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当年不娶之恩[快穿] 第29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谢当年不娶之恩[快穿] 第294节

    于是各门派再次聚集,这次他们选择了佛门,相信容萱再放肆也不可能跑到佛门去放肆。守旧派各位前辈观点出奇的一致,因为同他们不一致的道友早就去魔族那边了。此次议事特别顺利,顺利得结束时大家还有点不敢相信。不过佛门长老的一位弟子提了很多可行的建议,让他们对此次屠魔大战信心倍增。
    容萱掌管的魔宫已经相当壮大,耳目众多。尤其是各门派都有弟子拜入魔宫之后,她对各门派的了解变得十分透彻,自然是各门派一有动静她就发现了。
    她早就算到会有这一日,只不过没想到会是佛门出面。他们这些事,佛门跟着掺和什么?就算要掺和,难道不该站在她这边?上天有好生之德,佛门遇到真正的坏人也该以教化为主,突然支持正道来算计魔族算什么?
    容萱想不通干脆不想了,反正什么都不重要,魔族借此机会正式击溃“正道”才最重要!
    那些正道中人整天对妖魔喊打喊杀,上了战场他们真未必有什么战术。毕竟俗世中各国对战,都是普通人的战术,不适合修真界。修者们依仗的都是自己的术法灵力,发动战争次数也不多,始终没有合适的战术。
    可容萱不同,她本就是修真界之人,还是被喊打喊杀的魔族中人,对修者如何开战有经验。那千年历练中,她又作为普通人潜心研究兵法战术,从偏远草原一路打入皇城,堪称战神,连星际的战斗她都参与过,所以她能很好的结合各界战术,研究出最适合修真界的战术。
    魔族对于正道时不时找借口攻击他们十分愤怒,若是从前也就算了,他们也没去做什么好事,可近十年容萱带领他们一直在行善积德,正道竟然还要攻击他们,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愤怒?!
    更可恶的是佛门还参与其中,好像铲除魔修永远师出有名一样,他们就要证明给全天下看看,邪不胜正,是那些人赢不了他们!
    那些下定决心拜入魔宫的修士自然也很坚定,如果不够坚定,他们根本通不过容萱的考核,进不了魔宫的门。连魔族其他小门派都唯容萱马首是瞻。于是魔族这边众志成城,团结一心,依靠着对正道门派的了解避开他们,排兵布阵,让正道很多探查都无功而返。
    与魔族相比,正道对他们一无所知,曾经安插过来的奸细早就被容萱抓到丢回去了。这严重影响了正道的士气,好在佛门办法比较多,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大战开始前夜,容萱突然感觉到秘境中的动静,跑进秘境查看,就见容啸进阶成功,居然已经是大乘期修士了!
    修为越高越难进阶,容啸从炼虚期大圆满一举突破合体期,进阶为大乘期,可见其心境、感悟的积累。若不是魔宫事务太多,让容啸没时间好好修炼,恐怕也不会在炼虚期徘徊那么久。
    容萱欣喜地上前,“父王!恭喜你顺利进阶!我这就给你准备仙品灵丹,助你突破渡劫期!”
    容啸摆摆手,笑道:“算了,能够进阶已经是幸事,不能一直闭关,把一切都丢给你。对了,我偶有所感,魔宫似乎要发生大事,到底是什么事?”
    “被正道围攻,老样子而已,我都安排好了。”容萱眼中熠熠生辉,和刚回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容啸看着这样的女儿,万分庆幸自己将魔族交给了容萱打理。他始终记得从战场上回来的女儿总有些若隐若现的悲伤,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能当做是被顾云修所伤。这种事只能让容萱自己处理,所以他选择闭关,让女儿掌管魔宫,去做想做的事。
    如今看到女儿充满生机的样子,看来顾云修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容萱简单和容啸说了下这十一年的变化,容啸冷哼道:“那群老古板还真是食古不化,走,我们出去。明日父王和你一起去会会他们。”
    “父王一起去?正好还有人吵着要见你呢,吓死他们!”容萱带容啸出去,特意带容啸参观了一下魔宫。
    十一年而已,对修士来说是个太短暂的时间,但魔宫已经大变样,扩大了很多,精美了很多,有些地方还仙气飘飘,仿若仙境。容啸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消失过,有个这样的女儿,他太骄傲了。
    第二天战场上,容萱穿着一身漂亮的红色法衣,肩上、腰上、腕上都是金色软甲,站在魔族最前方备受瞩目。即将开战时,容啸一袭黑金法衣踏云而来,落到容萱身边,所有人都惊了!
