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当年不娶之恩[快穿] 第29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谢当年不娶之恩[快穿] 第293节

    容萱笑道:“记没记错,看看不就知道了?”
    半空中画面一变,又变成老道自责惭愧的样子,他怜惜地对小修士说:“孩子,你是我的孩子,十几年来,我竟不知我还有个孩子。是你娘骗了我,也骗了你,她当年算计我只为得到个有灵根的孩子,为她牟利啊!
    好在我察觉了你的存在,我带你回宗门,日后你便随我一起修长生大道!”
    小修士收拾东西要走时,一个女子痛哭着拍打小修士,“你个白眼狼和你爹一样是混账!他说什么鬼话你都信?明明是他骗了我。我做花魁做得好好的,他说要带我回宗门,娶我为妻,还说他们修真界不在意我的出身。骗子!他就是骗子!他在这睡了一个月,连块银子都没留给我……”
    女子风韵犹存,骨相极美,但看她的装扮,应该早就不是花魁的待遇了,可怜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竟选择跟老道走,抛下她一个人痛哭失声。
    所有人瞬间明白小修士为何那么会钻营,原来是在那种地方长大的。紧接着许多人都神情微妙,谁也没想到,静虚道长竟出入这种地方,做出这等事来。他一个金丹修士,给人留千两黄金还不是抬抬手的事?他连一块银子都没留,这是根本瞧不起俗世的青楼女子啊,压根没当回事,如今需要生面孔去魔族做奸细,倒想起俗世这个儿子来了。
    根本没人信他是突然发现儿子的,修真人士对血脉的感应是极其灵敏的,真有血脉相连的人在世上,凭直觉就能找到对方,怎么可能十几年才发现儿子?
    这老道不止在觊觎邪术这方面无耻,在私德方面更无耻!
    众人再看他比乞丐还不如的模样,都觉得解气得很。装什么仙风道骨?他就是个内里肮脏的东西!
    而这形象是容萱弄出来的,这真相也是容萱揭穿的。一时间大半修士都觉得容萱干得好,就差发出叫好声了。
    容萱这才把小修士丢给老道,老道咬紧牙关,捞过小修士便踏着拂尘离去。终于有人忍不住骂出声了,老道忍受这份羞辱,坚持等到带走小修士,不就是想从小修士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难不成还能是因为爱这个儿子?更甚者,老道说不定直接用搜魂术,这老头真是把他们道宗的名声都毁掉了!
    正当大家心情愤愤之时,容萱四下看看,看到一个盯着她很凶狠的剑修,突然一乐,“你这么凶神恶煞,莫非就是人称‘鬼见愁’的玉坤真君?”
    玉坤真君神情倨傲,“正是!当年你爹容啸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正道人才凋零,竟让你个黄毛丫头跳出来作怪。你爹在哪?叫他出来!正道是好是歹不需要魔族插手!”
    容萱笑眯眯道:“八百年前的事你也好意思提,你以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见我爹的吗?怪不得你要往我身边放奸细,原来看我是个晚辈觉得好欺负。怎么,你也觊觎我魔族邪术?”
    “你不要信口雌黄……”玉坤真君脸色顿变,正要义正言辞,就看见容萱从树后抓出一个人,顿时哑了声。
    容萱又从空间里抓出个昏迷的女子,捏住她的脸正对着玉坤真君,“如何,你最喜欢的小徒弟,可认得?”
    玉坤真君身后的大徒弟皱眉道:“休得胡言,她明明是受了你的蛊惑,叛出师门投奔你……”
    “月儿,让你背上个叛逃的罪名,委屈你了。你放心,待你探到魔族秘辛,为师一定为你正名。”
    “是,师尊!徒儿会尽快查明容萱进阶的秘密,还有那些法宝的来处!”
    半空中突然出现的画面让那位大徒弟收了声,尤其是看到画面中玉坤真君竟挑起月儿的下巴,在她眉心细细亲吻,大徒弟惊愕地瞪大了眼,猛地转头看向玉坤。
    容萱将月儿丢给玉坤,拍拍手,颇有些幸灾乐祸,“又一个,明面上道貌岸然,内里贪婪无耻,还和徒儿如此亲密。你们正道不是骂师徒成亲的魔修不知廉耻吗?怎么你们是喜欢不成亲偷偷摸摸的是吗?”
