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换去魔界后 第1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换去魔界后 第12节

    谷底气氛本就低迷,倒也没人注意到伏尸峰有什么异常,人们苦寻许久,情绪愈发崩溃,终于有人不管不顾地爆发了,“你们万兽峰真的探清楚路了吗?我们已经搜遍了附近数里谷底,仍旧什么也没发现,万兽峰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当有了第一个声音,后面的质疑也源源不断。
    “没错!鸿渠底部每走一步都重若千斤!万兽君主莫不是在戏耍我们?”
    “就是,万兽峰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因为这些质疑,人们也渐渐不再寻找出路,纷纷停下脚步望向万兽君主所在的方向。
    万兽君主神色倒是很淡定,“鸿渠情况复杂,有点偏差实属正常,难不成你们以为本君下来是给你们陪葬的?若谁质疑万兽峰,现在就可以离队!”
    万兽君主的话也是众人最无法反驳的点,若没有离开的路,万兽君主自己根本不可能下来。至于离队,现在这种情况,谁又真的敢呢!
    “既然君主开口,我伏尸峰就先行一步了。”一片静默之中,轻兰温和的声音传来,其余众人纷纷呆住了,思索这轻兰公子莫不是吓傻了,此时这种情况,紧跟着万兽君主或许尚能有一线生机,若是离队,恐怕就要困死在鸿渠了。
    万兽君主显然也没料到轻兰会当真离开,神色有些错愕,他身旁的万灵更是明显有些慌张,不过万兽终归经验老道,开口询问,“莫不是轻兰贤侄已经发现了路径,想要独自前往?”
    此话一出,伏尸峰众人显然是不能轻易离开了,所有人都会紧盯着他们。
    “师兄,万兽君主的记性也太差了,果然是老了,是他自己说谁有质疑就可以离队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阮珑珑可不会顾忌万兽君主的颜面,直接开怼,“万兽峰不会根本没有发现什么路径,万兽君主想要我们找的,不会是最初坠崖那五人小队的痕迹吧?”
    “伏尸峰就是这样敬师长的?”万兽君主脸色很难看,或者说自从落地,他的脸色就没好过。
    轻兰并不接话,而是继续逼问,“珑珑说的不无道理,这毕竟关乎我们所有人的性命,为了让大家安心,不知万兽君主能否发誓自己没有半点谎言?当然,顾忌到您的颜面,我们大家也可以陪同发誓,若您所言皆为真,我们也再无半点质疑,专心寻路。”
    万兽君主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开口发誓,可在这种特殊时刻,任何推脱都只会适得其反。
    而这寂静也让现场所有人都跟着沉默了,人们知道这沉默意味着什么,万兽君主不敢发誓,万兽峰根本没有探明鸿渠之底,他们成了别人的探路石。
    万灵眼看场面就要失控,连忙开口补救,“我在此立誓,我峰确有五名弟子坠入鸿渠,随后有一人返回,并带回了元神果,万兽峰后续也陆陆续续派遣了数支小队,只是后来再无音讯,不过那名成功返回的弟子刚刚筑基,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不如一个筑基期修士吗?”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3-02-17 00:00:00~2023-02-18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月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1章 阿骨也算一个
    ◎万暝界◎
    虽然众人对于万兽峰的做法无比愤怒,但现在这种情况,实在不宜与万兽君主撕破脸,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返回的修士在死前透露了多少信息,至少万兽君主敢下来,应该也是有一定把握能够离开的。
    当然,万灵的激将法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既然返回的那名修士刚刚筑基,那么他们这么多人,想来也不会差太多。
    众修士显然忘了,这鸿渠当中虽然只出去了一个筑基期修士,但是困死的金丹,元婴修士也不再少数,甚至往古早追溯,恐怕出窍,化神期大能也是有的。
    众人权衡之后,觉得此时不是追究万兽君主责任的时候,既然已经来了鸿渠之底,寻找元神果和出去的路才是目前最关键的事。
    看众人的神色有所缓和,万灵继续说道,“今日之事,确实是我万兽峰行事不周,待我等取得元神果,从这鸿渠出去,万兽峰定会予以相应补偿。”
    “万灵公子既然已经这么说了,我们灵器峰也不是无理取闹之辈。”灵器峰率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问丹峰见状也只能跟着开口表态。
    于是最后,众人的目光就落在了轻兰的身上。
    “抱歉,我伏尸峰没有那般大度,我们就此别过,是生是死,听天由命吧。”轻兰的态度依旧十分坚定,让其他人都大感意外,再看伏尸峰其他弟子,竟然也无人反对,众人只能在心中感慨一句,果然是伏尸峰,思维方式永远与常人不同。
    听到轻兰的话,万灵反而慌了,他有些无措地看向万兽君主。
    阮珑珑和轻兰将万灵的慌张神色尽收眼底,两人默契对视一眼,显然心中都有了猜测。
    万兽君主果然开口挽留,“此事确实是本君不对,鸿渠底部情况复杂,贤侄还是不要意气用事的好,而且若伏尸峰出了什么意外,我与伏诗君主也不好交代。”
    这话能从万兽君主的嘴里说出来已经算是服软的态度的,不过看伏情的样子,似完全不领情。
    倒是骷髅脑袋上的阮珑珑开口了,“若是想要我们继续跟着也行,不过有个条件。”
    万兽君主态度难得十分和蔼,“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团子乖巧道,“放心,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就是加钱,我们伏尸峰弟子,一人一万上品灵石。”
    “咔咔咔!”阿骨连忙磕牙。
    阮珑珑点头,“对,阿骨也算一个!”
