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会,文明驱邪 第1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法治社会,文明驱邪 第12节

    “别吸了,”百年鬼看起来有些狼狈,都快要哭了,“再吸真的一滴都不剩了。”
    他后悔死了。
    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惹面前这两人了。
    尤其是那个连符都没带,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那个年轻人。他甚至都没看清对方做了什么动作,自己的鬼气就莫名被抽走了。
    简直是防不胜防,变态到极致。
    “嗯?”林天零看着正求饶的鬼,微微挑了挑眉毛。
    刚刚为了吃起来方便,他一个兴奋就顺手摘了口罩,没什么血色的皮肤,衬得他精致的五官带上了些妖冶。
    而那刻在骨子里的表情管理,则是让他显得琢磨不透,让鬼看着心里有些发毛。
    他的力气大的出奇,一把摁住试图挣扎的百年鬼,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吸着鬼气扔着冰冻符,对这百年鬼笑笑,语气甚至还有些温柔:“之前是你自己说的。”
    “有本事就揍你。”
    百年鬼立刻条件反射般抱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百年鬼如泣如诉,长篇大论地说着自己的反思,却看到林天零对着他摆了摆手。
    百年鬼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你说说,”林天零上前一步,对上百年鬼的一双熊猫眼,似笑非笑地问着,“我的淀粉肠,你怎么赔?”
    “就是,”孔光霁在一边义愤填膺地应和着,“我们林哥是多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啊。”
    “你浪费了我们三块钱,他只是吃了点你的鬼气而已,”孔光霁震声说着,“那可是整整三块钱巨款啊!”
    百年鬼鼻青脸肿地呜咽着:……呜呜,你们怕不是对温柔善良有什么误解?
    但他没敢说出声。
    作为一只活了百年的鬼,他审时度势,果断选择倒戈:“我刚刚都是……跟大家闹着玩的。”
    “我没犯过什么大罪,连人都没杀过,罪不致死啊!”他试探着求饶着。
    “是么,”林天零的手紧了一下,又咬了几口“炒酸奶”,对着百年鬼眯了眯眼,重复着刚刚百年鬼跟自己“开玩笑”的话,“爷爷?”
    “不不不是,您是我爷爷,”百年鬼痛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后悔地整个身子打成了一个结,“我是为了面试吓唬你们的……”
    百年鬼表情痛苦,声泪俱下,疯狂解释着:“我今天听说可以面试你俩,作为面试官,是考察一下你们的。”
    “我看人间不少面试官,都是通过刁难来看看新人能力的……”
    “我信你的鬼话,”林天零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停了吸鬼气的动作,把这鬼一把摁在了地上,“什么面试?”
    “来个鬼的面试啊?”
    百年鬼百口莫辩:……他还真的是来个鬼的面试。
    “林哥,”一边的孔光霁抱着书包,在一边观察半天,小声说着,“好像是真的。”
    “你刚刚揍他的时候我看了看他的面相,”孔光霁点了点头,“虽然有小奸小恶,但是确实不是凶神恶煞的面相。”
    “而且销魂工作室就是处理鬼魂,来个鬼面试,好像也确实合理……”
    听到孔光霁的话,林天零的手松了松。
    “而且,”孔光霁掏了掏书包,表情有些局促,“冰冻符用光了,我还没来得及买纸和笔……”
    “咱们留着点,等面试过了再吃也不迟?”
    林天零犹豫了一下,这才放了这只百年鬼。
    百年鬼如获大释,奄奄一息拼尽全力地挪动到了距离林天零远点的地方。
    听完百年鬼的话,孔光霁面露担忧:“林哥,我们刚刚揍他揍得那么厉害,会不会不给我们通过啊?”
    “没事,”林天零笑笑,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酸奶不占肚子。”
    “你们这才想起来我是面试官啊,刚才你们还……”
    脑袋都被吸扁了的百年鬼刚想说些什么,听到林天零的话立刻缩回去,双手抱头,瞬间改口,对着林天零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还……真是表现的太好了!”
    *******
    另一边。
    “舒姐,栩栩,”刚刚摸鱼,现在才姗姗来迟的李贝贝,看着快步走过去的舒沈桦和赵栩栩,急急忙忙地跟上,“你俩等等我!”
    他一边追着舒沈桦和赵栩栩,一边问着:“舒姐,栩栩,新人面试的咋样了?”
    在状况外的李贝贝兴冲冲地问着:“我来的时候听到惨叫了,他俩是不是被面试官整的很惨?”
