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换去魔界后 第1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换去魔界后 第13节

    万兽君主笑道,“贤侄自己不就是另投他门吗?当年宇灵君主因为此事可没少找伏诗君主的麻烦,贤侄难道忘了?”
    阮珑珑骤然吃到自家师兄的瓜,顿时瞪圆了眼睛,她记得之前在腐水,万兽君主情急之下就叫师兄宇轻兰,现在一经提醒,阮珑珑才发现灵器峰峰主宇灵君主也姓宇!
    如上次一样,轻兰的神色淡了下来,连道理也懒得讲了,直接开口说道,“那就不知道万兽君主是否能如我师父一样,护住这个弟子了?”
    万兽君主皱了皱眉,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此事不劳贤侄操心,为今更重要的是谷底,既然贤侄察觉了这些沙尘为莹族碎骨,想必会有些想法。”
    “什么!莹族!”
    “莹族是什么?”
    “我们脚下的这些是骨灰吗?”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仇怨,挫骨扬灰也不过如此吧。”
    “……”
    虽然知道莹族的人不多,但只要有一人听过传说,消息便很快扩散开来。根本不用万兽君主普及,没用多久,在场众人都知道了莹族的存在,明白脚下踩的是什么后,众人的神情变得十分别扭。
    在万兽君主的有意引导下,迫切想离开鸿渠的众人将目光转向了轻兰。
    “轻兰公子,不论您发现了什么,还请直言。”
    “是啊,我们大家的性命都系在您身上,现在可不是藏私的时候。”
    “轻兰公子一向仁善,定不会置我们于不顾。”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似乎轻兰真的就应该知道些什么。
    见众人这副姿态,阮珑珑率先不高兴了,“揪着我师兄问算怎么回事?万兽君主敢下来,定然隐瞒了许多重要信息,你们难不成是害怕不敢问吗?”
    被阮珑珑这么一怼,现场安静了下来,毕竟这也是事实,谁都知道万兽君主敢入鸿渠,定是有离开的把握,可是谁也不敢直接问。
    阮珑珑继续说道,“我师兄不过是给我讲了个莹族的故事,到了万兽君主那里却如此肯定谷底与莹族有关,万兽君主怕不是早就知道了吧。把你们刚刚对我师兄说的话,再对万兽君主说一遍如何?”
    现场仍旧十分安静,阮珑珑却清了清嗓子,一字不落的将刚刚那些人的逼问重复了一遍,说完之后阮珑珑对着万兽君主行了个礼,“还请前辈不要藏私啊!毕竟是您把我们带下来的。”
    淡淡的笑容终于又回到了轻兰的脸上,他同样对着万兽君主行礼,“还望万兽前辈赐教。”
    轻兰身后,伏尸峰其余弟子互相望了望,然后默契同时抱拳行礼,气势十足地开口“望前辈赐教!”
    问丹峰和灵器峰的弟子嘀咕了片刻,意识到这是一个逼问万兽君主的好机会,他们已经在谷底困了十多天了,继续这样下去,恐怕都得饿死在这里。反正也是伏尸峰牵头,就算记恨,万兽最记恨的也是伏尸峰。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问丹峰和灵器峰也跟着行礼,请万兽君主赐教。
    万兽君主感觉很是难堪,他敢下来这鸿渠,自然是知道离开方法,可是那修士没经得住搜魂之术,很快便死了,他获得的也只有记忆片段。若不是为了元神果,他又何必亲自来这鸿渠。
    脸色变幻了片刻,万兽终于还是开口了,毕竟他也有些耗不下去了,“这鸿渠之下有一座莹族遗址,应该是当初幸存莹族的隐居之所,城中就有元神果!离开的路也在遗址之中。不过我不知道进入的方法,否则也不会在这里耽搁这么久。”
    作者有话说:
    阮珑珑,“该怎么向师兄坦白自己特别好吃这件事呢?”团子纠结.jpg
    第23章 珑珑什么都不知道
    ◎万暝界◎
    鸿渠之下是萤族遗址?这个信息可太震撼了,萤族的出现本就让人十分激动,毕竟这支传说中的神秘种族本身实力非常强悍,而与其实力相当的,必然还有海量财富和资源。
    谁都知道越是远古灵力越充沛,资源越充裕,如今获知萤族遗址就在脚下,怎么能不激动呢。而且就算没有资源,能发现几根萤族的骨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获。
    难怪万兽君主愿意冒险下来,除了元神果,萤族遗迹中的巨大财富也足够吸引人。
    激动过后,众人很快又回到了现实问题,他们该怎么下去。看万兽君主的样子,是确实不知道萤城的入口在哪里,而他们在谷底转了这么多天也什么都没发现。
    “不如我们直接挖下去吧!反正遗址就在下面!”
