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了四个反派幼崽 第1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穿书后,我娇养了四个反派幼崽 第16节

    “你媳妇要是舍得放油,她炒的肯定也能香。”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后来就说到了苏莹莹救周平的事情。
    “老三家的,你真的把周平的肚子给割开了?”
    旁边的人嫌弃的说,“吃饭呢,等下再问。”
    “你不是刚才特别好奇吗?我现在问了你又不乐意了。”
    苏莹莹笑笑,解释道,“周平是被树枝弄伤的,村民抬他下山的时候,砍断了一段树枝,但是还有一部分在他的身体里。宋叔之所以止不住血,就是因为这些树枝。”
    “而这些树枝不能随便拔。否则会留残渣在身体里,这会成为隐患。”
    “所以我就想到了开胸这个办法。”
    “你一个女人,拿着刀割人家的胸膛,你不害怕吗?”坐在宋文渊旁边的大叔问。
    “害怕,但是当时我满脑子都是如何救周平。比起人命,这些害怕也就没什么了。”
    一个人怎么变,也不可能变成另外一种性子。除非……
    宋文渊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苏莹莹不知道,她和大家聊天的时候,无意间掉马了。
    下午大家又忙了两个时辰,终于把屋顶修好了。不过住屋还是很潮,这几日怕是都不能睡人。苏莹莹倒是想搬过去,可她没次一提,宋文渊都能找到理由把她的话堵回去。
    几次之后,她就彻底放弃这个念头了。
    晚饭后,她打算去一趟周平家。
    “我陪你一块去吧。”宋文渊与周平认识,大家又是一个村子的。既然知道了他们家的事情,不过去一趟也不好。
    “好。”
    路上,她几次欲言又止后,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不应该帮忙啊。”
    “没有。”
    “真的吗?”苏莹莹有些不信。他现在看她的眼神都和之前不一样,不是不信任是什么。难道是……
    想到这个可能,苏莹莹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
    “其实这样的救人方式,我也是第一次尝试。你说,要是周平真的没有熬过今晚,周家的人会不会找我麻烦?”
    “不会。”宋文渊抬头看向她。
    苏莹莹这么问是为了试探他,可是他现在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周家人不会找我麻烦?”
    “周平会没事的。”
    连她都不确定的事情,他到底是怎么说的这么肯定的?
    “周平的伤……”苏莹莹还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了宋文渊的声音,“到了。”
    苏莹莹一抬头,就看到了周家的门口。
    周家人已经吃过晚饭了,赵梅守在周平身边。宋叔正在吃饭。见他们进来,宋叔十分热情的和苏莹莹打招呼。倒是他最疼的小辈宋文渊今日被他放在了后面。
    面对这个改变,宋文渊来之前就猜到了。
    宋城虽然只是一个赤脚大夫,可他真的很喜欢医术。要不是当年家里太穷,他早就去镇上当学徒了,现在估计也是一名真正的大夫了。
    宋城没机会和镇上的大夫切磋,现在看到苏莹莹这么厉害的医术,自然想好好探讨下。
    “苏娘子,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宋叔都和我们说了,若不是你这个法子,周平撑不到现在。”老妇人说这就要给苏莹莹跪下。苏莹莹赶紧过去扶住她,“你千万别这么说,今晚对于周平来说十分关键,等他熬过了今晚,你们再说感谢的话也来得及,要不然,我真的会不好意思的。”
    “不,不,当时你能站出来,我们家就已经很感激了。”
    赵梅跟着附和,“无论如何,你都是我们家的恩人。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我有力气。”
    几人寒暄几句后,苏莹莹去床边看了看周平的伤势。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起身告辞。
    宋文渊看到周平的伤口,就想起了今天早上她拿绣花针给他针灸的画面。她没有见过她下刀,但是他见过她下针。就那个手法,怕是连镇上的大夫都不如她。
    她既然这么厉害,为何当初他受伤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做?
    路上,宋文渊越想心中的答案越清晰。快要走到宋家门口时,宋文渊突然开口,“我的手真的能治好吗?”
    第二十七章 噩梦
    月光下,宋文渊的神情依旧淡然,仿佛在讨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苏莹莹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期待与害怕。
    期待有奇迹,害怕空欢喜一场。
    作为科研人员的苏莹莹,前世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历。所以他明白宋文渊此时的心情。
    只是,她不知道系统什么时候能修复好。在没有确切的时间前,她不想让他空欢喜。于是稍微措辞后说道,“心生期待,万一有奇迹呢。”
    “我从不是上天会眷顾的人。”宋文渊这句话有些自嘲。
    苏莹莹想到他这倒霉的一生,还真是没办法昧着良心否认他的话。
    一阵秋风吹过,苏莹莹裹紧衣衫,“起风了,赶紧回家吧。”苏莹莹说完,小跑着拐进了旁边的巷子里。宋文渊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就算她不是她,也没什么。
    这天晚上,苏莹莹做了一个梦。梦里宋文渊的手没有治好,宋文渊气的拿刀追了她一个晚上,就算现在醒了,她仿佛还能听到他追问她的话。
    你不是说我的手能治好吗?为什么没治好。你这个骗子。
    “周家来人了。”宋翊进来,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犹豫后问道,“你是那里不舒服吗?我做了早饭,要不然我给你端过来。”
    这小家伙居然在关心他,真是稀罕。
    本来苏莹莹都准备起床了,听到这话,立刻戏精上身。
    “我有些头疼,头晕。浑身也没什么力气。可能是昨晚吹了风。”苏莹莹扯过被子重新躺下,“要是能有一碗白粥,再配点小青菜就好了。”
    本来宋翊没炒菜,打算今天早上吃咸菜的。现在苏莹莹都亲自点菜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宋翊出门后,就跑去后院拔了一些青菜回来。宋文渊和几个孩子盛好了碗,见他蹲在一旁摘菜,问道,“不是说不炒菜了吗?”
