话音刚落,一块碎银子突然从天而降,投进了大娘的钱篓里。
    宋初姀与大娘同时抬头,就看到正上方的阁楼上立着两人。
    周问川撑在窗沿对她挥手:“宋女郎,好巧啊。”
    显然,刚刚丢银子就是这位的手笔了。
    宋初姀眸子微动,对上了周问川身侧人的视线。
    明明相距甚远,但她却能感受到男人过于摄人的目光。
    周围满是喧嚣,宋初姀握紧手中的茶碗,看到那位君上薄唇一开一合。
    ——上来。
    宋初姀长睫微颤,缓缓垂下眸子。
    若是假装没有听懂就这么走了会被发现吗?
    不得不承认,她现在对这位君上不只感到畏惧,更多的是不自在。
    “宋娘子。”一旁的大娘突然出声,将周问川抛下来银子塞给她:“今日的茶汤是请宋娘子喝,当真不用给钱。”
    宋初姀回神,没有收下。
    “就当是连碗一起买了吧。”她说完,抱着碗抬步上了阁楼。
    南夏小皇帝的锁城重创了建康所有百姓,往日繁华的楼阁尽显萧条。
    她沿着老旧的楼梯往上走,便看到了蹲在门口玩投掷花生米玩得不亦乐乎的大将军。
    宋初姀脚步站定,表情复杂。
    周问川注意到了她,连忙站起来,正要说话,整个人却突然一顿,仿佛被定住了。
    “周将军?”宋初姀不明所以,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
    她对眼前这人一直是心有余悸的,他对她表现得再友好,也改变不了他一开始是想将自己抢过去献给那位君上的。
    粗鲁、无礼、傲慢......
    在她眼中,无论是这位将军还是那位君上,都能够和这些词相匹配。
    周问川回过神来,目光复杂地扫了一眼女子唇上已经结痂的伤口,上前为她开门:“君上在等女郎。”
    宋初姀握着茶汤的手微微用力,指尖泛起青白。
    “周将军不进去吗?”
    她如今不太想和那位君上独处。
    周问川右手抵在唇边清了清嗓子,眼神飘忽:“我......”
    他注意到她手上的茶汤,立即道:“我准备去楼下要一碗茶汤,今日出门没有吃饭。”
    宋初姀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屋子,闻言正想说他可以喝自己手上这份,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就猝不及防被人拉进了屋子里。
    房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周问川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房间内,急促的喘息声响起。
    宋初姀被人圈在怀里,唇齿撬开,任由男人肆无忌惮的进出。
    玉冠因为突如其来地动作歪了,勾住了头顶发丝,宋初姀疼得险些飙出泪来。
    她一只手撑在男人肩膀上,分心用另一只手去扶发冠,却被裴戍攥住了手腕。
    他将她玉冠摘下,只留了几只珠钗在发间,便扶着她后颈加深了这个吻。
    他在报复。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小肚鸡肠,但是他咽不下这口气。
    每次想要忘了过去各自安好的时候,她就会蹦出来不断提醒他,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她弃之如履的一枚弃子。
    她可以嫁给崔忱为他诞下一子,可以为了谢琼追一路囚车,可偏偏却要杀他。
    她想要他死!
    这个念头一升起,他便戾气横生,控制不住力气。
    宋初姀觉得唇舌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箍在她腰间的大掌力气大的让她忍不住闷哼出声,她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男人索取。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放开她的唇,弯腰埋首在她颈肩微微喘息。
    他的大掌依旧扣着她的腰,将她锁在怀里,让两人以一种密不可分的姿势相拥。
    宋初姀因为缺氧脑子一片空白,直勾勾地看着洒在地上的茶汤发呆。
    天气寒冷,茶汤已经不再冒热气,但依旧能闻到那股似有若无的香甜。
    她没什么胃口,喉咙却突然开始泛起痒意。
    今日一遭让本就没有痊愈的病症又恶化了些,宋初姀脸色一变,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充斥了整间屋子,格外刺耳。
    裴戍浑身一僵,去按她后背穴位为她止咳,沉声问:“生了什么病?”