    “别忘了萤族是靠什么吃饭的,他们创造的冰,恐怕根本无法挖穿!”
    “没错,本君已经尝试过了,碎骨之下就是寒冰,但就算以本君之能也无法在冰上留下痕迹。”万兽君主自然已经试过这个方法,但萤族的冰若谁都能破,那这遗址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
    虽然万兽君主如此说,还是有人不死心地尝试向下挖,碎骨清理了约一米厚度,下面蓝色的冰层就显露了出来。那冰虽然纯度极高却依旧无法看清下方有什么,由此可见其厚度定十分可观。
    修士们一一尝试突破冰层,然而哪怕是相克的火灵力,也无法在冰上留下一丝痕迹,冰面如镜,却坚如磐石。
    冰面无法突破不说,当冰面暴露出来后,一股无法抵抗的寒意也侵袭而至,在场众人哪怕用灵力抵抗也效果不佳,均被冻得瑟瑟发抖。
    众人正无计可施时,万兽君主的目光却落在了阮珑珑身上,他记得这小妖拥有异火,也许可破萤族冰障。然后在万兽君主的注视之下,阮珑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掏出一个小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万兽君主,“……”看样子这小妖的异火也不怎么样。
    阮珑珑在轻兰肩膀上老实假装一颗包子,似全然没有察觉万兽君主的目光。
    被困谷底十多日,万兽君主也有些烦躁,只恨那修士坠入谷底后就失去了意识,等醒过来时人已经身在萤城,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进去的,这也导致现在他们卡在了这里。
    “既然那名弟子可以进入萤城,说明鸿渠谷底一定有入口,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萤城是我们离开的唯一希望,还望诸位再努力一番,只要进入萤城,每个人的命运都会因此改变。”万灵在旁边鼓舞士气,因为萤城遗迹的消息,这个效果还不错,谷底众人再次打起精神继续在周围摸索。而这一次有了萤城在下方的明确信息,众人格外注意脚下。
    待众修士散去,裹成包子的阮珑珑才对着轻兰开口,“师兄,那冰我可以融开,我们要不要偷偷下去?”
    轻兰眼中划过一丝惊讶,但回忆一下鸿渠试练的死亡情况,最终还是谨慎拒绝了,“萤城情况未知,我们还是不要贸然行动为好,放心,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入口的。”
    阮珑珑知道这应该是轻兰根据记忆做出的做合理决定,便也没有再提,既然记忆中众人找到了入口,雀就不用浪费大量灵力去融冰了,若萤城真的很危险,灵力自然还是留在城里用为好。
    “咔咔咔!”跟在轻兰旁边的阿骨突然开口说话了,阮珑珑惊讶回头看去,轻兰也面露疑惑。
    “阿骨说他好像来过这里。”阮珑珑贴心翻译道。
    轻兰若有所思,原本的记忆中,亡灵骷髅没有被任何人契约成功,最终再次沉入腐水,并且彻底消失,亡灵骷髅难不成与莹族还有什么关系。
    阮珑珑盯着阿骨看了片刻,惊疑不定,“阿骨不会是莹族吧。”
    轻兰也仔细看了起来,直把一具骷髅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咔咔!”