    “他想吃。”宋翊有些别扭的说。
    宋文渊一开始没想到他说的是谁,等回过神,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我帮你吧。”
    其他几兄弟见状,也过来帮忙。最小的宋瑶跑进房间,扒着门看了一眼屋子里的苏莹莹,然后跑出去,“爹,为什么娘不起床,她是生病了吗?”
    宋文渊皱眉,想到什么,看向宋翊。
    宋翊感受到他的视线后,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爹我先去炒菜了。”
    宋文渊让宋成去帮忙,他则起身去了房间。苏莹莹本来想逗逗宋翊,没想到躺下后很快又睡着了,连有人进来都没发现。直到白粥的香味传来,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
    “醒了就吃点东西吧。”低沉好听的声音传来,苏莹莹先是有些晃神,等清醒过来,发现床头的人是谁后,立刻坐起身,然后裹紧被子,警惕的看向他。
    宋文渊就是想叫他起来吃点东西,没想到她这般害怕他。
    “怎么了?”一晚上而已,她为什么突然像看陌生人一般看他。不,她刚刚的眼神明明是惧怕,是防备。他不喜欢这样的眼神,“是不是还是很难受?”
    宋文渊身手要去碰它的额头,苏莹莹不自然的躲开,“我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你昨晚做噩梦了。”宋文渊问完又说,“这个梦,还与我有关。”
    苏莹莹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他是怎么猜到的。书里只说他很聪明,可他若是连他做了什么梦都知道,那就不是聪明了,是吓人了。
    感觉没秘密的苏莹莹,又往后退了一些。
    “恩。梦到你拿着刀追了我一晚上。”
    果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拿着刀追你一晚上?”
    “因为梦里你的手没有治好。”苏莹莹说完,就发现对面的宋文渊身上笼罩了一丝异样的情绪,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情绪。见他迟迟不说话,赶紧转移话题。
    “我饿了。”端过粥,三两口就喝了,“对了,刚才我好想听见周家的人来找我了?”
    “恩,昨晚周平一直在发烧,早上的时候才退烧。据说现在脉象平稳,应该是度过了生死关。不过宋叔也不是很确定,想让你过去再瞧瞧。”
    “行,我现在就去。”苏莹莹把碗放到桌上,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往外走。又降温了,她一出门就被凉意打退了回去。又加了一件衣服,这才和宋文渊一块去了周平家。
    经过村子时,碰到村子里的人,今日村子里的人瞧见苏莹莹,眼神变的不一样了。以前不搭理他,甚至是避她如蛇蝎的人,今日一个个亲热的不得了。
    苏莹莹有些不适应,随便和大家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比起他们这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我宁愿他们像之前那么对我。”苏莹莹感慨。
    “为什么?”难道不是人人都喜欢被人奉承吗?只是很多人没有这个本事罢了。从前的她,也喜欢被人奉承,而如今的她却正好相反。
    她到底是什么人,不过能有如此境界的人,定然是个豁达之人。
    “没有为什么,纯粹的不想陪笑脸。明明不熟悉,却还要假装关系很好的样子。感觉很累。”
    苏莹莹看着一望无际的田野,感觉耳旁的秋风都温和了不少。
    “我其实也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也知道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我只是单纯不喜欢这种社交而已。”苏莹莹怕宋文渊误会,补充了一局。
    “我也不喜欢。”宋文渊说完,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人来到周家时,宋叔回去休息了。赵梅在床边守着周平,赵梅的婆婆在院子里看孩子,见他们两人进来,一边招呼他们,一边喊赵梅。
    “宋叔说周平的脉象稳定了,但是不确定这算不算你说的度过危险期,所以就请你过来再看看。”赵梅一脸抱歉的看着苏莹莹。因为她听说苏莹莹有些不舒服。
    她本来以为苏莹莹要休息好了才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他们家这一次真的是遇到贵人了。
    赵梅擦擦眼泪,赶紧招呼两人进屋,周平的脸色比昨日好了不少,这是好兆头。
    第二十八章 周平脱离危险
    苏莹莹来到床前,先给周平把脉。其实她学的是西医,把脉水平一般,但也勉强够用,确定他的脉象平稳,没有生命危险后。起身掀开被子。
    “嫂子,你帮我一下。”
    苏莹莹让其他人出去,赵梅家里没有酒了,跑去隔壁借了一摊子。邻居听说苏莹莹又来给周平看病,也跟过来看热闹。
    昨天苏莹莹救周平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村子,现在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说这件事情。有说周平运气好的,也有说周平倒霉的,胸口被割开,就算活了,这以后身上也得留一个大大的伤疤。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