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香水味
底色 字色 字号

04香水味

    孟念慈心平气和,“你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谈恋爱会很容易让你分心,我之前带的小任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周随觉得扫兴,哦一声,语气平静。
    “知道了。”
    下午拍摄,也不知道是不是孟念慈在的缘故,周随全程都很配合。
    期间几次补妆,周随都朝她招手:“姐,喝水。”
    孟念慈拿吸管和水杯给他。
    周随不接:“你喂我。”
    “自己喝。”
    “那我不喝了。”周随扯唇,“渴死我吧,媒体来采访死因就说是周随经纪人不给他喝水,把他硬生生渴死的。”
    “……”
    孟念慈忍着没骂他,谁让把这位爷惹急了真不干都有可能,以大局为重,她扶着吸管凑近他的唇。
    “周随,咱们拍摄完再好好算账。”
    周随眼底含笑,张口含住。
    喝着还要打趣一句,“姐喂的水,就是甜。”
    孟念慈皮笑肉不笑,“喝慢点,别呛死了。”
    周随笑得更深了。
    这次拍摄的负责人从前也跟孟念慈合作过,忍不住走到两人面前感慨,“从之前见过孟经纪人这么伺候人啊,还得是咱们周随厉害。”
    负责人还以为是因为周随名气大,才能享受这么高的待遇。
    但周随却淡淡接声,“你知道什么叫宛宛类卿吗?”
    负责人愣住,“啊”一声。
    周随指指自己的脸,“因为我,长得像她白月光,所以她才这么宠我。”
    负责人惊愕。
    这事也不能完全否认,毕竟孟念慈当初之所以会在人群中挑出周随,一多半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很像那个人。
    “你错了。”孟念慈笑,“真的只是因为你名气大。”
    周随脸上写着不愉悦,“那我要是有一天糊了怎么办?”
    “把你扔了。”孟念慈言简意赅。
    跟个孩子似的,周随赌气。
    “放心,你没这个机会。”
    孟念慈前脚刚走,后脚周随就以饿了为由头要她给他去买蛋挞,还点名道姓要吃二十公里之外的那家,不然就饿得低血糖拍摄不动。
    孟念慈闭眼。
    这折腾劲儿,倒是和那个人一点儿也不像。
    她下楼去给他买蛋挞,周随非要跟着去,二话不说上了她的副驾驶,怎么劝都不下来。
    “总之吃不到蛋挞,我是不会拍的,不如让我跟你一起去。”周随瞧上了菩提挂饰,勾着手指随意摆弄,“之前就常听你说爱吃那家的蛋挞,真有那么好吃?”
    孟念慈也没管他,系上安全带。
    “我觉得不错,但不一定适合你的口味。”
    周随才不管,“你喜欢我也喜欢。”他看着她的侧脸,忽地问道,“这蛋挞,不会是你跟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白月光的恋爱回忆吧?”
    孟念慈扣好卡扣,“不是。”
    周随呼了口气,“那就好。”
    “蛋挞,是我和我哥从小吃到大的。”孟念慈紧跟着又补了一句。
    “……”
    周随那半口气硬生生憋住,卡在喉咙里头。
    自此,哑巴了一路。
    趁着某个红灯空档,孟念慈看他脸黑如包拯,有些好笑。
    “等哪天国际版《包青天》拍摄,我帮你报选角,都不用试妆了,一演一个准儿。”
    周随闷声,“你就知道拿我开玩笑。”
    开车过去将近一个小时。
    在阜城如今商业化遍布的时代,那家老式葡式蛋挞店就在两家不怎么红火的服装店中间夹缝中挤着,甚至连招牌都没有,门面只有三四平方米大小。
    排队的人却很多。
    周随十岁之后就在德国生活了,很少能看到这种老式摊面,觉得新鲜,“我听国内的同学说过,吃味道不要去餐厅,就要来这种苍蝇馆子,味道绝对正。”
    孟念慈想了想,“也不全是如此,有时候还是要碰碰运气。”
    她要下车,这安全带却不太好解,摁了几次都没拆开。
    “从哪倒腾来这么辆二手车,都老成这样了。”周随拧眉,向来不满她节省,“后天下午我没拍摄,带你去买辆车,要等你自己去又得拖到猴年马月。”他拍拍她的手,“别动,我来试试。”
    少年俯身,朝她的方向靠近,低头用力敲了两下卡槽。
    孟念慈心疼,“轻些。”
    话音刚落,“咔哒”一声,安全带解开。他一手握着安全带,顺势掀起眼皮盯着她看,沉默两秒,低声道:“有的时候,还是需要用力一点的。”
    四目相对,他们在狭窄的车厢内距离靠得很近。
    孟念慈看着他,“周随。”
    “嗯?”
    “你身上的香水味好呛。”
    “……”
    孟念慈拧眉,伸出手指抵着他向后推了下,“真的好呛,以后不要代言这个味道了。”
    周随瞬即握住她的手,眼瞧着还想说些什么,却侧头看向她身后的车窗外,似是被打扰到了,眼神有点不爽。
    “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私生。”
    一听私生两个字,孟念慈如临大敌,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却看到了车门外站着的白妤。
    对方手提着两盒蛋挞,看着两人坐在车里快要黏到一起的身体,略微有点错愕。
    “小妤?”孟念慈将车窗降下来,“你怎么在这里。”
    白妤干笑一声,“……陪谈总谈合作,顺便路过这里,谈总要我买些蛋挞。”
    孟念慈这才注意到,白妤的身后几米远外,是一辆漆黑的商务车。从前视镜中能够清晰的后排那西装革履的男人,此刻也朝他们这个方向投来视线。
    周随眯了眯眼,“那个人,不会就是你每次喝醉之后都要哭着念叨的‘哥’吧?”
    谈序先是看着她的。
    片刻,目光缓缓从她的脸上挪开,转到两人相握的手上。
    他平静。
    依然平静。
    但孟念慈的后脊却仍感发凉。
    指节轻微颤动了一下,心脏频率骤然加速,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她几乎是下意识就将周随护在身后。
    眼前这幕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孟念慈在他的对立面,护着另外一个男人。
    谈序沉默地收回视线。
    “白妤,上车。”
    白妤顿了顿,“好的,谈总。”
    车子行驶出去很久,沉寂的气氛始终压抑在车厢内部,安静许久,白妤才选择开口说一句,“其实,您刚刚该和慈慈打声招呼的。”
    “还不明白么。”谈序静坐着,视线眺向窗外。
    白妤没反应过来,“您说什么?”
    “她不想看到我。”他的声音淡到没有情绪,“我在,只会让她感到害怕。”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