    大乘期!魔王进阶到了大乘期!
    魔族震惊之后就是狂欢,霎时间士气大振,而正道人人自危,还没开打就输了气势。正道几位被特意请出山的合体期长老,全都面色凝重起来。他们早就听弟子们说魔族进阶颇快,可没想到魔王那么高的修为居然直接进阶到大乘期。
    他们已经在合体期停滞几百年,比谁都清楚这有多难。一位处事公道同魔王有过交情的长老沉声问:“容啸,你可是用了什么邪术提升修为?魔族的势力已足够庞大,无需如此。”
    容啸负手而立,朗声道:“本王自然是用最正统的修炼进阶,进阶如此快,不过是得了法宝而已,有什么稀奇?”
    稀奇,这样的法宝可太稀奇了,普天之下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法宝,否则整个修真界也不会一个大乘期都没有,任由魔王成了天下第一人。
    但这位长老信了,他沉吟片刻道:“容啸从来不屑于说谎,既然没有魔族邪佞的证据,此战本道不会出手。这些年魔修普度天下众生,乃是大善,望诸位道友深思。”
    这长老说完直接走了,让许多正道修士傻眼。这算临阵脱逃吗?应该不算,可他这么做,大大折损了正道的士气啊!
    为大家提意见那位佛修立即发动攻击,其他门派纷纷跟上。他们与魔族势不两立,魔族越来越会蛊惑人心了,多说多错,还不如直接开打!
    容萱和容啸同时升空和那些修为高的长老们对上,天下第一人不是虚的,容啸一出手,几位长老就知道今日讨不到好了。几人对视一眼,留两人牵制住容啸,其他人转向容萱,希望找机会拿下容萱。谁知容萱竟意外的难缠,明明修为不如他们,却灵敏得仿佛无处不在,又哪里都不在,让他们每次攻击都落了空,连片衣角都抓不住。
    而容萱对水系功法的掌控却如神仙功法,他们稍不留神就会感觉体内血液在凝固,头脑变得迟钝,眼中的水分结了冰等等,即使这对合体期长老不致命,也让他们变得手忙脚乱,失了方寸,渐渐暴躁起来。
    再看容萱还是那副带笑的模样,不骄不躁、不紧不慢,就是让人捕捉不到她,好像连自然中的水分都与她融为一体了,她随时随地都能化为看不见的水汽溜走再出现。这太难打了,他们打她永远打不到,而她总是不经意地出现给他们留下一道伤。如此下去,容萱打败他们只是早晚的问题。
    正道人越打越心惊,普通小修士对上魔修更是扛不住,魔修的实战经验好丰富,总能有出其不意的招数,且魔修的战术变幻莫测,让正道修士渐渐慌乱起来。
    不久后大家都意识到一件事,再这样打,正道就要败了。几位长老对视一眼,纷纷后退,面色难看地拿出一些东西开始做法。
    容萱好奇地看过去,正猜测他们这是什么法术,就听魔族这边有几个修士发了狂,开始对身边的魔修疯狂攻击。她心里一惊,再看那些长老已经怒极,“驭魂术?!你们所谓的正道就是操控别人做你们的傀儡?!”
    一长老神情更难看了,还有些难堪,但仍旧说:“非常时期便用非常之法,且他们不是随便什么人,而是判出宗门助纣为孽的罪人!”
    “呵,”容萱冷笑一声,“我看你们才是真正的邪门歪道!”
    她飞身返回魔族阵营,飞快地控制那些人的血液,让他们僵硬定住。一位极其崇拜容萱的女修满脸是泪,“公主、公主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被这邪术控制!”
    容萱飞掠过去,才发现这位女修之前在试图自杀,如果不是她定住了她,女修很可能已经撞到别人的刀尖上了。
    容萱一张符拍到女修头上,正道不是要驭魂吗?她就定住他们的魂,看他们还能如何操控!
    十几张符贴出去,那些昏迷的修士立马被魔修们护送回后方,而容萱飞掠过魔族阵营,扬撒出几百张镇魂符,朗声道:“大家都防备着敌军的邪术,发现谁神志不清便将其定住,别被敌军的无耻钻了空子。”
    “是!”魔修这一声带着千钧之势,带着无边愤怒。这些人还敢骂魔族邪,他们自己比谁都邪!
