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第1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御煞 第18节

    又三日。
    摘风楼前。
    楚维阳抟泥制瓮,半人高,水桶粗的厚实陶瓮摆在平坦的地面上。
    一旁马管事坐在木椅上,拿手撑着身子,探着头往瓮里看。
    大瓮中,几种树海里寻常可见的灵草灵药,被楚维阳寻来,细密的铺了一层又一层的草垫,而在这些草垫之中,一枚枚蛇卵恍若羊脂白玉一样,错落有致的被楚维阳平铺在了草垫中。
    内壁上面,有几处刻意挖出来的坑洞,被恰到好处的镶嵌上了十余枚灵石。
    换成寻常时候,楚维阳断没有这么大的手笔将灵石用在这上面,到底还是旁人给的浮财,用来毫不心疼,颇有些挥金如土的豪横气势。
    这些灵石高低不同的镶嵌在内壁上,仔细看去时,隐约有几分玄奥在,恍若是布下了某种阵法,将整个大瓮的内里气机束缚于一处。
    若日月回旋,像星斗列天。
    伸出手,将最后一层草垫铺在最上面。
    一枚枚蛇卵尽数隐没在灵草灵药之中,连灵石都被遮掩在其间,楚维阳这才直起身来。
    他有些犹豫的抬起手掌,放在大瓮正上方,然后以剑锋划过掌心。
    霎时间,殷红的鲜血一点点滴落大瓮中。
    肉眼可见的,随着楚维阳的鲜血滴入其中,有着一缕缕蒸腾的晦暗雾霭从楚维阳的血迹之中散逸开来,那是极其精纯无比的煞炁,朝着四方浸染,愈演愈烈的同时,又被灵石布成的阵法,紧紧地拘束在内壁之中。
    而与此同时,一样变化鲜明的,则是楚维阳那一点点变得煞白的脸色。
    到底是病体,只一会儿楚维阳就觉得眼前眩晕,赶忙将压在舌头底下的龙虎回元丹吞下。
    灼灼热流流淌向四肢百骸中,楚维阳这才像是活了过来,又看到掌心处伤口有愈合的趋势,遂毫不犹豫的又划了一剑,这才将长剑抛到一旁,提振起精神来,以手捏成剑指,点在手腕处。
    一时间,楚维阳口中振振有词,含混的语调配合着神念的变化,引动着体内法力的兜转。
    不一会儿,那掌心伤口处,原本嫣红的鲜血,便陡然变得暗红起来,最后几乎成了乌紫色,只一眼看去,便像是甚么毒物一般。
    与此同时,几乎被楚维阳鲜血淋遍的草垫,在被这样暗红鲜血喷洒的时候,仍旧像是被腐蚀了一样,滋滋滋的冒气白烟来。
    刺鼻但有浓郁的药香气息开始弥漫,却同样被阵法拘束在了大瓮之中。
    最后,是楚维阳捏起一枚灵石,放在掌心的伤口处。
    然后动荡剑气,将染着楚维阳鲜血的灵石搅成粉末,最后再将这样的粉末均匀的洒在瓮中。
    等到楚维阳做完这些,然后用一张书着密密麻麻篆纹的符纸将瓮口封起来之后,马管事这才撇了撇嘴,像是看完了热闹之后满是嫌弃的观众一样。
    “说是魔门修法,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子旁门左道的腻味,这一缸乱炖,竟也觉得自己是盘菜了!”
    “这是拿着炼蛊的法子来驭兽罢……”
    “煞炁是化了,可是化去到了妖兽身上!”
    “毒炁也炼了,同样凝练到了妖兽身上!”
    “这一来一去,你身上平白失一分煞炁,却教那凶兽愈发强盛起来!”
    “可是修行毒道的凶戾妖兽,尽都是养不熟的畜生!”
    “养的弱了,不过是个拖累。”
    “养的强了,还需警惕反噬。”
    “你说的很对,传给你这一部法门,丹霞老母就没有真正想要你强大起来!”
