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换去魔界后 第11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换去魔界后 第11节

    伏诗点头,“对啊,伏尸峰的人都不太爱出门,所以一般只会在下雨时匆匆见上一面,估计到现在有些人还互相不认识呢。”
    阮珑珑,“……”雀想问的明明不是这个,不过这个回答也是够出人意料的。
    作者有话说:
    阮包子不断蹦跶,“喜欢珑珑的话,别忘了点点收藏哦~以后可以随时来看珑珑~~”
    感谢在2023-02-15 00:00:00~2023-02-16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愔玖猫 2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9章 是人就要枕枕头
    ◎万暝界◎
    这场突然而至的暴雨浇灭了众人的紧张和恐惧,兴奋与期待如雨后春笋开始冒芽,新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自己所知道的伏尸峰,当然,还有明日要去试练的鸿渠。
    “你们之前在广场看到那支骷髅战队了吗?我以后要是也能契约到亡灵骷髅就好了。”
    “也不知道明天的鸿渠试练能不能成功。”
    “放心,有人带的,肯定没问题。”
    “你们为什么拜入伏尸峰啊?”
    “因为买不起灵兽,灵植,灵矿,而尸体到处都是。”
    “可是伏尸峰的养尸有很多限制的,比如不可残害生灵,不可偷盗尸体,契约的尸体不可中途而弃……”
    “你还真信啊!也就说说罢了。”
    “据说不遵守的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当场诛杀。”
    新人们兴致勃勃讨论到半夜,因为第二日还有试练,这才纷纷回房休息。
    阮珑珑的情况也相差不多,伏尸峰作为弟子最少的山门,空置楼阁洞府众多,阮珑珑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却成功拥有了一座独属于自己的院落。
    因为是亲传弟子,院落位置距离伏诗和轻兰都很近,当然,距离素未谋面的二师兄卫辞酒的院子也很近,不过让雀有些忧心的是,这位二师兄看上去与轻兰完全不同。
    当时轻兰在院子外喊了许久,这位二师兄才颇为不耐烦地推开窗子,轻兰高兴捧着阮珑珑介绍新师妹,卫辞酒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又啪得关上了窗。
    阮珑珑扬起的大大笑脸还挂着脸上,抬起的小胖手也僵在半空。看着紧闭的门窗,团子困惑地歪了歪脑袋,觉得这位二师兄看上去有点凶,没准真的像轻兰所说,很喜欢打架。
    “他竟然嗯了一声,看来辞酒也很喜欢珑珑啊。”在阮珑珑以为这位二师兄并不喜欢自己的时候,轻兰如此说道。
    阮珑珑,“……”那这位二师兄表达喜欢的方式还真是别致。
    虽然没摸清这位二师兄的脾气秉性,不过对于能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院落阮珑珑还是非常高兴的,这院落大小适中,坐北朝南,北边是一栋三层的精致小楼,院落正中则是一棵参天古树,同样是阴性木材,作用嘛,当然是为养尸做准备的,阮珑珑的脑袋里不禁浮现出以后自己晾行尸的画面。
    团子甩了甩头,将这个奇怪的画面甩了出去,随后雀迫不及待送走了唠唠叨叨的师兄和师父,自己开始满院子蹦跶。虽然拟态下无法飞行,但毕竟已经有一百岁了,所以爬上爬下,跳来跳去还是得心应手的。
    等雀仔仔细细观摩完小院,时间已经很晚了,雀也终于来到卧室,跳上柔软床铺,然后趴在枕头上睡着了,虽然雀更喜欢软软的被子,但是听说人类睡觉都是要枕枕头的,雀当然要努力适应。
    拥有了自己的院落后,阮珑珑睡得便更加安心,一夜好眠,直到第二天被晨光唤醒。团子一睁开眼,就发现了自己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被子上,再一抬头,阿骨已经端着洗脸盆在等着她了。
    等一切收拾妥当,阮珑珑就在轻兰的呼唤声中出了门,院落外只有轻兰一个人的身影,而轻兰此次来也是告之阮珑珑,自己将带领新人修士进入鸿渠,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在山门,若是阮珑珑有事,可以去找卫辞酒或者伏诗。
    “师兄要去鸿渠?珑珑也想去,而且珑珑也应该参加试练。”阮珑珑对鸿渠十分好奇,昨天就有跟随的打算。
    没想到一向很好说话的轻兰竟然拒绝了阮珑珑的要求,“珑珑是进山门之前拜的师,已经是亲传弟子了,无需参加此次试练,如珑珑喜欢元神果,师兄帮珑珑带。”
    阮珑珑盯着轻兰看了片刻,突然问道,“是不是在师兄的记忆里,这次的鸿渠试练非常危险?”
