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第1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御煞 第16节

    “你真的决定不去道城了?就这么听着庭昌山的安排,直往南边去?这可是真真的一条寻死路!”
    闻言,楚维阳没有回应,反而下意识的看向周围的数后面,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人从那幽暗的阴影之中走出,笑吟吟的看向楚维阳。
    只是到底没有再见闫见明的身影。
    马管事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莫看了,那人与你商议定下之后,只在后面悄然跟随了一段路,便径直离去了。”
    “他只以为掌握着炼气期巅峰的修为,便视你我为无物!”
    “却不知剑宗秘法的玄奇与奥妙!”
    “掌握了剑意,在探寻与感应上,更盛同境界神识念头许多!”
    正此时,马管事看到楚维阳探寻似的望过来的目光,管事反而咧嘴笑了笑。
    “这样的剑意秘法,你就不要想着学了,离了《五脏食气精诀》,你也该知道,自己在剑道上是个浑没有天赋的,都敢拿这个来赌咒了,怎么还觉得自己能学会剑意秘法?吾宗的剑意在你手上,能斩人性命就已经是不错了!”
    “最简单的,运转剑意,以神念包裹,然后拿着剑意当神念用,透出体外,横扫四方,身周方圆变化,则尽在感应之中,此般没有秘术来的精巧,还有打草惊蛇的隐患,但只以探寻与感应而言,足够用了。”
    听得马管事所言,楚维阳果然随念而动,立身于层层雾霭之中,驱使着雨水剑意,横扫地方而过。
    果然,茫茫树海,方寸间只楚维阳这么一处立身地。
    最后悬着的那么一口气,也随之松了下来。
    这是,马管事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楚维阳摇了摇头。
    “咱们在南边旷野里待久了,恐怕就是一条死路。”
    闻言,马管事点了点头。
    楚维阳继续说道。
    “可今日与庭昌山的弟子道左相逢,我若是不答应下来,只怕当时就是死路一条。”
    马管事又点了点头。
    年轻人复又继续说道。
    “两权相害取其轻,所以白天的时候,我须得顺着闫见明的意思往下答应着,这样才能避免速死之劫。”
    “其实哪怕赌咒了,闫见明也未免信我,他背后的丹霞老母只怕更会将那几句话当笑话看。”
    “但事实上,闫见明要的也只是我这样的一个态度罢了,他们或许比我自己,更希望我能够活着。”
    “所以接下来,还得先稳住他们,得先在旷野中折腾一段时间了。”
    “等他们松懈了,等到他们习惯了,就该是想办法脱身往东边道城跑的时候了!”
    “你说过,七十二道城,剑宗的人都插不上手,更何况是庭昌山了。”
    “彼时……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闻言,马管事点点头。
    “若是一直等不到他们松懈呢?”
    楚维阳笑了。
    “我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为了等一个活命的机会,我能在镇魔窟里年复一年的忍受下去,如今境遇未必会比当时更糟了,况且今日的我,也不是曾经的病鬼,大不了……与闫见明分一分生死罢!”
    楚维阳平静的声音,像是在说甚么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的事情。
    闻言,马管事竟也同样平静的点了点头。
    “你能想明白就好,若是我死在了这中间的路上,你能不能将我的尸骨带去东海的道城,我是玄宗良家子,不该被埋在旷野里,我又是剑宗叛徒,也不愿将尸骨留给他们受折辱。”
    楚维阳掂了掂箩筐。
    “我能背你一段路,就能背你把这一程走完。”
    这般一边走一边说着,正当楚维阳再一次停下脚步,正准备再捏起手中的玉简,探看辨别些甚么的时候,忽然间,楚维阳手中的玉简灵光兜转。
    下一瞬,玉简脱离楚维阳的手,悬在年轻人的身前。
    似乎是预料到了甚么,楚维阳并称剑指,渡入了一缕元炁法力进入那团血红色的灵光之中。
    下一瞬,嫣红的灵光划破幽暗的雾霭。
    面前的树海之中,忽然间有禁制的灵光从四面八方亮起。
    那是一枚枚云篆文字,部分楚维阳尚可辨别,大部分在楚维阳看来仍旧晦涩,也正是这些云篆文字,这会儿首尾勾连着,化作一道道篆纹锁链,似乎将一片宽敞的空地遮掩在了树海之中。
    而随着那道血红色灵光没入其中。
    霎时间,楚维阳感应到了自己的气息在融入其中,与这一道道陌生的篆纹产生了某种熟悉的联系。
    下一瞬,楚维阳微微地抬起手来。
    禁制的灵光悄然间消弭不见,原地里,一道无形无质的门户洞开,而等到楚维阳一步再踏出的时候,原地里,没有了葱郁树海,没有了迷蒙雾霭。
    幽谧的森林之中,一座木楼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门前有古朴的篆字写着——摘风楼。
    这是闫见明给楚维阳安排的旷野中的隐居之地。
    算得上是隐秘,但依着教程而言,仍旧离着玉髓河很近,大约属于剑宗人稍加打探就可以波及到的地方。
    那一闪瞬间,纵然这摘风楼有千般万般不好,可对于楚维阳而言,这一刻全都可以抛之脑后了。
    某种发源于前世的思绪在这一刻贯穿了时空,贯穿了光阴大幕,狠狠地捶在楚维阳的心头上面。
    这是他的家,第一个自己的家,得以安眠,得以避风雨的家。
    这一刻,楚维阳忽然间觉得,那段关于镇魔窟中的生活,真的可以称之为过去了。
    恍恍惚惚,神魂似是观真无幻有,冥冥之中,有剑气似腾似跃,倏忽一往无前,倏忽又陡然回转。
    诸相随一念而动。
    五脏脉轮之中,心火缭绕,灶炉蒸腾,丹鼎赤红!