    不少正道人士都觉得颜面无光,不敢相信自家长老会干出这种事,还是知晓内情的人不愿背这样的罪名,大声喊道:“不是长老想用邪术,是佛门提议要用的!我们长老只是听佛门的命令!”
    佛门长老脸色一变,“休得胡言!老衲的徒弟只是提议,何曾变成佛门命令你们?”
    “那也是佛门提议的,要说这是邪术,那岂不是佛门……”这人还没说完,突然被他门派长老扇到一边,佛门也是随便得罪的吗?就算真有什么也不能说,再者刚刚他们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紧接着战场上的死尸又陆续站了起来,成为正道的冲锋兵,前赴后继地为正道冲锋陷阵,挡下最强的攻击。这也是佛门那位弟子提议的,倒也不能算邪术,这是正道茅山派驾驭僵尸的方法。结合另一派的赶尸法,简化成了大部分修士都能学会的操控尸体冲锋。
    这门法术本意是驱邪避鬼,铲除僵尸,用在战场上就是大家觉得不敌时,操控地上的尸体给自己做挡箭牌。
    好多弟子这样做了,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却惹得魔修哈哈大笑,投向魔族的修士们都摇头兴叹。
    “看看你们的样子,这场战役,分明我们代表正义,你们代表邪恶!”
    “看看你们都在做什么,为了打败对手就能用这些邪祟手段了吗?”
    “今天能操控尸体,操控正当离宗的人,明天是不是就能操控百姓,操控无辜稚童?”
    “你们无非就是想赢,全都被欲望迷了双眼,你们为什么宁愿做这些也要战胜我们?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你们救过人吗?治过灾吗?帮助过一花一草一鸟一兽吗?若都没有,上天怎么可能让你们成仙?难道凭你们用邪术?”
    各种指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位小修士本身就比较善良,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感觉不对,听到他们这么说,羞愧感一下子淹没了他,瞬间滋生出心魔。
    刚好有个魔修正在和他打,见他突然停住动作,脸上忽青忽红,知道他这是出了事,想都没想就在他心口拍了一掌,刚巧将他唤醒,“毛都没长齐上什么战场?回去好好修炼去吧。”
    小修士捂着心口倒在地上,怔愣道:“你不杀我吗?”
    魔修嗤之以鼻,“我们魔族可不喜杀戮,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赶紧滚吧。好好修炼,别忘了你追求大道的初心。”
    小修士被他的好友扶走,他们两个人都满脸羞愧,打算离开战场。一佛修挡住他们,冷声道:“战场无退路,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小修士喊道:“凭什么?这是临阵脱逃吗?是我看不惯你们!这还是什么正道?邪门歪道还差不多!是你的馊主意差点害死我,救我的竟是魔修,我就是被你给骗了,我要离开,这场大战太荒唐了!”
    佛修不同他多话,抬手就要杀了他们。容萱忽然出现在他们中间,挡下了这一击。她看着佛修的眼睛,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顾云修,怪不得佛门突然参与此事,还提出这么离谱的办法。怎么你不去修炼正确的无情道,跑来忍辱负重,挑拨大战,非要率领正道灭了魔族吗?你到底图什么?”
    “顾云修?”
    “什么?他是顾云修?”
    “怎么可能?哪里都不像!顾云修他修的是无情道啊。”
    “可是他可以装啊,魔族公主怎么会认错?”
    佛门长老斥道:“休得胡言,老衲的弟子乃是了空,从西域而来,何曾同那顾云修有半点关系?”
    容啸将那几位长老全部重伤,飞掠过来一掌拍在那佛修头顶,冷声道:“是与不是,一看便知。”
    佛修的所有伪装尽褪,露出他本来的真容,他就是顾云修!剃成了光头的顾云修!
    全场震惊不已,正道修士纷纷停手,不可置信地看向顾云修。所以他们这次又是被顾云修耍了?他们也和容萱生出了同样的疑问,顾云修他到底图什么?他有毛病吗?他都是无情道了,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要灭了魔族?他和魔族不是没有仇吗?容萱还帮他找出了真正的仇人啊!
    顾云修见身份暴露,急忙退到安全之处,拿出法宝正义凛然地说:“魔族容萱作恶多端,将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我虽无情,却也不愿见天下如此混乱,自然要站出来做该做的事!”
    他一身袈裟,佛光宝相,看着竟挺有几分天地正气。可想想他做的这些事,哪件能算得上“正”的?