    闻言,楚维阳轻轻地摸着已经逐渐愈合起来的伤口,看着一旁盛满蛇卵的大瓮,点了点头,像是颇认可马管事的说法,又像是在感慨《青竹丹经》的修法之奇诡。
    “青蛇竹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听得楚维阳这样的感慨,马管事猛地一怔,仿佛想到了甚么故事,忽地,他狠狠地拍了拍木椅扶手。
    “贼老天!不讲道理的贼老天!”
    ……
    玉髓河北,庭昌山,丹霞老母道场。
    幽暗的道殿之中,紧闭着门户,唯有四壁的香烛缭绕,蒸腾的雾霭愈发浓烈,恍若是甚么神仙圣境。
    正北高台的莲花法座上,谢姜与靳观一左一右盘膝而坐,可是仔细看去时,谢姜抖动着眼帘,靳观紧皱着眉头,两人竟无一人,心思在入定修行上面。
    被拘到这庭昌山中,已经足足数日的时间过去了,两人不得自由,被桎梏在这座道殿里,外面发生了甚么,自家师门的长辈有没有打上门来,清海大师伯有没有和丹霞老母赌咒宣誓,两人一概不知。
    只是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愈发教人焦躁,愈发教人不安。
    正此时,靳观终于像是泄了一口气一样,连装都不肯再装,睁开眼看向一旁的谢姜,忽然开口道。
    “师姐,你说那灵物……”
    眼看靳观要继续说下去,谢姜忽然睁眼双眼,深邃的眼波之中,两道灵光显照无上剑意,顺着谢姜的视线,几乎要从有无之中显化,直斩靳观的心神而去!
    “混账!在庭昌山,在人家的地盘,你也甚么都敢说!”
    听得谢姜的低声呵斥,到底是烦躁到了极致,靳观翻了翻白眼,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
    “说了又如何!那灵物若是在庭昌山中,便定是在那淳于家的兔崽子身上!可若是真个没在庭昌山,师姐,你说,会不会在那逃走的魔囚身上!”
    “毕竟,能是在煞炁爆发的镇魔窟中活下来,似乎那魔囚的嫌疑要更大一些……”
    眼看着靳观要继续说下去,谢姜猛地一巴掌拍在靳观的胸口。
    “你是准备哪天叛宗而去么?这样不管不顾的在这里发疯!失了灵物,咱们这一脉的历劫补经……”
    说到这里,谢姜也猛地压下了声音。
    似是知道,又似是不知道。
    这会儿,道殿之外,忽然有一人的脚步声匆匆而去。
    第23章 大瓮一扬倾江海
    倏忽间,又是一日过去。
    眼见得天色愈发黯淡下来,昏黄的夜幕一点点将树海笼罩,正此时,楚维阳一手拖着一头猎豹,一手提着一兜灵药灵草,就这样施施然的从渐次厚重的雾霭深处走来,缓步穿过禁制,然后将死去的猎豹与灵草放在摘风楼前平坦的地面上。
    原地里,马管事戳着一根树枝,在翻弄着篝火,这会儿焰火缭绕,一息更胜一息。
    手中倒提着长剑,楚维阳三下五除二将半扇兽肉拿树枝串起,架在篝火上炙烤,又留了半边焰火的空挡,却见楚维阳拿起那一兜花花绿绿的灵药灵草,一点点小心的在焰火上烧灼去水汽。
    即便是马管事眼里的《青竹丹经》再不堪,能冠以丹经的名称,总归还是有底蕴在的。
    一枚墨绿玉简,传授给楚维阳的不只是这位青竹祖师的修行功法,更有辅佐修行的诸多毒道学识,这些甚至不是楚维阳能够一时半会儿参透的,但至少如今已经能够做到在这片葱郁树海之中就地取材,遴选蕴藏毒性的药草。
    只一会儿的功夫,烘干去了水汽,干瘪的药草在楚维阳的手中,微微一用力便被捻成齑粉,又过了一会儿,那满满一兜的药草,全数化作了楚维阳手中那一整木碗灰扑扑的药粉。
    走到大瓮前,小心的掀起封口的符纸,乍一掀开,便有一股腥香气息扑面而来。
    初时是身躯预警似的体现出剧烈的腥气,可是还没等人警醒过来,陡然间,那腥气便在呼吸之间转化成极其雅致的馥郁香气,恍若是百花盛开,沁人心脾,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多闻一闻。
    电光石火之间,楚维阳轻轻地咬了咬舌尖,剧烈的痛楚将他的心神唤醒,楚维阳这才赶忙避开瓮口,只是扬着手中的木碗,将那灰扑扑的药粉,尽量均匀的撒入瓮中。
    一时间,那香气愈发浓郁起来了。
    再小心的将瓮口以符纸封起,楚维阳这才坐回篝火前,正好拿起炙烤好的兽肉,狼吞虎咽之间,状若似饕餮再世!
