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会,文明驱邪 第1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法治社会,文明驱邪 第10节

    孔光霁听完,有些不服输地咬牙撑着上前走了两步,却因为这稀薄的空气,没走几步就再次变得气喘吁吁。
    “爬个楼梯喘成这样,到时候还怎么抓鬼。”林天零听着孔光霁的大喘气,微微叹了口气,再次把对方拎了拎。
    孔光霁:……
    孔光霁看着一手拎着炸淀粉肠,一手拎着自己,健步如飞,大气不喘一口,甚至还有加速趋势的林天零,有些怀疑人生。
    你们城里人平常不都是坐电梯的吗?
    怎么大气都不带喘一口的,比他这个天天爬山的人还狠?
    就在孔光霁正在嘀咕的功夫,随着一阵浓厚的鬼气,一只面目可憎的鬼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房间看着的赵栩栩坐直了身子,满心期待。
    那鬼是个百年鬼,阴气太重,又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奇怪的法术,简直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每次把鬼气打散都会重聚集,简直是阴魂不散。
    不仅如此,这鬼不仅难缠,心眼还小,每次鬼气重新聚集起来后,这鬼就会来他们工作室附近晃荡添堵。
    让这鬼面试,确实有些难为人了。
    赵栩栩看着两人柔柔弱弱的模样,心里有些后悔。
    “你们两个就是来面试的天师?”百年鬼仗着自己的修为,看着两人的细胳膊细腿,完全没把两人放在眼里,“有什么法器,尽管丢过来。”
    “省的到时候被打残了,还说我活了几百年欺负你们。”知道是面试,百年鬼更肆无忌惮。
    他看着面前两个弱不禁风的人,得意得炫耀着:“毕竟,我也算是你们爷爷辈的鬼了。”
    百年鬼一边说着,一边释放了几丝鬼气,丝毫没觉得两人能带来什么威胁。
    四周的鬼气更浓厚了,甚至空气也因为这鬼气也变得稀薄了起来,让人完全喘不上气。
    “舒姐,”赵栩栩语气有些担忧,“这两人看起来有点弱,咱们不会玩大了吧……”
    “没事,”舒沈桦看着画面,语气有些感兴趣,“有我在这盯着。”
    “先看看。”
    在这浓厚的鬼气中,孔光霁动作艰难地把书包打开:“等等,我找找符……”
    百年鬼:???
    作为一个修为有百年的鬼,不少天师看着他都如临大敌,甚至销魂工作室的那几个厉害的人都被自己烦得不得了,这两人怎么能一个比一个淡定?
    一个现场找符,另一个……怎么还拿着根烤肠???
    百年鬼刚要发怒,却看到对方书包里露出来的一踏踏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分类好了的符,微微一愣。
    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符咒。
    密密麻麻的符堆在一起,多到让鬼看到都有些犯密集恐惧症。
    见过几个鬼后,林天零早已经适应,看到孔光霁动作开始变得迟缓,呼吸也有些费力,皱了皱眉。
    他看着那堆符,反应迅速,用拎着淀粉肠的手戳了戳孔光霁,提醒一声:“别愣着!”
    “有呼吸符没?”
    “赶紧吸氧!”
    孔光霁回神,居然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立刻掏出来了一个风符,贴在了自己身上,周围的空气立刻开始循环起来。
    四周的鬼气开始流动起来,孔光霁的呼吸也顺畅了起来。
    他看了看这满满一书包符,抬头向了林天零,眼中带着惊喜:“真的有用!”
    “原来风符是这么用的!”
    默默观战的赵栩栩深吸一口气,沉默了。
    风符根本就不是这么用的。
    这两人,简直是在暴殄天物。
    天师的符都是千金难求,对面这一书包,几乎是把榆桉市区的一套别墅背在了书包上。
    他很想冲上去摇晃着这个娃娃脸的年轻人,让他清醒一点。
    风符明明是可以让空气流动到把鬼搅碎的高级符咒,看着一脸兴奋地把大把的风符贴在身上当风扇用的败家子,赵栩栩闭上了眼,心痛到都跟着心脏一抽一抽的。
    而“败家子”孔光霁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
    他看着林天零,信任中带着一丝崇拜,甚至对林天零的称呼都跟着变了:“林哥,你有抓鬼经验,我配合你。”
    “我什么符都备了一点,”他抱着一书包的符挪到林天零身边,一脸信任,“咱们先用哪个?”