    “妖女!受死!”玉坤真君恼羞成怒,拔出重剑飞至空中用力劈下,数百柄剑从四面八方刺向容萱。
    他是元婴大圆满,容萱是炼虚大圆满,整整比他高了两个境界,只轻轻喝了声“去”,那数百柄剑便瞬间包围了玉坤,令他无处可逃。
    这一声炸响在所有人耳边,明明容萱声音不大,可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正震惊时,就见玉坤手忙脚乱、无力招架,被那些剑刺得遍体鳞伤,成了个血人。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那件法衣全烂成碎布飘落下去,唯有腰间两块巴掌大的布挡住了关键部位,真正成了“遮羞布”。
    好多人大笑出声,有人反应过来不是笑的时候,及时收住,可还有好多人根本没有收的意思,就那么明目张胆地指着玉坤笑话。
    玉坤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挥手穿上新的法衣,狼狈不堪地御剑跑了。他的大徒弟神情复杂地带上月儿,紧随而去。
    这人,走都不知道把徒弟带走,不怕容萱杀他徒弟泄愤吗?那个月儿,他更是看都没看,什么东西?
    接连两场笑话,让好多人笑了个够,可也有不少人神情凝重,眉头紧皱,因为他们察觉到大大的不妙。容萱出现之前,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愿意对抗魔族,而容萱只丢出这两个人,正道的名誉就大大受损,尤其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已经明显感觉到其他人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好像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们了一样。
    正道已经成了一盘散沙!流向魔族的散沙!
    顾云修抱着剑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淡淡道:“魔族公主盛气凌人,早有预谋,诸位道友不要被她蛊惑。”
    众人只看到一个样貌平平的修士,走到人前抬手摸了下脸,恢复成了顾云修的模样。
    “顾云修?你怎么也在这里?”
    “你该不会又和魔族公主串通吧?每次你和魔族公主势不两立,可每次你做的事都是利于魔族的,你怎么解释?”
    容萱诧异道:“这么一说,还真是。莫非云修你对我情根深种,故意用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可是,我对你没兴趣怎么办?你还是不要如此付出吧?”
    容萱状似为难,说出扎心窝子的话,“我真的是……不喜欢修为比我低的男人。”
    顾云修脸色难看起来,不是因为情绪波动,而是因为他要走的路更难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用了十年才养好伤,恢复到全盛时期将将是化神期初期。容萱竟然已经进阶,还达到了炼虚大圆满,比方立群和魔王的修为还高!如今的他,根本不是容萱的对手。
    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天赋相当,他不会爱上一个蠢货、一个废物,但也决不会爱上一个比自己强太多的女人。莫非当初容萱在他面前就是装的?那容萱看他岂不就是在看蠢货、废物?
    人群中有小修士简直崇拜死容萱这个样子了,拉上几个好友笑着起哄,“顾云修你别痴心妄想了,你有哪一点配得上公主啊!”
    顾云修眼神一寒,挥手朝小修士射出几根毒针,容萱也是一挥手,几片寒冰突然竖在毒针前方,“叮叮”几声,毒针全都撞击而落,冰片丝毫无损。
    小修士们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同时更仰慕救了他们的容萱,大着胆子道:“说什么道友,在那自诩正道中人,暗算起人来毫不手软,不愧是‘无情修者’,真叫个无情!”
    其他人都看着那些冰片心中震惊,这一手就算门派中那些长老也未必做得到,这个魔族公主对术法的掌控到底多强悍?!
    容萱终于从树枝上跳了下来,负手走到顾云修面前,勾起唇角,“你也不必再多说了,说来说去都是那几句,好像谁喜欢我、谁仰慕我都是受了我的蛊惑,正道永远凌驾于魔道之上,对我们这些魔修,人人得而诛之,就算派了什么奸细过来也是为了大义,对吧?”
    她看向四周,“你们可不要认可他,否则,我就要有样学样,往你们身边也派奸细喽。你们猜最后谁胜谁负?”
    几位前辈都变了脸色,这种事防不胜防,且他们哪里玩得过魔族?看容萱这一步步棋走的,没有一步废棋、没有一句废话,他们就这么被牵着鼻子变成如今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容萱算计人心的本事堪称登峰造极,要真动了心思,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谁也没有开口,没有任何人附和顾云修。容萱对顾云修摊开手,“看来这一次,你是孤军奋战了呢?也挺好,你本来就六亲不认,这十年杀过多少人?我这里有名单,要不要公开给大家看看?”
    众修士一听,立即有好多人争抢着道:“公开!魔族公主公开名单!”
    “我师弟失踪了八年,是不是被顾云修杀了?”
    “我师父七年前魂灯突然灭了,是不是和顾云修有关?”