    修士们对他十分反感,知道操控尸体是他的主意后,纷纷收手。那些尸体倒了下去,正道修士又和魔修们面对面,这才惊觉发现,他们停下的时候,魔修也停手了啊。明明这时候是魔修杀他们的最好时机,可魔修对上他们的视线只是白他们一眼,专心看热闹。
    原来魔修真的像刚刚说的那样,不喜杀戮,这场大战魔修不过是被迫应战而已,人家有精力还要去行善积德追求大道呢,根本不乐意在他们身上花费力气。
    这一对比,许多修士自惭形秽,不是觉得自己比魔修差了,而是发现自己真的忘了初心。
    佛门长老面上无光,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年前收的很得意的弟子会是顾云修,上前就要抓住顾云修。
    容萱拦了一下,“慢,长老不急,我还有些事没明白。”
    她对顾云修说:“你是立了什么誓一定要铲除魔族吗?这种歪曲事实的话都说得出?这些年我收拾的都是你们正道的败类,这叫作恶多端?有志之士在魔宫修为和心境都在提升,这叫搅和修真界?
    真要说我为何做这一切,我想这世上每逢万年,便要出一济世之人,这一次,就让我来做这济世之人,打破正邪的偏见,将所有人从歪路上拉回来……”
    顾云修突然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济世之人?你?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你一个魔修竟要做济世之人?!”
    “人之初,性本善,济世之人本无仙魔之分。”容萱审视着他,“你已经有了心魔?无情道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莫非……是你想做济世之人?”
    说出这个猜测后,容萱瞬间想通了一切。怪不得顾云修一个无情之人总要搞这么多事,原来是想要天地间最大的功德,借此飞升!顾云修身为正道的天之骄子,认定铲除魔道便能济世,所以才想方设法隐姓埋名也要对付魔族。
    其他人也都震惊了,原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太离谱了,他凭什么想当济世之人?更离谱的是,他一个无情的人为何要济世?他根本不可能真心在乎世人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虚影,众人看过去,就见佛门长老的另一位弟子,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佛修拿出了一颗舍利子,其中的一片残魂便出现在了半空中。
    “是佛门的老祖宗!他不是圆寂几十年了吗?”有人惊呼出声。
    那位佛修对大家行了个佛礼,说道:“老祖宗留下这颗舍利子给贫僧,嘱咐贫僧在此刻拿出来。”
    他依旧沉默寡言,说完这句就不肯再说了。
    但众人心中的震撼更强,几十年前佛门老祖宗就已算到今日的大战了?怪不得佛门那般受人尊敬,原来佛门真的可以通晓古今,算尽天下事!
    半空中的佛门老祖慈眉善目,让人见了就心生敬意。他笑望着容萱,言道:“济世之人,心怀大善,至纯至真,万年难遇。
    施主涅盘归来,浴火重生,不纠结爱恨情仇,反而心胸豁达兼济天下,此乃当世之福也!
    佛门上下愿协助济世尊者济世安民!”
    佛门长老惊呼出声:“老祖宗!她是魔修!”
    佛门老祖笑道:“不破不立,一切自有天意。”
    顾云修从他出现开始就脸色惨白,此刻终于忍不住质问:“你圆寂之前说,‘济世之人已现,天下苍生安矣,老衲可安心去了。’你当时是看到我,说的怎么可能是她?!”
    佛门老祖轻叹口气:“老衲是透过施主看到了容施主。阿弥陀佛,济事之人要轮回多世,历经坎坷,忍常人所不能忍,最终放下爱恨恩仇,心怀大善。路途所遇,皆是对济世之人的考验。”
    “考验?我是上天给她安排的考验?那我呢?我自己呢?若一切早已注定,天道就是不公!凭什么让我给她做踏脚石?!”顾云修面色忽青忽红。
    佛门老祖摇了摇头:“天道有情亦无情,天意如此,也只是天意,最终的一切皆为众生所选。济世之人未必不能是你,只可惜你一步错、步步错,容施主历经万千考验而归,如今一切都已成定数。顾施主放宽心吧,你还有路可以选。
    阿弥陀佛,天下大幸,天梯飞升指日可待。”
    佛门老祖说完这些便半阖着眼,身影渐渐消散,只余下萦绕在众人耳边安定人心的佛经。
    所有人心中的戾气都消失了,这是佛门老祖在阻拦这场厮杀,是他的善念,也是在用实际行动表示对“济世尊者”的支持。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