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我的乖孩子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七十五章我的乖孩子

    西斯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他掀开外面遮挡的植物,大雨过后植物积攒的水滴哗啦一声溅落一地,他边走边摇着头,他刚回来,身上都带着雨水,尤其是头发上,搞得他不舒服,便想要把头发上的雨水全都甩出去。
    他径直朝瑾茗走来,瑾茗站起身,没来得及问什么,就被他抱了个满怀,他身上还有湿润的水汽,弄得瑾茗都觉得自己湿哒哒的。
    “哎呀,它太缠人了,我想甩都甩不掉它,中途还下了雨,飞行的速度下降了,所以才耽搁到了现在。”没等瑾茗问他,他就自己把过程都给交代了。
    “你待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西斯仔细地盯着瑾茗看,没发现有哪里受伤的地方,就是滚进山洞时头发上蹭了点枝叶在发隙中,他贴心地把它拿掉。
    “还行。”瑾茗说道。
    “你和这个什么塞西亚公主……”西斯总算想起旁边还有人,收回视线望向莱斯特,两人刚对上视线,西斯就愣住了。
    “她是女的?”西斯不敢置信地问瑾茗,这怎么看都不像公主的样子,难道说他眼睛出问题了?
    “他是男的。”瑾茗跟他解释道,莱斯特拘谨地跟西斯点点头与他道谢。
    “啊?哦……”西斯还是觉得很意外,视线一直凝在莱斯特身上,越想越糊涂,瑾茗接住的人就是他吗?他怎么记得好像是长头发的。
    他记错了?还是谁偷偷把人调了个包?
    “他戴了假发。喏,在那里。”瑾茗指了指地上的假发,不知道是不是相处有了一段时间,即使西斯不说,她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能是他的脑回路实在出奇,往越幼稚的方向想越能猜到他到底在想什么。
    果不其然,西斯用一种“你好厉害”的崇拜眼神惊喜地看着瑾茗,他觉得自己和瑾茗真是心意相通。
    “等等,那你的任务还算是完成了吗?”西斯想起这个问题来,既然他不是公主的话,任务算作失败了?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得去重新找新的公主。
    “没事,已经完成了。”由系统所接的任务,只要它判定完成了,就不会再更改,就算是它自己出了错误,也不会要求瑾茗重新完成,从这方面来看,系统还有点人性。
    “那我们现在回去吗?”西斯问,而后指了指莱斯特,“顺便把他送回城堡去?”
    他热爱打架,有机会就会找人决斗,积累了很多打斗的经验,因此在和恶龙决斗的时候,他不落下风,不仅没怎么受伤,还趁机重伤了恶龙的半边龙翼,现在恶龙回去它的居住地修养,短期之内应该不会再去城堡里找麻烦了。
    送莱斯特回城堡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瑾茗摇了摇头,拍了拍西斯的肩对西斯说:“我们不送他回去,但是我们确实得去城堡一趟——因为要把他妹妹也给抢走。”
    “得麻烦你装作恶龙,干点坏事了。”瑾茗意味深长地笑了。
    “啊?”西斯困惑,不知道前方迎接他的是什么事。
    这是西斯第一次当恶龙。
    瑾茗和莱斯特坐在他的背上,贴着他重复着在山洞里跟他说过的话。
    “到时候你要凶一点,最好不要开口说话,上去就吼两声,等有人过来拦你你就喷火焰,看到东西就踹,要注意不要伤到人。”瑾茗说道。
    “好!到时候你指哪我烧哪!”
    西斯跃跃欲试,他最多就是抢走别人的宝物,像瑾茗的要求他还没做过,一想到自己可以按瑾茗说的那样大肆破坏,不用赔偿,罪名还安在那条恶龙身上,它的情绪就非常激动,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城堡上。
    莱斯特还有点紧张,脑子里开始演练起到时候下了龙背后要做的事情,他得在最短时间里找到塞西亚并成功把她带出来,毕竟瑾茗和西斯帮了他这么多,他得努力点不让自己成为累赘。
    相较于他们的紧张或激动,瑾茗的心情算是平静。
    “我想了下,你就把你妹妹接出来好了,我和西斯帮忙把钱财什么的给你劫出来。”西斯是老手,对于亮晶晶的财物,肯定要比莱斯特了解得多。
    莱斯特点了点头,坚定了他要速战速决把塞西亚带出来的决心。
    当西斯的身影出现在天际时,守卫的士兵看到这么一个长着大翅膀的庞然大物,都以为是恶龙去而复返,忙拉响警戒,昭示危险来临。
    大家都以为恶龙中途变了卦,不止要抢走公主,还要对王国大搞破坏——事实上西斯的举动跟他们所想并没有什么区别,他遵照着瑾茗的指令,二话没说,爪子扣着地,对着一些建筑就是奋力一通喷火。
    一时之间都乱了套,惊叫着跑开的、拿着武器迎上前的、还有看状况不对去向国王禀告的都有,原本秩序森严的城堡乱成一团,就连这时候莱斯特悄悄地遮掩着从人群中穿过,擦肩而过的人是服侍过他的,不过大家过于慌乱,谁也没有发现这是失踪的王子。
    长裙过于碍事,为了方便动作,他在山洞时将下摆给撕烂了,就像撕去他一直以来不可见人的自卑一样,布满伤痕的腿露在外面,被西斯和瑾茗看见了也毫不在意了。
    莱斯特屏住呼吸,放低声响地快速前进着,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一直往塞西亚的房间去。
    有惊无险地来到塞西亚的门前,打开门的时候,塞西亚正坐在床上,听见动静,一脸惊讶地转过头来看向莱斯特。
    “哥哥?”塞西亚看到莱斯特打扮成她平时地样子,不免有点意外,“咳咳,你怎么……”
    她听到外面的声响,一直很担心,她的侍女迟迟没有来,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在犹豫着要继续呆在这里还是出门去外面看看。