    顾云修又变了脸色,如果容萱在这里公开名单,他就又会像群岛时一样,被所有人围攻。这次他可没那么多法宝丢出去给人捡,争得一线生机了。这次再被围攻,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容萱没打算那么做,她只是拿出一张名单晃了晃,笑着说:“回头派送给各门各派,就当魔族给你们送的礼物。今天嘛,看见顾云修,我突然想到我最近新得的仙品功法秘籍——无情道,打算在这里讲道,大家若愿意听,就留下来听个热闹。”
    “无情道?那不是顾云修那个功法吗?修炼这个不就变得冷血了?”
    “是啊,公主能不能传授个别的功法?不用仙品,上品也行啊。”
    “公主,顾云修六亲不认,坏得很,我们不想像他一样。”
    好多喜欢容萱的小修士嚷嚷起来,他们是真觉得这个魔族公主一点都不可怕,简直和善得很。
    容萱笑笑,一跃上了高台,丢出个蒲团盘膝坐在上面,“谁告诉你们,无情道就该六亲不认的?那是方立群教顾云修的功法,从头到尾都是错的。”
    “错的?”众人面面相觑,瞄了瞄顾云修,犹豫着找地方坐了下来。
    一些不喜魔族的前辈见状气得不轻,喊了他们几声喊不动,干脆拂袖走人。而留下的修士纷纷想办法联系亲朋好友,呼唤他们前来。这么厉害的魔族公主讲道,不管怎么样,先听了再说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呢!
    原本聚在这里商议对付魔族的人,竟有大半都留了下来,神情充满期盼。
    容萱待他们落座后,开口说出无情道的真谛:“无情道,乃是抛却所有爱恨,不被情绪所左右,在追求大道的路途上心无旁骛。
    此道考验的是自身心境,从来就不需要杀谁来证道!”
    顾云修终于感受到心绪的波动,而且是越来越乱,甚至有了心魔滋生的痕迹。
    他学的功法是错的?无情道不需要杀谁证道?怎么会?他不相信!
    容萱对他微微一笑,继续道:“所谓‘无情’,乃是‘爱恨贪嗔痴’,皆不可犯。抛却了爱恨,却贪功、贪利,只会滋生心魔。”
    顾云修对上容萱的视线,知道容萱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可他挪不开脚步,明知是陷阱也要逼着自己听下去!
    第324章 为复仇杀妻证道[完]
    原本备受瞩目的正道聚会, 变成了魔族公主公开讲道!
    所有收到消息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不管是好奇兴奋的还是愤怒想破坏的,都匆忙赶至,然后坐下认真听的人就变得越来越多。
    容萱仔仔细细地讲了情义、情感、情绪、七情六欲、欲望和目标的区别等等很多很多, 这一讲就是三天三夜, 所有想找麻烦的人都被赶来的魔修收拾了,第一次真正让正道体验了一回魔族的实力。
    容萱讲了所有关于有情和无情的东西, 要选择对世界有情, 还是要选择这本仙品功法,由他们自己决定。她真就只是不偏不倚地讲她对道的所有理解,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收获颇丰,甚至有一位卡在瓶颈期许久的金丹修士当场结婴了!更是直接表示要拜入魔族。
    负责招收弟子的是魔族护法,这三日不知收到多少人的投奔意向,惊喜又意外,所有魔修都发现,他们按照容萱的要求走过这十年,竟然真的什么都变了, 如今这么多正道人士, 面对他们都是恭恭敬敬,抢着要加入魔族。这仿佛梦一般的场景,是他们的公主带来的!
    他们不知道,这是容萱在历练中学到的粉丝心态, 当一个人足够有魅力,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都会有很多人狂热追随。而且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就算这些人没深入去想什么, 在魔族日渐兴起而正道式微的今日,魔族带来的利益还这么高,这些人自然愿意奔向魔族,因为这已经不涉及什么正邪不两立了,容萱用长达十年的打击彻底打破了正邪之分,他们不会因为加入魔族感到羞耻。
    三天过后,容萱讲道结束,一挥手,无情道的功法玉简落入了每个人的手中,连冷着脸站在那里的顾云修都有。
    一个特别崇拜容萱的女修喊道:“公主,为什么给他啊,他得了不就能修炼正确的功法了吗?他那么欺骗你,不该给他!”
    容萱笑着起身,“要给,这是我答谢他的礼物。”
    “答谢?为什么答谢他?难道这几次真是他搞的鬼想吸引您的注意?”