    这些符都是上好的攻击符,在百年鬼眼里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
    百年鬼默默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转头恶狠狠地瞪着另一个挑事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身上没什么符,也没有练术法的气息,看起来也文文弱弱的,一看就长了幅好拿捏的样子。
    这人就这样弱不禁风地站着,一副吓呆了的样子,看起来就一副软柿子的样子,简直是下手的绝好的对象。
    百年鬼动动手指,四面八方的风直接把林天零手中的炸淀粉肠卷挤压成泥。
    红彤彤的淀粉肠混着棕褐色的淀粉挤成一团,样子看起来有些埋汰。
    林天零的眼神变了变。
    偏偏这百年鬼还没发现林天零的沉默,甚至直接用带着鬼气的脚踩了踩那淀粉肠:“我的鬼气,能瞬间让你们跟这玩意的下场一样。”
    林天零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
    他盯着手里已经变成了粉泥,看不出形状的淀粉肠,手指微微颤了颤,缓缓开口:“为什么?”
    “为什么要浪费粮食?”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淀粉肠?”
    “就是,”一边的孔光霁胆子也大了,附和着林天零的话,“那只是一个无辜的淀粉肠而已啊!”
    “外面一根三块钱呢!”
    “你知道三块钱多难赚吗!”两人齐声质问着百年鬼。
    百年鬼:???
    百年鬼被两人这一唱一和弄得一愣一愣的。
    “我管你那么多,”反应过来的百年鬼根本没把林天零放在眼里,把那已经看不清形状的粉泥继续碾了碾,继续挑衅着,“有本事你打我啊。”
    林天零听完这话,反而纠结了一下。
    他看着百年鬼,微微皱了皱眉毛,最后有些勉强地点点头,语气中居然带了些勉为其难:“行吧。”
    这是林天零见到后,第一个不太想吃的鬼。
    原因无他,这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奶制品的味道,林天零并不是很想喝。
    大概是因为小时候个子迟迟没窜起来,被逼着喝牛奶和酸奶太多次,他对这鬼散发出来的酸奶味一点都不感冒。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喝就喝吧。
    全当是补充营养了。
    林天零点了点头,勉强地答应着。
    而林天零的表现落在百年鬼的眼里,看起来像是逞强的嘴硬。
    “本事不大,口气不小。”浓郁的鬼气溢满二楼,甚至带着一种黑云压城的感觉。
    “舒姐,”赵栩栩看着这个画面,语气更担忧了,“我总感觉不太妙。”
    “嗯,”舒沈桦好看的眉毛也皱了皱,“再等等,要是看着不对,咱们随时过去制止。”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坐直了身体盯紧了画面,表情中带上了一丝紧张。
    跟两人想象的气氛完全不同,林天零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呸,”林天零浅浅地吸了一点鬼气,被酸得直皱眉,“难喝。”
    此时此刻,他无比想念前几天吃到的烤鸡腿和柠檬糖。
    同样是阴气,鬼比人,气死人。
    没看到两人动作,但却感觉突然像是被重锤了一下的百年鬼怒了。
    他看向一边的孔光霁,语气中染上了几分怒意:“你小子,还给我来阴的。”
    “居然还在背后出符攻击我。”
    莫名的被cue的孔光霁:???
    “跟他没什么关系,”林天零有意无意地挡在了孔光霁面前,“刚刚是我吸了一口阴气。”
    “就你?”
    百年鬼冷笑了一下,到现在依旧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依旧没把林天零放在眼里,只是死死地盯着孔光霁,准备伺机下手。
    当他正要越过林天零攻击孔光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林天零悄悄咪咪问孔光霁哪些符是冰冻符的声音。
    这场景看得赵栩栩急得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他要什么冰冻符啊!”
    “急死我了,他居然还想冰冻符对付这鬼……”
    “舒姐,我得去看看,”想到后面会出现的惨剧,赵栩栩急得站了起来,“这鬼就是极寒之地出来的,冰冻符跟本不管……用。”
    “诶?”
    赵栩栩的话停了停,他眨眨眼,表情中带着不可置信。
    二楼确实出现了惨剧。
    就是惨的……和他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画面中,林天零和孔光霁毫发无损,倒是百年鬼“嗷”了一声,然后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表情扭曲而又痛苦。
    百年鬼不知道这是什么奇怪的法术。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