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
底色 字色 字号

元神

    璟庭伸手轻轻覆在她额上,探查了一会儿她的神识,收回手替她盖好被子,又罩上结界,才飞身登到悬浮在房屋正上方的云车。
    图栾正端坐在席上喝茶,抬头见璟庭一脸心满意足的欲色,转开眼微微蹙眉道:“舅父说要先见她一面,我只当要问什么正经事,才将车停在此处等候,谁想却是一见面就做那档子事。”
    璟庭有些不自在,微微咳嗽一声掩饰尴尬,他在图栾对面坐下,接过他递来的茶淡淡说:“你还未成家,哪里知道相思之苦。你在这里偷听,我还未治你的罪,你倒敢先质问我。”
    图栾笑道:“当年我在凡间历劫,舅父可是带着清辞堂而皇之在我屋顶窥视,我如今不过是无意中听了一耳朵,舅父应当不会见怪。”
    当年其实是璟庭带清辞来凡间游历,清辞年幼贪玩硬要拉着他窥探,不过清辞清誉要紧,璟庭便没有多作解释,只低头慢慢喝茶。
    图栾见状便说起正事,“我观清辞周身气息晦暗并无清气,舅父可知是为何?”
    璟庭淡淡说:“我已探查过她的神识,她的元神已不在,只剩心魂。”
    图栾大惊失色,“怎会如此!”元神对修行之人来说至关重要,失去元神意味着出生时的资质和千万年苦苦修炼的修为尽皆丧失。而心魂则是不管凡人还是上神都会有,失去心魂便会丢失记忆和七情六欲。
    图栾见璟庭神色平静,探询道:“舅父可是已有解决办法?”
    璟庭摇头,“我只是早已料到,所以并不意外。父神当年用天方镜未能搜到清辞元神的任何下落,天方镜连元神碎片都能找到,若是找不到,只可能是她的元神已消散于天地间。我已想过最坏的结果,她如今心魂还在,对我来说已是万幸。至于修为,终究只是次等之事,大不了我陪着她再修行个万年便是。”
    图栾颔首,肃然道:“清辞贵为神界公主,修为也不俗,究竟是何人胆大包天,竟敢把她的元神打散,还将她的心魂困在轮回中,甚至瞒过了所有人?会不会是魔族做的?”
    璟庭淡淡说:“我们胡乱猜测也无用,等她醒了一问便知。只是清辞如今这副肉身作为凡人来说年纪已不小,若不能在三十五岁前筑基,就只能等到下一世,我不愿她再受轮回之苦,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尽早让她筑基成功,复仇之事尚可先缓一缓。”
    也是,能将一个神族戕害到这步田地,对方一定不好对付,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图栾道:“舅父说得在理。她现在是什么灵根?我去寻些丹药法宝助她。”
    璟庭道:“无灵根。清辞前世真身是火凤,这一世还是依然修火系法术为妥。你去太上老君处要一颗开火灵根的丹药,顺便到我宫里带一个叫绿屏的宫娥下来。”
    图栾怔住。若是无灵根,就说明与修仙无缘,强行开灵根是逆天改命之举,会受天谴,璟庭自是不会舍得清辞受劫,他眼下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看来早已打算好为她扛下一切了。
    图栾低声说:“好,放心交给我。”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