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二) 麻烦的兄弟
底色 字色 字号

番外篇(二) 麻烦的兄弟

    他,林智言,最近加倍烦恼。
    懊悔,真的懊悔!
    想起大队接力,林智言就想去撞墙……
    他当初就不该把受伤的许子湛丢给老师,马的那个臭小子一跑完就阴阳怪气,果然第二天来学校什么都变了。粉红泡泡全进化成漆黑瘴气,大家智障归智障,眼睛还是有的,谁不会察觉这种剧烈的变化!可是没有人敢讲话也没有人敢问,连他们这群好友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他们的王子如果本来是冷,现在就是冰,还是那种一靠近就会伤人的烈焰寒冰!
    他的兄弟,真的好麻烦啊……
    像在赌气似的,阿湛开始常常请假。
    儘管每天放学后约他打球还是会出现,但却绝口不提任何自己或班导的事,而且绝对提早离场......也对啦,打到9点才走的话,就会碰到老师了。
    大家心知肚明也不拦他,但每次走出校门口遇上魏青时,她那双哀切搜寻他的眼睛,总让一群大男生看了于心不忍。
    他想,兄弟这次是真的铁了心的要切。
    ○●○●○●○●○●○●
    晚上10点,洗好澡的林智言肚子饿了,带着钱包来到麦当劳。
    点好餐走向二楼,就在显眼的窗边位子看见魏青——天啊,老师还在加班啊,公务人员也太辛苦了吧!
    不想打扰老师的他,端着托盘默默远离,转头往反方向边边的角落走去,然后就瞥见视线死角中,有个熟悉的身影,寒着一张俊脸坐在那里。
    阿湛!
    林智言瞪大眼睛,下巴直接掉在托盘上!
    许子湛没注意他,一双忧鬱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魏青憔悴的背影。
    林智言此刻简直骑虎难下,但老师的视线死角就只有这个位子啊……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端着消夜在男孩旁边坐下。
    许子湛猛然转头,看见他也是一愣,然后耳朵微微地泛红了。
    啊啊,拜託你不要红,看起来怪尷尬的。
    「……你这样默默陪加班,多久了?」忍俊不住的林智言终于提问,许子湛没有回答,只是板着脸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
    也对,不用问,一定很久了。
    他就想他们家阿湛哪里时心脏这么大,捨得放老师一个人加班,原来是变相作陪啊,在学校边打球边守望着办公室的灯、打完球还特意提早离场来麦当劳佔位子!他就知道这小子,脾气那么硬,其实一颗心软得跟泥巴一样。
    应该改个名,叫许软湛。
    11点半,魏青起身收拾包包准备离开,他跟许子湛赶紧伏低身子——看见平常高冷的他现在像玩躲猫猫的小鬼,狼狈地趴在桌面,林智言简直憋笑憋得要死了。
    直到她走下楼梯,他们才长吁一口气,然后就见许子湛拿出手机开始计时……
    「你要干嘛?」
    「10分鐘,依她的脚程,从这走去侧门牵车的时间。」
    「所以,你要干嘛?」
    阿湛没有说话,但那双诚实的耳朵,又可疑地红了起来。
    驀地,林智言领悟了——他是要算准时间出发,然后在老师后面默默骑车护送她回家!
    「靠北喔…..」他一时愣住了,觉得大家口中的冰山王子根本纯真又痴情。
    彷彿受不了好友同情的视线,许子湛红着脸站起身,拿起机车钥匙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又想到什么似的折回来,脱下外套丢在他身上,冷冷地说:「头发没吹、穿背心来麦当劳吹冷气,你白痴吗?」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下楼了,独留林智言目瞪口呆地望着手里暖呼呼的外套。
    …….老师,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乾脆让给我算了。
    ○●○●○●○●○●○●
    他,林智言,现在真的崩溃烦恼、快哭了的那种。
    毕业典礼结束那晚,他去了许子湛家,好言相劝终于让难缠的兄弟跨出一步……当然跨得非常仓卒,连家里大门都是他帮忙带上的。
    然后阿湛就失联了。
    一个晚上都不接电话、去家里找也没有人,许爸还笑说大概是跟哪个女生去鬼混了——拜託你儿子耶,他根本黄花大闺女,鬼混个屁!
