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
底色 字色 字号

魔族?

    清辞怔住,在神界时他们是叔侄,纵使已私定终身,也只能躲在无人的角落偷欢,她永远没有机会入主叔叔的锦罗宫,如今她终于住进来了,哪怕是仿造的,是不是也意味着她以后便是叔叔真正的妻子了?
    她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低声说:“叔叔,谢谢你。”
    璟庭取出一本功法书放在枕边,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说:“我已在宫殿四周布下结界,便是上神来也未必能破解,就算能破解也要费一番功夫,那时我就已赶到。所以你不必害怕沉先生再来找你。”
    清辞笑吟吟说:“有叔叔在,我谁也不怕。”
    璟庭将她抱到腿上,一边为她穿衣一边说:“我为你准备了一间修炼的密室,等吃过饭我带你看看。”
    他从前在雪山时便是这般无微不至春风化雨地照顾她,为她梳洗穿衣,教她修炼功法,抱着她入睡。
    两人来到花厅,绿屏已准备好午饭,只有清辞需进食,璟庭和绿屏却也陪坐着,清辞道:“叔叔,你昨日问神官有哪些神族和魔族去过金陵,难道怀疑那沉先生还可能是神族?”
    璟庭沉思道:“虽然更有可能是魔族,但也不能排除是神族的可能。只不过我带你回天庭后,你就一直身居宫中,除了族中亲戚几乎不曾与其他神族来往,你性子又温和,有谁会深仇大恨到要如此待你,倒也难想。”
    绿屏道:“可公主在下界轮回千年,下界神官却无一人通报,就算是魔尊也难做得这般周密,究竟是什么魔族能有这般能耐?”
    璟庭说:“你有所不知,为防腐败积弊,下界神官每千年就会换一轮,上一回正好是在公主失踪后不久,所以这千年来新换的神官并不认识公主。况且如今公主身上已无清气,每一世模样也都与神界时不太一样,神界熟悉她容貌的神族又不多,所以纵使他们下界也未必能认出她。”
    清辞道:“可若是魔族,我不过是先太子留下的无权无势的公主,魔族为何要抓我?”
    璟庭道:“若是魔界之人为了羞辱神界,故意抓了公主折磨泄愤,倒是说得通。”
    清辞道:“沉先生每年正月都来找我一回,今年除夕眼看就要到了,我们设下陷阱等他如何?”
    璟庭淡淡说:“不行,我自有办法查出真相,轮不到你以身犯险。饭菜快凉了,吃饭。”
    清辞怕他生气便不敢再说,吃完饭璟庭带她来到密室,密室地板上铺满沙子,除此之外无其他陈设,清辞哭笑不得,“叔叔是打算让我在这里数沙子?”
    璟庭笑道:“本无此意,不过你这主意倒是不错。庖丁解牛,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你若能数清这沙子,做到观广厦亦如微尘,观微尘亦如广厦,那么世间万物变幻,你也能洞悉分毫。有如此念力,突破境界易如反掌。你安心在此修炼,我在此处又布下了一重结界,不会有人闯进去打搅你。”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