    轻兰没想到阮珑珑竟然如此聪慧,一时有些愣住了。
    面前的团子叹了口气,“看来是的,那珑珑就更要去了!师兄昨天说我是命外之人,也许可以改变鸿渠试练的命运呢?而且有师兄在,我相信师兄会保护珑珑的。”
    看着阮珑珑真诚的大眼睛,轻兰沉默许久,终于还是答应了阮珑珑的要求,既然记忆中有人能从鸿渠返回,那么就不是死局,只是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伏尸峰这些新入山门的弟子十死无生。
    “对了,这个储物袋珑珑先用着,等试练结束,师兄再给你找更合适的储物灵器。”轻兰说着掏出了一个素白锦纹的储物袋,袋子不大,更像是一个被人挂在腰间的秀气香囊,显然这个格外小巧的储物袋应该也是轻兰刻意寻找的。
    纵然如此,当轻兰将储物袋递到阮珑珑面前的时候,发现储物袋对于阮珑珑来讲还是有些大,好在团子很喜欢,抱着储物袋研究了半天,最后直接当做行囊背在了背上。
    看着阮珑珑这副随时准备好离家出走的模样,轻兰强忍着让自己不要笑,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储物袋无需滴血认主,珑珑试着用神识认主就行,除了阿骨,其余没有自主神识的骷髅平日里都可以收到储物袋里,当然,珑珑还可以装一些随身用品,方便出门使用。”
    根据轻兰的讲解,阮珑珑很快掌握了储物袋的使用方法,也将除阿骨外的骷髅装入了储物袋,至于随身用品,团子思索片刻,最终带上了那个枕头,雀以后肯定是要化成人形的,必须尽快适应枕头这个极具人类身份象征的物品。
    简单准备了一下,师兄妹二人就前往伏尸峰自己的广场,抵达后发现那些新拜入山门的修士早就迫不及待等在那里了,此时的他们正在听训,内容自然是伏尸峰的山门规矩。
    阮珑珑本以为如此随意的伏尸峰会没什么规矩,结果细听下来才发现,伏尸峰对于弟子的要求还很多,除了修士自身的修行品格,对于日后养尸的要求也很多,若正式契约尸体,养尸人还要为契约的行尸点灯祈福。
    阮珑珑后知后觉低头看了看阿骨,雀好像完全没有想到这点。
    “阿骨的情况不一样,它有自我神识,并不需要养尸人点灯聚魂或超度。”行尸大多没有自我神识,被养尸人契约之后,养尸人就要为其点灯聚魂,通过修行为其积累功德,如此,不管尸体魂魄是聚是散,又或者已入轮回,这份功德都会对其大有帮助。
    阮珑珑与其他修士一样,认真聆听着这些教诲,对养尸人这三个字也逐渐形成更清晰的认知。
    而雀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伏尸峰的养尸人与自己之前遇到的黑袍人是截然不同的,虽然在腐水阴差阳错与阿骨契约,但其实严格来讲,雀并未真正开始养尸之路,“师兄,珑珑会好好学习养尸法的!”
    轻兰伸手指揉了揉阮珑珑的小脑袋,“师兄相信珑珑。”
    训诫结束之后,在新人的万分期待之下,轻兰表明自己和阮珑珑将会陪同他们一起前往鸿渠,新人修士顿时一片欢呼,轻兰公子的仁善和实力在万暝界还是能得到认可的,此次鸿渠试练,他们也算有了保障。
    至于另外的阮珑珑,看上去虽然没什么实力,但好在契约有骷髅战队,关键时刻也能提供一二帮助。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轻兰便带着小队前往主峰,阮珑珑坐在阿骨的脑壳上跟着众人离开,当小队即将离开伏尸峰的时候,团子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发现神出鬼没的伏尸峰弟子们又开始满树挂尸体了!显然今天又是一个不错的晾尸体的好日子。
    不止阮珑珑,其他新人修士们也发现了身后的异常,不用谁开口说话,众人纷纷默契加快了脚步。因此,伏尸峰也成了第一个抵达主峰广场的山门。
    不过没用多久,其他三峰也齐聚主峰广场,无论是哪一峰的新人,此时都信心满满,迫不及待。现场唯一有点出人意料的便是,万兽峰带队的两人竟然是万兽君主和他的儿子!