    阮珑珑略有失望,“阿骨说他不是莹族。”
    “看起来确实不像。”轻兰点头。
    不务正业的师兄妹两人一边聊着关于莹族的传闻,一边探讨阿骨与莹族可能存在的联系。
    而如轻兰所推测的那般,第二天上午,众人终于发现了莹族遗迹的入口,起因仍旧是那诡异的沙暴,或者更准确来讲是碎骨风暴。那是由莹族无数亡灵集聚而成的怨气,日积月累,成了一股邪煞之气,怨气在谷底毫无规律地运转,所过之处,只要是生灵都会被其吞噬。
    当沙暴再次席卷而来,当即有人推测,这怨气既然产自莹族,那么归处大概率也在莹族,只要跟着沙暴走,应该就能找到萤城入口。
    因为别无他法,众人只能冒险一试,好在猜测是对的,当他们一路追随沙暴行动,终于在一处稀疏平常的谷底,发现了卷成漩涡状正不断涌入冰下的怨气。
    当那可怕的漩涡彻底消失,碎骨重新覆盖了冰面,如果不是紧随而至,他们根本找不到这里。
    万兽君主动作飞快,卷袖掀飞入口上方的碎骨,一个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方形入口出现在众人眼前。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们惊讶地发现,冰面上的入口竟然在缓缓移动,显然萤城的入口并不是固定的,难怪他们在万兽峰弟子坠落处找了那么久都一无所获。
    不敢再耽搁时间,在万兽君主的带领下,众人纷纷跳入那个狭小的入口,在一段坠落后,人们惊讶的发现,萤城的入口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的脚下仍是寒冰,而先一步进入的人已经不知去向。
    幸好阮珑珑是坐在轻兰肩膀上的,两人在坠落之后也在一起,只是阿骨个头太大,不知道去了何处。
    轻兰和阮珑珑被困在一个一人高的空间,简单观察之后,轻兰发现周围的冰面也是在缓缓移动,于是瞬间明白了萤城的入城原理。
    萤城之上并非只有一层冰面,而是有无数冰层,每个冰层都有数不清的凹陷或通道,只有熟知路线的人,才能在这错综复杂的冰层中找到正确的路,一层一层的走下去!
    正这样想着,两人脚下的冰面已经转换成了一个狭窄的通道,而两人要做的,就是判断这个通道该不该进入。这个通道可能是连接着下一个冰层,也可能是一个假象。
    如此复杂的迷宫,加上沁骨严寒,难怪鸿渠试练死伤惨重,恐怕这第一波就冻死了不少人。但即便如此,伏尸峰也不该全军覆没,毕竟伏尸峰部分弟子储物袋中备有不惧严寒的行尸可以帮忙探路,生存下来的可能应该大于其他三峰才对。
    轻兰正思索面前的通道是否可行时,阮珑珑已经在肩膀上开始催促了,“师兄,我们走吧,遇到死路融开就好!”