    完蛋了,那个死脑筋会不会想不开…….
    他手微微发抖,开始在line里面长篇大论地打着安慰的话,看着「已读」的标示迟迟没出现,他的一颗心就一直往下沉。
    一整晚辗转反侧,一直到天快亮了,阿湛才回了一个贴图给他。
    「干,你到底在哪?」林智言急急回拨,一方面高兴兄弟平安无事、一方面又生气太不够意思。
    没想到,接起电话的许子湛,用几乎是气音的语气说话:「我在外面。」
    「哪个外面!你知不知道我一个晚上找了你多久、我差点去警局报案、我紧张到整晚没办法……」
    「我在老师家,」他打断了他,然后默默地低喃,「我昨天……在这里过夜。」
    !
    !!
    !!!
    林智言手机直接松脱,掉到地上。
    年轻大男孩脸轰地一声刷红、然后又赶紧弯身把手机扒回来,结结巴巴地问到:「你你你你,你们你们…….那…那个喔?」
    「……嗯。」
    干!他的兄弟啊啊啊啊!
    男人的骄傲啊啊啊啊啊啊啊!
    许爸你儿子真的是去跟女生鬼混你根本先知啊啊啊啊啊啊!!
    激动的情绪太盛,林智言背脊都汗湿了。
    许子湛在电话那头沉吟片刻,然后慎重地说:「小智抱歉,没接电话。」
    「那种情况,你敢浪费时间接电话,我会气死!」他说完,他们都笑了。
    林智言像是想起什么,忍不住小小声地问着:「但是,这样进展不会太快吗?」
    你们准备好了吗?
    会不会太衝动呢?
    进度是可以这样超英赶美的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低沉好听的嗓音再度响起。
    「如果把我们之前喜欢彼此的时间加进来,」阿湛的声音听起来好温柔,「……不算快。」
    啊,也是,他最知道他们这段好事磨了多久。
    简单聊了几句,林智言收了线,满心洋溢着感动与想哭……
    他这个麻烦的兄弟啊,如今终于成为了别人的麻烦!
    ○●○●○●○●○●○●
    他,林智言,一路跌跌撞撞终于来到了23岁,昨晚有点失眠。
    带着微微黑眼圈,站在镜子前,调整自己歪歪扭扭的领带。
    「你好了没啊……」旁边的男人斜睨着他,不耐烦地翻翻白眼。
    那个高挑男人有一双漂亮的褐色眸子,搭配精緻的五官、红润的薄唇和俊逸的轮廓,活脱脱就是电影走出来的明星男模。今天他一改平常的随兴,把长腿和腹肌全包进合身剪裁的西装里、一头黑发梳成油头,胸口还别了一朵盛放的鲜花。
    胸花的下面,写着烫金的「新郎」两个字。
    「拜託我是伴郎耶,而且我今天要致词,我是在背稿好吗!」林智言笑着踹了新郎一脚——重点是昨晚那稿写着写着,就想起新郎新娘连绵不绝的青涩故事,忍不住又笑又叹,几乎没睡。
    「欸,我老婆脸皮很薄,你最好不要故意说那些有的没的。」他们的阿湛今天西装笔挺、英气逼人,哪怕只是瞇着眼、对他警告性地勾勾手指,都俊美到令人瞠目结舌。
    朋友长太帅,眼睛真的好痛。
    林智言清了清喉咙,问道:「是说你们干嘛这么早结婚,老师又不急。」
    许子湛闻言一愣,然后那双诚实的耳朵,又染上淡淡粉色。
    「23岁最刚好,」他有些羞赧地低声吐实,「刚好是当年老师遇见我们的年纪——我只想她知道,我跟她都在23岁得到幸福。」
    天啊,好浪漫!
    就说老师这几年的担心吃醋根本多馀,他们的阿湛完全就是个万年痴情种!
    还是最痴最痴的那种!
    笑着拍拍新郎的肩膀,他这个没用的伴郎,又感动得有点想哭了。
    「走吧,我们去迎娶老师。」林智言吸吸鼻子,拿起礼车钥匙。
    「嗯。」想起深爱的女人,他温柔笑了。
    他知道,这份蠢动的情感,终得归处。
    (全文完结,阿湛、魏青下台一鞠躬′?w?`)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