    容萱摇摇头,慢慢走向顾云修,“非也、非也,有一件事顾云修没有说谎,那就是当初在屠魔大战时,他没有与我串通,是我自己逃脱了他的掌控,成功扭转局势。他确实骗到我了,我也确实真心想脱离魔族与他逍遥一生,不问世事。因此……”
    “顾云修,多谢你当年不娶之恩,成就了今日的我和魔族。这份礼就当做我还你这份恩,从今以后,你我之间的过往烟消云散,再见面,我只当你是陌生人。”
    容萱的声音淡淡的,眼神中没有半点恨意,甚至带着点笑意。顾云修攥紧手中玉简:“你是故意的!”
    顾云修声音极冷,“你故意让我知道我修炼的功法是错的,杀人证道是错的,是想令我滋生心魔是不是?你打错了算盘,我宁愿自废修为,重新修炼正确的无情道。我相信天注定,就算你同样修炼无情道,最后飞升的人也一定是我!”
    容萱莞尔,“我说过不会喜欢修为比我低的男人,你说我会不会为了害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讲三天三夜的道?
    我只是不想再让别人误练了你那种无情道,若人人都要杀人证道,冷血无情,这世间岂不要变成炼狱?我也从未想过修无情道,我修的是有情道。
    天下大爱,仁义之心,我只盼这世间更好。
    顾云修,别太执着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妄想屠杀魔族,却换来魔族兴盛,就是上天对你的警告,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否则你只会害死更多人。”
    容萱给了他最后的忠告,身影便成了虚影,渐渐消失在人前。顾云修惊了一下去抓她,却什么都没抓到。其他人更是为容萱的修为感到震惊,这是什么功法?容萱就在所有人面前消失了,还是从一开始出现的就是一道虚影?
    大家纷纷议论起容萱的修为,知道她是炼虚大圆满,可像方立群就是炼虚期,还有几位常出现的长老也是炼虚期,没见他们像容萱这么厉害啊。容萱的几次出手让他们大为震惊,感觉这俨然已经是神仙手段了。
    没一会儿又有人想到顾云修,容萱说得没错,就是顾云修设计了屠魔大战,才发生那么多事情,让魔族开始兴盛。而正是顾云修抛弃背叛容萱,容萱才专心修炼、整顿魔族,要不然,容萱都已经脱离魔族了,他们正道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吗?
    众人对顾云修的愤恨达到巅峰,都想抓住他算账,这时才发现顾云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一联想他这次出现时做了易容,肯定是得了什么上好的易容丹或易容法术,连在场的前辈都无人识出,看来往后想找到顾云修难如登天了。
    这次之后,正道分成两拨的态度愈发明显,颇有些水火不容的架势,守旧派认为“魔”就是邪恶的代表,永远不可能变成“正”。可开明派认为过去从未了解过真正的魔,什么嗜杀冷血都是他们对魔修的偏见,方立群、静虚道长、玉坤真君这些人还不能证明“正”不是真正的“正”吗?长达十年行善积德还不能证明“魔”并不代表“邪”吗?
    守旧派坚持与魔族势不两立,一定要打击魔族,铲除魔修。
    开明派认为魔族和他们一样是一个门派,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
    他们谁也不能说服谁,最后只说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年内有人脱离师门,拜入魔族,不能算背叛师门,要给大家一个公平的选择。但脱离师门之人,必须将这些年在师门得到的东西悉数归还,这才能好聚好散。
    对于修士而言,各种资源是最难得的,所以任务堂才有很多人做任务,去秘境有很大的风险也有人抢着去,资源是需要争夺的,甚至还会出现杀人夺宝。
    守旧派自信地认为让修士归还多年所得,一定没几个人愿意离开。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年中,竟有三分之一的修士投向了魔族!没能拜入魔宫的修士们开始创建新的门派,“魔门”、“魔清宗”、“魔欢殿”等等,无不是以“魔”字开头,且以魔宫为首,认容萱为公主。整个魔族愈发兴盛,连人数都与从前的“正道”势均力敌了。
    守旧派坐不住了,用尽各种方法留人,教导弟子正邪不两立,增加许多规矩约束众人。殊不知他们越是这样,越会将人推远。因为魔族那边代表着自由和更好的发展,“正道”这边却变得束手束脚,十分难受。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脱离师门,投向魔族。
    再这么下去,“正道”将不复存在。守旧派决不允许,到佛门请出了几乎不理世事的佛修,由佛门长老带着两位弟子出面,呼吁大家坚守“正道”,以驱逐魔族为己任,找回浩然正气!
    佛门在所有修士心中的地位极高,佛门长老一出面,脱离正道的修士人数顿时减半。但这种阻拦只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佛门长老还说,他的面子镇不住多久,还是要速战速决才行。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