    众人觉得万兽君主此举实在有些小题大做,就算想要元神果,也不用非要同新人们一起前往,鸿渠就在那又跑不了,摸清了路线,以后随时可以去。
    吐槽归吐槽,也没有人真的敢把想法说出来,其余两峰君主只觉得奇怪,不过万兽君主愿意不顾颜面这么做,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反正他们自己是拉不下脸来同新人一起去抢元神果。
    至于伏诗君主,今日干脆没出现,其余三峰对伏尸峰的行事风格早就见怪不怪,也无人在意。
    阮珑珑看了看轻兰淡定的表情,就知道在轻兰原本的记忆中也是万兽和万灵两个人带队,如此就让雀更加确定,一般丑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这么好面子的人都这么做了,鸿渠之下必有蹊跷。
    最终,辰时一到,四峰新入山门的修士在各峰弟子的带领下,向着预定的目标而去,而那里,也是万兽君主此前言明的下潜入口。
    作者有话说:
    阮珑珑站在阿骨脑袋上向小天使们鞠躬,“谢谢大家的收藏,珑珑以后要学会蒸包子,给小天使们发包子吃~”
    阿骨歪了歪脑袋,“咔咔咔?”
    阮珑珑跳脚,“是珑珑蒸包子!不是小珑包!”
    第20章 鸿渠试练
    ◎万暝界◎
    鸿渠本就在万暝宗外,不用一刻钟,众人就抵达了万兽君主所说的入口,那里也正是一个月前万兽峰弟子不慎跌落的地方。
    别说新人,就连带队的四峰弟子看着下方的无底深渊都心有余悸,鸿渠就在眼前,却无一人敢贸然深入。人们观望片刻,目光最终汇聚到了万兽君主的身上,毕竟鸿渠试练是他提起,理应由万兽峰带队。
    对于这种情况万兽君主也早有预料,“诸位放心,我万兽峰不是不着调的伏尸峰,行事一向稳妥,此次探入鸿渠,我万兽峰自会带路。”
    伏尸峰弟子听此均有些憋闷,这次试练本就应该由万兽峰带路,现在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不算,还踩了伏尸峰一脚,实在恶心人。
    正被阿骨捧着,从手指骨缝向下观察鸿渠的阮珑珑听此仰起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脸,“万兽君主真是好眼力,我也觉得师父太过随心了,不过昨天师父在场的时候万兽君主怎么不说呢,总不能是欺负我们这些小辈吧。”
    轻兰不赞同的声音传来,“珑珑不能这么说,万兽君主心胸怎会如此狭隘。”
    阮珑珑听此摸下巴,“那难不成万兽君主是怕我们师父吗?”
    轻兰继续摇头,“虽然万兽君主修为较师父确实差很多,但万兽君主肯定不是故意背后嚼人舌根,想来刚刚只是无心之言。”
    阮珑珑听此立刻悔过,“是珑珑多心了,还是师兄仁善!”