    一整头猎豹进了肚中,天色彻底深沉,楚维阳仍旧不停歇修行的进境,先是几粒百草破厄丹囫囵吞下,待体内的煞炁产生变化之后,强忍着暖流与剧痛在四肢百骸间交替流转,楚维阳持起长剑,一遍又一遍不停歇的演练着《春时剑》三十六式。
    如今只剩两道剑意未曾通悟。
    清明剑意的方向,楚维阳还未曾定下,但谷雨剑意却是十成十的养身之剑。
    而根据马管事的说法,在煞炁动荡四肢百骸,药力滋养五脏脉轮的时候,是最容易于全神贯注之中感悟养身之剑的。
    古时玄门先贤以水象指代法力元炁。
    雨水剑意因是如此,谷雨剑意在这基础上更胜一层楼。
    许是已经彻底的认清了自己的剑道天赋。
    楚维阳在这期间,彻底的忘却了三十六式《春时剑》,只是在辗转腾挪之间,不断的用心神去感受那种浩渺磅礴的意境。
    恍若是瓢泼大雨从天上倒灌!
    恍若是汪洋气海咆哮于丹田!
    而这样磅礴的意境,最后从纯粹的大雨、元炁的意象之中抽离出来,化作某种无形无质的浩渺无量,最后,因着那一缕缕痛楚的传递,渐次和四肢百骸间那几乎不可计数的淤积煞炁重叠在一处。
    煞炁成海,浩渺无量。
    而对于自己体内煞炁的淤积,这种真实可以触摸到的浩渺磅礴意境,则楚维阳有着长久且充足的体会。
    过往所曾经承受的苦难,如今竟真的一点点成为踏上前路的资粮。
    这数日间,楚维阳几乎数次心境波动,无限的接近于通悟谷雨剑意,这样显著的进境变化,也迫使楚维阳将更多的心神都放在了《春时剑》的修行上面。
    多通悟一道剑意,都以为楚维阳距离挣脱出死亡的泥泞又多迈出一步路来。
    而一旁在夜风之中摇曳的黯淡篝火旁,马管事颇为感慨的看着楚维阳于夜幕下舞剑的身影。
    这一刻,马管事忽然想到了前几日里,偶然间听楚维阳所诵念的那首词——
    “客子久不到,好景为君留。西楼著意吟赏,何必问更筹。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野光浮。天宇迥,物华幽。中州遗恨,不知今夜几人愁。谁念英雄老矣,不道功名蕞尔,决策尚悠悠。此事费分说,来日且扶头。”
    兀自喟叹着,马管事看着月华映照剑光,无端的七情悸动起来。
    怅然间,他似有了酩酊一场的冲动。
    又似乎,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象,就已醉意朦胧。
    ……
    第二日,当楚维阳再度吞下一枚百草破厄丹,稍显颓靡的暖流勉强让年轻人提振起了精神。
    接连许多天很是不节制的修行《五脏食气精诀》,直至这一刻,楚维阳终于感应到了百草破厄丹的效用减弱。
    这不在楚维阳的见知障范畴中。
    前世今生的经历,让楚维阳很容易接受所谓“耐药性”的说法。
    药力不可避免的效用颓靡,是甚么样的功法都无法弥补的,哪怕如今只是微微展露出苗头来,但却意味着未来楚维阳必定要面临的困局。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