    “还面试个锤子,”舒沈桦转头,敲了李贝贝脑袋一个栗子,“面试官都被他们打残了。”
    她翻脸如翻书,语气瞬间柔和了起来——
    “赶紧的,还不快跟我一起去迎接新同事。”
    李贝贝:???
    李贝贝不明白,他只是晚来了一小会,怎么就跟数学课发呆了一会一般跟不上剧情了。
    “面试官被打残了?”他震惊地问着,“那个百年鬼?”
    “怎么可能?”李贝贝不可思议地说着,“那个百年鬼那么难缠,鬼气打散甚至还能重聚……”
    “没错,”舒沈桦转头瞪了不敢相信地李贝贝一眼,“你看人赵栩栩多积极。”
    “来了这么一个大腿,”舒沈桦恨铁不成钢地说着,“你还不抓紧去抱。”
    李贝贝:……
    *******
    另一边。
    已经见到两人的赵栩栩已经开始跟两人握手,疯狂组织着措辞:“这抓鬼的英姿,简直让我过目难忘!”
    ——何止是过目不忘,简直是难以磨灭。
    “这鬼不太好对付,”舒沈桦点了点头,表情中带上了些满意,“本来打算你们对付不了,我们把他收了的。”
    “这样的话,这只鬼送你们了,”舒沈烨对两人大方地说着,“你们自己分配。”
    “就当是入职礼物了。”
    林天零:……
    孔光霁:……
    两人看着这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入职礼物”,面露嫌弃。
    “啊,”孔光霁笑得勉强,话说得也委婉,“这里……不愧是大城市。”
    一见面就给人送鬼。
    怪吓人的。
    林天零则是更直接一些,认真地问着舒沈桦:“我能直接把他吸死吗?”。
    惨遭嫌弃的百年鬼:!!!
    “别别别,”为了保住小命和修为,百年鬼百揉了揉自己已经被揍青了的脸,挣扎着到了两人面前,飞快地说着,“我有百年修为,很有用的!”
    “老酸奶味的,吃起来都不好吃,”林天零对这些鬼的作用并不了解,只是有些嫌弃地看了这百年鬼一眼,“说说,你有什么用?”
    “我能做的特别多,”百年鬼忙不迭地说着,“我平时可以给你们端茶送水,当生活助理。”
    看着林天零没怎么改变得神情,百年鬼加把劲,继续说着:“我的鬼气可以重聚,也可以来拿我练符。”
    “只要不把我所有鬼气吸完,我过段时间就能重新聚起来新的鬼气。”
    “这鬼气,你们拿去做什么都行。”
    看着林天零依旧没什么反应,百年鬼咬咬牙,为了活命,继续说着。
    看着这魔幻场景的赵栩栩:……
    他已经麻了。
    百年鬼通常嚣张跋扈,性格古怪难缠,还心眼颇小,如果驭百年鬼,通常都要毕恭毕敬,好吃好喝地供奉着,生怕稍有得罪,百年鬼心中记恨报复。
    却没想到,这百年鬼在两人面前居然如此卑微心酸,甚至毫无尊严地愿意把鬼气都给对方支配。
    他本来还在担心两人驯服和驾驭不了这百年修为的鬼,还想在一边看着一起帮帮忙,现在看来,自己担心的好像有些太多了。
    看着滔滔不绝陈述着自己优缺点的百年鬼,赵栩栩甚至有些分不清现在到底是谁在面试谁。
    “可惜了,”林天零听完摇摇头,叹了口气,“可惜你是酸奶味的。”
    “要是馒头或者米饭味的就好了,”他并没有意识到鬼气的作用,语气中全是可惜,“就一天三顿主食了。”
    刚准备嘚瑟几句自己修为的百年鬼听到后瞬间闭嘴,有些惶恐地看着林天零。
    百年鬼虽然不知道林天零说的“馒头味”“米饭味”“酸奶味”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但他无比庆幸自己不是主食味的。
    不然一天三次“吸鬼气”酷.刑,即使是百年的鬼也遭不住。
    还好他是酸奶味的。
    不然……他真的就完犊子了。
    百年鬼心中暗暗庆幸。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林天零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笑了笑,开口却像是恶魔低语——
    “不过酸奶也行。”
    “每天喝点,有益于身心健康。”
    “最起码,也算是实现了酸奶自由。”
    嘴角刚咧开一丝笑容的百年鬼:……
    作者有话说:
    百年鬼: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谁来救救我,呜呜呜)
    林天零:不得了,入职第一天就实现了酸奶自由,再过几天岂不是要四菜一汤了?不敢想不敢想(x
    孔光霁:我要好好努力修炼,争取有一天跟林哥一起吃大餐!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