    轻兰觉得自己的师妹多少有些粗暴,不过确实省时省力。
    然而最终,阮珑珑还是没用融冰,因为当凤凰之火亮起,面前的寒冰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火金色纹理,那纹理如同凤凰尾羽,极尽华美尊贵。
    “这是引路图纹?”轻兰惊讶不已,自己也掐了个引火诀尝试,不出意外的,没有任何效果,也就是说,只有阮珑珑的异火能照亮引路图纹,甚至看上去,这图纹还颇为郑重,似有恭迎之意。
    阮珑珑裹了裹小被子,“珑珑什么也不知道,珑珑只是点个火而已。”
    轻兰淡笑一声,“无妨,一切随珑珑心意即可。”
    阮珑珑感激轻兰的包容,同时雀也是真的困惑,她知道阮凰蕴化的火种必定非同凡响,但实在想不明白这火与用冰的莹族有什么关联。
    作者有话说:
    阮珑珑:“裹紧我的小被子,孩怕~”
    第24章 师兄喝茶
    ◎万暝界◎
    本来只是单纯对萤族感到好奇,现在阮珑珑则是真的想进萤城一探究竟,毕竟阮凰已经失踪很久了,若这里能找到关于阮凰的信息,那也是意外之喜。
    当引路图纹出现后,轻兰和阮珑珑甚至都不用等待下一层正确的入口出现,而是脚下的所有冰层都开始主动配合旋转,不多时,一条直通萤城的通道便出现了,火金色图纹如同展开的凤凰翅膀,向着下方舒展而去,直至阮珑珑手掌上火焰照不到的地方。
    轻兰带着阮珑珑轻轻跃下,与压力强大的谷底不同,在冰层通道的坠落过程整个人轻如鸿毛,下落过程十分愉悦。
    随着坠落,火焰光芒一路向下,通道中的图纹快速在前方展开,又随即在身后消失,阮珑珑和轻兰仿佛在经历一场华丽的梦幻旅行。而这也验证了轻兰的猜测,萤城在恭迎拥有异火的主人。
    这就很奇怪了,萤族举族皆天生冰灵根,与火属性根本不相容,甚至传言,修炼到极致的萤族骨骼也会化冰,更不可能与火有什么牵扯,珑珑身上的异火究竟有何起源,为何如此特殊?师兄妹两人均带着困惑坠落而下,没用多久,他们便穿越了冰层。
    没了冰层的阻挡,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阮珑珑低头看去,顿时发出一声惊叹,轻兰一贯淡定的神色也出现了明显的震撼。
    冰层下的空间极为明亮宽阔,甚至给人一种万暝山底部完全被掏空了的错觉,而这萤族遗迹,竟然是一整片村落,从上方望下去,还能看到村中错落房屋,山间田地,繁茂生长的树木,而最醒目的,则是村落正中央,一颗巨大的冰蓝色古树,那树上生长着一颗颗万兽君主梦寐以求的元神果。
    阮珑珑降落之前,以为萤族遗迹会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城池,不过眼前的场景却似乎比城池更为合理。一个甘心隐居地下的种族,大约就应该是这般山水为伴,岁月静好的模样。
    “师兄,你快抬头看!”阮珑珑觉得此时的光线有些奇怪,下意识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上方巨大的厚重冰层,竟然变成了海洋,此时那海水似被阳光照亮,晃动出不规则的光波。
    “如此手笔,绝非常人可为!”无论是上方的冰障,还是挖空万暝山,亦或者这冰与水的转换都已堪称神迹,能做到如此的人,轻兰的脑海中就只能想到一个:游若仙!
    “里面竟然真的有鱼!哇!还有海藻,珊瑚,哇!是阿骨!阿骨也下来了!”扬着小脑袋正惊叹上方景色之神奇的阮珑珑眼尖的发现阿骨也通过了冰障,此时也正在缓缓下落。
    “阿骨!”阮珑珑努力挥舞小胖手与不远处的阿骨打招呼。
    阿骨也第一时间发现了阮珑珑,对着阮珑珑挥舞手臂,然后咔咔咔说了什么,紧接着竟然挺身而上,再次消失在海洋中。上方的海水十分澄澈,却不见阿骨的身影,显然海水与冰障并不在同一空间。
    阮珑珑放下手臂,同轻兰解释,“阿骨说他知道路,去接一下伏尸峰其他弟子,阿骨真是太贴心了!”
    轻兰点点头,继续观察下方萤族的居所。萤族村落依山势而建,从上望下去呈现较为规整的圆形,靠近山体有起伏的半圆区域用来居住,另外一半平整区域则用来耕作。整个村落的中心,便是那棵庞大的元神果树,此时即使还隔着很远,也能看到树上结的元神果,因为无论是树还是果,都在散发着柔和的冰蓝色光芒。
    轻兰判断了一下自己的坠落位置,发现距离中心并不远,这恐怕也与他们通过的是特殊渠道有关,毕竟对比刚刚阿骨出现的位置,他们明显更靠近村落中心。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