    “风寒。”宋初姀言简意赅地回答完,便又开始咳。
    咳得时间越久,声音便越是沉闷,裴戍脸色阴沉得可怕,咬牙道:“你知不知道风寒是会死人的?病还没有好就出来吹风,还跟着囚车跑,你倒是厉害。”
    他说完,抓着宋初姀的手,不由分说将人带到桌子旁。
    宋初姀咳嗽得难受,无暇顾及,只能任由他动作。
    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她的指缝插进来,粗糙的皮肤让她下意识向后躲,却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按住。
    大拇指处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粗粝的指腹在少商穴处来回揉按,力气有些重,她疼了一会儿,嗓子却没那么难受了。
    咳嗽声渐渐停了,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裴戍停了动作,手却依旧与她交叠在一起,没有放开。
    肌肤是缓慢又源源不断的热源,裴戍眸子一深,指腹顺着她皓腕处一点一点往上攀爬。
    太过了。
    这样的举动太过了,比刚刚还要过分。
    宋初姀忍不住开始战栗,她尝试挣扎,却被男人按住了乱动的手。
    她抬头,对上男人晦暗的目光,呼吸一窒。
    “君上。”她听到自己开口,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道:“病气会过给君上。”
    “早亲过了,要过早就过了。”他顿了顿,不屑道:“而且,你觉得本君会在乎小小的风寒?”
    宽敞的大袖下,裴戍攥着她的小臂,嗤笑:“女郎见过瘟疫吗?十年前,东都大疫,本君被人丢进了瘟疫窝,不还是活着爬出来了。”
    宋初姀长睫抖得厉害,下一秒,便被裴戍扯到了身前。
    他动作很不温柔,甚至带着些野蛮劲,不像君王像土匪。
    但他是故意的,宋初姀知道。
    裴戍声音沙哑得厉害:“本君今日很不开心。”
    他没有说为什么不开心,宋初姀便跟着沉默。
    小臂上的触感让她浑身紧绷,腰间的大掌存在感极为明显,她忍不住动了一下,就被男人扶住了腰。
    裴戍呼吸一重:“宋翘翘,本君是个男人,不是阉人。”
    第17章
    窗外的喧嚣从耳边褪去,宋翘翘三个字如惊雷在耳边炸响。
    宋初姀呼吸一窒,猛地睁大眸子。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她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指尖下意识将他肩膀处衣服抓出褶皱。
    一瞬间,她脑海中掠过无数纷杂的想法,却一个都抓不住。
    裴戍的手依旧留在她的小臂处,哼笑一声,没有回答,将人按在自己怀里。
    小菩萨说自己不是好人,但他一个敢起兵造反的人又是什么良善之辈,他能走到如今全凭拘着自己,可若真逼急了,礼法教义皆可抛在脑后。
    裴家的祖训是什么?裴戍不知道,他从来没有打开看过,但他知道,总归不是他这般行事作风。
    既然如此,那不看也罢。
    裴戍手掌顺过她的长发,掌心刮过头上寥寥珠翠,冰凉的吻落在她耳侧。
    他曾想要放过她的,即使她要杀了他,他也曾想要放过她。
    攻入建康之前他就猜到会遇到她,那时他想不如两清,他裴戍没有那么贱,一定要追着她宋初姀不放。
    但是他就是贱,到了今日,还是觉得天下女子都比不上她。
    或许是为了泄愤,裴戍揽着她的腰,微微用力,牙齿便在她耳侧留下一串痕迹。
    耳侧又疼又痒,宋初姀禁不住向后仰,却又被按了回去。
    这么一折腾极耗力气,宋初姀自暴自弃地侧枕在男人肩头,不再乱动。
    她对这一切早就有心理准备,甚至有心思去想些有的没的。
    这位君上亲密时的举动有些像是兽类,急切又没有章法,让她诡异地想起了家中那只小黄狗。
    她出神太明显,裴戍不满地皱了皱眉。
    下一秒,宋初姀颈侧便传来一阵刺痛。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