    众人,“……”仁善是这么用的吗?这试练还没开始呢,双方就已经杠上了,这次试练恐怕少不了热闹看了。
    万兽君主气得脸色发黑却又无话可说,毕竟白脸红脸都被人唱完,最终只能阴沉沉地开口,“一会鸿渠试练,希望贤侄还能如此才思敏锐,毕竟就算是本君,定也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面对这种堪称威胁的话,轻兰也没有生气,毕竟记忆当中,伏尸峰已经全军覆没了,还能怎么照顾不周呢,“万兽君主放心,我自会照顾本门弟子。”
    面对软硬不吃的轻兰,万兽君主最终也只能带着满心的不痛快在前面领路了。
    万兽君主乘坐飞行魔兽一马当先,缓缓落入鸿渠,万灵扔出飞行灵舟,携带万兽峰弟子紧随其后,其他两峰也纷纷祭出飞行灵器,带着门内弟子落入鸿渠。轻兰掏出常用的灵舟,带着伏尸峰众人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显然在昨天知道试练地是鸿渠后,各峰在飞行灵器上都有准备。
    灵舟刚刚落入鸿渠,光线就明显黯淡了下来,哪怕上方并没什么遮挡物,阳光也在这里止步不前了。好在灵舟上的灯笼很快亮起,给众人提供光源,此时所有人都站在甲板上,紧张观察鸿渠内部的情况。
    四艘灵舟相隔并不遥远,都能看到彼此船上的灯火,只是无人开口说话,无尽深渊中一片死寂,四艘灵舟,仿佛变成了四艘鬼船。
    除了这让人难熬的寂静,自沉入鸿渠之后,众人还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无法抗衡的压力,这压力仿佛一双巨手,死死按在每个人的肩膀上,让他们甚至来跳跃都不能,而这,也是只要坠入鸿渠,就没人能再爬上去的原因。
    “我们真的还能出去吗?”头顶的光源彻底消失,他们仿佛正在向着地狱坠落,永远没有终点。没有人回答这个疑问,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此时,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人。
    从远处看去,漆黑深渊之中,四艘灵舟宛如四颗随时都要熄灭的萤火,正在无垠的黑幕中坠落。
    在这种强大的心理压力和生理压力下,阮珑珑也老实趴在阿骨的脑袋上不敢动弹,雀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她甚至觉得,如果此时灵舟上的灯笼熄灭,下一秒整艘船上的人都会即刻疯掉。
    就是在这样精神崩到极限的状态下,他们好似坠落了很久很久,直到下方传来欢呼声,众人趴着船舷向下看去,借着最前面万兽峰灵舟的光源,隐约看到了地面,他们终于到底了!
    四艘灵舟很快依次着陆,众修士重新踩在了大地上,每个人脸上都不自觉挂着轻松和喜悦。不过当他们看到谷底堆叠的累累白骨,喜悦瞬间又被寒意取代。
    轻兰收起灵舟,打量起鸿渠底部的情况,与坠落过程不同,鸿渠底部自有微弱的淡淡光芒,那光芒并不明朗,似被夜雾笼罩的弦月夜晚,整个谷底都处于一种晦涩昏暗的状态之中。
    “这光是从哪来的?”众修士不明所以,四周不见明确光源,谷底却朦胧如月夜,刚刚落地时掀起的尘土此时如同浓雾慢慢扩散,将周边白骨缓缓覆盖。
    “这谷底似乎并无活动痕迹,万兽君主,我们是不是降落错地方了?”轻兰环顾一周,发现谷底土壤十分松散,若是在上面行走,很容易留下足迹,然而现在,除了他们自己降落后的痕迹,再无其他。
    听轻兰如此说,众人顿时紧张了起来,可是一想万兽君主都带着自己的儿子下来了,他们也不必太过紧张,然而万兽君主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都再次绷紧了神经。
    “似乎确实有些偏差,不过都是平稳落地,没什么差别。”万兽君主并未将自己引错路当回事,语气颇为平淡地继续说道,“都是谷底,我们在附近找找,想来不会太远。”
    众人都被万兽君主的态度气得够呛,可又没人真的敢与其撕破脸,最终也只能听其吩咐,在周围搜寻起来。众人的想法倒也简单,就算偏离应该也不会偏太远,只要找一找,肯定能找到万兽峰之前探索的路径。
    然而事实是,众人在谷底搜寻良久,仍旧是什么都没发现,随着时间流逝,众人的情绪开始崩溃,在鸿渠之底感受到的压力本就格外巨大,每走一步都十分费力,如此情况若真的迷失,他们恐怕也要成为众多白骨中的一员。
    相比较其余三峰,伏尸峰的弟子情况稍微好点,这主要归功于一脸淡然的轻兰,以及带领大家四处寻宝的阮珑珑,是的,在寻路的过程中,阮珑珑发现坠落到谷底的修士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灵器,再不济身上也有个储物袋,这些东西此时已经成了无主之物。
    当其余三峰修士因为恐惧和压力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寻路上的时候,伏尸峰众人已经悄咪咪跟着阮珑珑开始发财了。还别说,在这种探索之下,对鸿渠的恐惧都被压制了。当然,伏尸峰众人都很默契,专心闷头发大财,绝不瞎嚷嚷。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