    “哥哥带你离开这里,你不是说想要离开城堡去外面看看吗?哥哥认识了新的朋友,现在就能带我们走。”莱斯特快速地把塞西亚从床上抱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斗篷盖在塞西亚的头上,简单地跟她说了一下情况,而后快步往外走。
    塞西亚虽然觉得奇怪,但是看莱斯特紧张、迅速的样子,了解到这场出逃可能是突如其来和紧迫的,即使很想问莱斯特原因,但也憋在心里,听话的没有乱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她心里清楚要是耽误了时间,或许哥哥的愿望就没法达成了。
    莱斯特抱着她专门挑着些少人的路跑,他不受宠,平时去哪都没人在意,因此早已对城堡的构造了然于心。
    塞西亚的心脏跳得很快,一想到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她就不免充满期待与向往。
    她向来不会怀疑莱斯特的话。
    西斯做恶龙做得很开心,他往常没有这样的机会,倒不如说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是瑾茗要求他的,还是抢走公主的戏码,他感兴趣很久了。
    载着勇者抢走公主,他想哪条龙的经历都没有像他这么的丰富精彩。
    到时候可以炫耀一通。西斯得意地想,尾巴一甩,又将一根柱子给撞塌了。
    瑾茗看其他人不敢靠近,到处都陷入混乱之中,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便拍了拍西斯说:“现在我们该去国库里面抢财宝了。”
    “好!”瑾茗一说,他哪里有不听的道理,虽然这么搞破坏挺有意思的,但是瑾茗要他去干别的事,那就得听瑾茗的话。
    瑾茗的命令才是第一位的。
    “你找一些比较贵的,不要太出众,最好就是能拿去变卖的。”瑾茗考虑得深,要是太珍贵的东西流到市场去了,把有心人上报上去,莱斯特和塞西亚的踪迹就容易被发现。
    “行,交给我。”西斯没有反驳,载着瑾茗径直朝国库的方向猛冲,不管谁跑上前来,西斯都用脑袋给他们顶开了。
    “你看我这力道怎么样?是不是刚刚好,就摔一跤,都没带受伤的。”西斯乐呵呵地向瑾茗邀功。
    “不错,特别厉害。”瑾茗夸奖他。
    “嘿嘿。”西斯开心了,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干劲。
    撞开路上拦路的人,两人到了国库前,西斯伸腿踹了两下,紧锁着的大门就倒塌了,里面满攒着的珍宝映入两人的眼帘,西斯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身为龙的本能、想要将其洗劫一空的欲望,还是瑾茗勒着他的项圈,他才不至于冲昏了头。
    他进去精挑细选,叼着一堆珠宝扭头给瑾茗,瑾茗快速地把他们都收进了自己的袋子里,把一些比较特别的又给扔了回去,两人合作着,不一会儿就把袋子给装满了。
    瑾茗头一次体会到洗劫别人家宝物的快感。
    不过此次是给莱斯特他们积攒最初的资金,她想着不能太过分,还算是克制了点,觉得差不多了,就让西斯快走。
    “陛下,大事不好了!”正殿的门被打开,有侍卫急匆匆地跑进来向国王禀告。
    国王正与他的客人谈话,忽然被人闯入,皱着眉头很不愉快,“吵吵嚷嚷的干什么,没看到正在招待客人吗?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那人哆哆嗦嗦地认了错,而后说:“那条龙闯入了国库,正在……正在里面收刮您的宝物。”禀告的侍卫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说道。
    国王坐在宝座上,听着下面的禀告,气得吹胡子瞪眼,公主被恶龙抢走就算了,还去而复返对他的国库下了手,简直是把他的尊严踩着脚下。
    “在那条龙的身上有一位少女,她看起来也不像普通人,别人一靠近,她就像是能操纵雷一样释放着雷电,很多人都畏惧着不敢上前。”
    “少女?”国王扬长了语调,感到匪夷所思,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一旁的客人在听到少女时,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来,直视着那位士兵。
    国王紧皱眉头,拥有奇怪能力的少女和一心搞破坏的恶龙,这分明是他无法抗衡的存在,他转念一想,想到一旁还坐着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便歉意地朝着旁边的客人点了点头,“抱歉让您看了笑话,只是现在我有事要处理。可否借助您的力量,把那条不知天高地厚的恶龙以及那个少女给收拾掉。”
    在他看来,这两人挑战他的权威,无论身份怎么样,断断是不能留的,更何况是一名少女,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坐在他一旁的人有着银白色的头发,白得透明的脸上时时刻刻挂着浅浅的微笑,就算穿着的衣服只有单一的纯白色,可是他仿佛发着光一样,自带着神性,令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不能单纯以漂亮的人来形容他,倒像是传说中的神明一样。
    高贵的、不容亵渎的神圣存在。
    比起国王,他的身上更有威慑力和令人信服的能力,单看他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下跪臣服。
    他看着国王,轻启着唇,开口打算说出他今天第一句话。国王以为他愿意帮助,便十分激动地想要靠近他,想问问他要怎么把那两个狂徒给抓起来,没想到对方却笑着,以一种宠溺而又怜惜的语气说:“可是那是我的乖孩子,我的孩子想要做什么,由着她去就是了。”
    他的语调前所未有的温柔,像是在对待什么可爱又脆弱的东西一样,而后他的声调一转,变得冷漠,看着国王,依旧是那副怜悯万物的慈悲模样,像是无意识一样地说着刺人的话,“而你又算得上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