    众人,“……”这是什么新型的趁火打劫?
    万兽君主,“……”这小妖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可是想想得到的信息,万兽君主思考片刻,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可以,本君答应了。”
    阮珑珑乖巧露出笑脸,“万兽君主果然大度,珑珑替伏尸峰众弟子谢谢万兽君主的灵石了。”
    本以为要再次针锋相对起来的众人迷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到底是谁求谁啊?伏尸峰怎么好像反客为主了,而且还获得了一笔巨款。
    伏尸峰众人瞬间激动了起来,本来就已经在悄悄发财了,现在竟然又从天而降一万灵石,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意见达成一致后,众人再次搜寻起来,只是事情并没有因为众人的和解而好转,众人在七弯八绕的谷底转了许久,别说元神果了,连株绿色的植物都寻不见。
    时间来到夜晚,众修士不得不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回扎营地,营地热烈燃烧的暖黄色篝火给了他们一丝丝慰藉,因为一无所获加上疲累,现场几乎听不见说话声。
    然而很快,更为糟糕的情况出现了,灵器峰和问丹峰都有弟子走失,对着空旷幽深的黑暗呼唤同伴的名字,听到的却只有回音。
    有人想出去找人,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鸿渠底部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鸿渠依附万暝宗山体而成,从上面看是一道蜿蜒的无法逾越的鸿沟,然而底部却是怪石嶙峋,通道无数,宛如一座巨大的迷宫。
    伏尸峰众弟子也很是疲累,自从他们开始修行,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程度的身体劳累了,好在并没有弟子走失,他们聚集在轻兰和阮珑珑身边,悄悄讨论着自己的收获。
    一夜过后,众人拖着勉强恢复的体力继续在谷底搜寻,不过这次为了防止有人走失,各个峰都做了一些调整。众人就这样缓慢地在谷底行动,如同在茫茫沙漠探寻一粒稻谷的蚂蚁。
    谁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竟然一直持续了十几天,到了后来,就连万兽君主都有些慌了,伴随强大的精神压力,修士们越来越不听从指挥,独自行动而失踪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情况愈发不可控制,万兽君主却毫无办法。
    终于,这天夜晚,当众人再次面无表情围坐在篝火前时,有人指着远处失声叫喊,“那是什么!”
    借着朦胧的光线,众人看到远处遮天烟尘正伴随狂风席卷而来,所到之处尽数被尘土笼罩。
    “沙暴?”有人难以置信地开口,无法相信鸿渠底部竟然会出现沙暴。
    “快!找地方躲起来!”惊愕之际,有人大声提醒。
    迟钝了十几天的众修士这才纷纷回神,连忙四处寻找藏身之所,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有沙暴,但那沙暴来势汹汹,显然不同寻常。没用多久,众修士四散而开,在谷底的岩壁上寻找洞穴藏身。
    扎营之前,轻兰就已经派人调查了周围的情况,此时不慌不忙领着众人前往事先探查好的山洞避难,周围有许多其他修士见状也纷纷跟了上来。好在这处山洞空间很大,倒不至于挤不下。
    沙暴还未到,众人已经能听见那凛冽的风声,与寻常的狂风不同,或许是鸿渠底部构造复杂的原因,那风声也变幻莫测,时而如厉鬼嚎叫,时而如冤魂哭泣,先不说这沙暴杀伤力如何,从声音上就已经让人生畏了。
    眼看着沙暴越来越近,周围也没有修士再进入山洞,伏尸峰弟子齐心协力用岩石简单封住了洞口。
    当巨石缓缓挡住洞口,山洞内的光线便消失了,这些天一直处在朦胧光线中的众人还来不及思索这是怎么回事,外面的沙暴已经迅猛而至。
    无数沙尘顺着岩石缝隙涌入山洞,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再加上外面凄厉的风声,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山洞中有人掏出照明用的灵器,有人从储物袋中寻找堵住石缝的物品,一番忙碌后,总算安稳下来。
    “太可怕了!就算是沙漠里,这样的沙暴也不多见!”
    “鸿渠谷底怎么会有沙暴呢?”