    那煅在火与热中的,是贯穿前世今生的感动,是楚维阳一以贯之的心念,是春时六剑的风骨——
    春分!春分!
    第21章 青竹丹经蕴煞毒
    不知不觉之间,在神魂的长久悸动之中,楚维阳于忘我的意境里面,自顾自的通悟,并且以五脏炉火精炼了春分剑意!
    这春时六剑之中唯一的养神之剑,也是风骨之剑!
    是自己的神,是自己的风骨,是楚维阳行走在前世今生里的根!
    这一刻,楚维阳仍旧自顾自的感动莫名着。
    身后的箩筐中,马管事已经快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虽然明白楚维阳的剑道修行方式迥异,但是这样吃饭喝水一样的领悟了六正剑意之一,仍旧教马管事有着某种莫名其妙的惊诧,这会儿,马管事看得直嘬牙花子,他想宰了楚维阳,又或者是宰了自己的心,怕是都有了!
    渐渐收拾好了心神,楚维阳这才缓缓推开门,走进了摘风楼中。
    几间算不上宽敞的卧房,正中央麻雀大小的空间里,几张木椅,一张方桌,不加雕饰,质朴古拙。
    可只是这样,四下里看了看,楚维阳便继续有了股想要落泪的冲动。
    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长久的叹息之后,楚维阳将箩筐放在了一张木椅前面,马管事双手撑着箩筐的边沿翻了出来,自顾自的坐在了木椅上。
    这一刻,连马管事的脸上都满是感慨的表情。
    他脸色仍旧苍白,有长久的痛楚与内心的复杂不甘折磨着他的心神,但这一刻坐在木椅上,他像是从某种泥泞里又艰难的探出了半个身子。
    两个人在这一刻似乎有了想通的感慨,仿佛都在这一刻全了些人的模样。
    略显僵硬的转了个身,楚维阳寻着一间卧房走去,只简简单单的几步路,楚维阳却走了几个踉跄,这才艰难的扶住了门框。
    “休息了。”
    说不清楚多少年过去了,许是楚维阳也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还能在这苍茫人世里得一场安眠。
    ……
    翌日。
    天清气朗。
    昏沉一觉睡得楚维阳浑身发松发软,一朝泄去了泰半心神防备,思感跃动的同时,睡梦之中,连煞炁的活跃也更胜平常。
    仔细感应着,楚维阳皱起眉头来。
    只一夜安眠,法力就被侵蚀的更为厉害了。
    那电光石火之中,无名的愤懑与怒火直冲天顶。
    这是何等样的世道!这是何等不讲道理的贼老天!
    他这一刻活像是从沙漠里艰难的行走着,忽然被人一把揪住了头发然后按在了水中,可没等楚维阳张开嘴大口的吞咽,又被猛地从水中拽起,然后猛地摁进了滚烫的砂石之中!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变化,都像是命运那吊诡的顽笑。
    哪有甚么温柔乡!
    挑开帘,不过是纸糊的众生相!
    嫣红的血水猛地泼过去,黏黏答答里,不过是鬼物一样的形状。
    这闪瞬间的愤怒,让楚维阳的绛宫心室都在剧烈的跳动着。
    但是很快,楚维阳将这股无名火缓缓地压下。
    翻手取出了一枚百草破厄丹吞下,楚维阳复又捏起一枚灵石垫在舌头底下,当元炁流淌在五脏脉轮之中的时候,那愤怒之后的最后一缕躁意才随之化去。
    他心中蕴藏的愤怒已经足够多了,不需要增添更多。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