    “感觉好冷啊!这恐怕不是普通的沙暴!”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外面的情况,期间山洞外偶尔还会传来几声求救或惊恐的嘶喊,人们不知道那些没来得及躲避的修士发生了什么,只能默默祈祷,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沙暴。
    第22章 特别好吃
    ◎万暝界◎
    山洞外风沙的呼啸持续了很久才逐渐消失,众人又等了片刻,这才推开洞口岩石。一阵烟尘飞舞,熟悉的朦胧光线再次涌了过来。
    踏出山洞,修士们万分困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谷底还是那个谷底,只是抹去了他们所有的痕迹,脚印篝火尽数消失,就连此前一位修士休息用的帐篷都被吹得不见踪影,然而诡异的是,谷底那些堆叠的尸骸并没有被吹散,或者说一点影响都没有。
    没有人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能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清点人数,最终发现又有数人失踪,而且都是没来得及躲避起来的人。那些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整个人都被沙暴吞噬了,连一根头发,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
    阮珑珑跳到轻兰肩膀上,悄悄对着轻兰耳语,“师兄,刚刚山洞被封住的时候,微光消失了,洞内外唯一的差别就是脚下的沙子。”
    轻兰点头表示自己也察觉到了,他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脚下的松软沙土,片刻之后凝重开口,“这恐怕并不是沙。”
    “那是什么?”阮珑珑也努力探着小脑袋向下看,但因为光线不好,团子试探地伸出小脚脚,打算亲自下去观察。
    “这恐怕是人骨。”轻兰的声音传来。
    阮珑珑吓得当即缩回试探的小脚丫,“什么?人骨?”
    “是的,不过并非普通的人骨,而是萤族的骨头,只是为何会碎成这样?”轻兰大概也觉得自己的推测有些矛盾,语气中带着几分自我怀疑。
    “萤族?萤火虫修成的妖族吗?”阮珑珑虽然没听过这个种族,但满地发光的细沙,哦,不对,是细骨多少也说明了这个种族的特征。
    “萤族并不是妖族,而是人族,传说起源于鸿璃极北冰海,骨骼自带微微荧光,光芒历经万年不灭。且萤族举族皆为变异冰灵根,用冰之能可谓登峰造极,所以本身实力非常强悍,这些骨头细碎如沙,年代久远,所以这么看上去很难察觉其在发光。”
    “哇!竟然有这么神奇的种族,听上去很美啊。”阮珑珑不禁感叹大千世界的奇妙,“奇怪,那珑珑以前怎么没听过萤族?”
    “因为再强大的种族也无法抵抗人类的贪婪,当萤族的一根骨头千金难求,那么这个种族注定要消失在历史长河,而对于大陆众宗门来讲,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因此渐渐的,世人再也不知萤族的存在。”轻兰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残酷的事实。
    阮珑珑不禁打了个寒颤,“萤族的骨头有什么特殊的功能吗?”
    “除了会发光以外,未曾听闻有特殊能力。”轻兰抬手摸了摸阮珑珑的脑袋,“但仅仅发光这一特性,就足够特别,珑珑若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最好不要暴露人前,除非你本身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与整个大陆为敌。”
    阮珑珑缩了缩脖子,思索特别好吃算不算特别?
    轻兰本意是提醒阮珑珑隐藏天赋,他和伏诗都能感觉到阮珑珑的特别,所以也未曾追问她的身份,以及那不相容的冰火外灵根。
    “当然,如果珑珑需要帮助,可随时跟师兄和师父说,毕竟人生在世,总要寻几个信得过的人,师兄很愿意成为其中之一。”轻兰生怕自己刚刚的话给阮珑珑造成压力,又补充了几句肺腑之言。
    阮珑珑顿时感动不已,甚至有种当即坦白自己特别好吃身份的冲动,不过就在此时,万兽君主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温馨谈话。
    “轻兰贤侄果然聪慧,发现了谷底的秘密,可秘而不宣是否太过自私了些。”万兽君主一番话瞬间吸引了周围众人的注意力。
    轻兰和阮珑珑抬头看去,有些意外的发现万兽君主身边竟然站着一个伏尸峰的新人弟子,那人正态度谄媚地同万兽君主说着什么。
    伏尸峰其他弟子见状,顿时愤怒不已。
    “徐鹤停!你这个叛徒!”
    “就说他形迹可疑!原来是投靠了万兽峰!”
    “叛徒!呸!”
    被当众指责,那名叫徐鹤停的修士有些羞愤,不过更多的是不满,“我这是识时务!一个没人愿意拜入的穷酸山门,还立了那么多规矩!这不行那不行!一个尸修,有必要这么折腾自己吗?”
    轻兰脸上仍旧没有愠色,只是平静询问,“万兽君主,万暝宗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通过天梯又另投他峰的先例,万兽君主是否该给个说法?”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