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79页

    “相亲认识的。”
    “那……”同事还想再问,见南伟平已经来到会议室门口,便轻声说,“我们工会往后组织的家属活动,让你对象也来参加,大家认识认识!”
    “好,等他忙完。”俞知年应下。
    中午,俞知年应约与唐晚澄在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你和意驰的小视频传得很疯啊。”唐晚澄开门见山,“我给他打电话,那边一直是关机状态。你们发生什么了?”
    “他”俞知年发现,自己还没有很好地消化现实,以至于说实话前,需要整理情绪。“……他有采访任务,去中东了。”
    唐晚澄愣住,而后苦笑,“我该猜到的。”
    “当年,我们在纽约好好儿的,有一天,他和我说,他过两天要走了,回去继续当他的战地记者。”唐晚澄回忆,“我劝他,留圄奚在纽约不好吗,工作什么的不需要担心,我会帮他;战地记者太危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唐晚澄看向俞知年,“他只是笑,摇摇头。”
    “意驰身上有着一点不可被驯服的坚决,只是一点,不多,这是他的魅力来源之一;真要说他有什么缺点,这也是他的缺点,而且对爱他的人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轮到俞知年苦笑了,“可惜我知道得太晚。”已没有回头路。
    “爱上意驰,可能只需要一瞬;但要一直爱他,是需要胆色的。”唐晚澄举起咖啡杯,“敬你。”
    俞知年举起杯子,“敬我自己。”他确实需要胆色,来面对往后每个等待的日子。
    临走时,俞知年提起聂桑宁,“我和意驰的事,没让你在他那儿难做吧?”
    “你放心,”唐晚澄淡定,“我已和他说明自己之前对你们的事一无所知,也表明了往后会秉持公事公办的态度。至于他怎么想的,我无意探究,毕竟我们有工作合同,而且我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他不会怎么样的。”
    俞知年点点头,“那就好。”
    “‘芳雅集’的姐姐们很喜欢他,貌似最近在给他积极介绍对象,指不定他比你们俩更早有好消息呢。”唐晚澄打趣道。
    至于聂桑宁提到想拆散他们的“有人”,俞知年现在没有兴致去追究,他只希望肖意驰在他方一切安好。
    夜里,俞知年睡得不太安稳。突然,手机铃声响,划破了宁静。他心一惊,起身,拿过手机来看,是一串特殊的数字。
    犹豫一下,俞知年接起,“请问哪位?”
    “您好,请问是俞知年先生吗?”
    “是的。”
    “俞先生,十分冒味,这是专线电话,我是赵怀民委员的秘书,请问您现在方便与委员见一面吗?他的行程比较紧张,只有现在能抽出时间。”
    俞知年谨慎,“请问,我如何确定您这通电话的真实性呢?”
    “您来干休所,在门口报姓名,会有专人带路的。”
    “好,谢谢。”
    俞知年立马下床准备。
    干休所内。俞知年通过安检,便有专人为他领路。
    小偏厅亮堂,实木书桌上摆满了文件。
    赵怀民见人来了,摘下眼镜,做一个“请坐”手势,俞律师?来,请坐。
    “谢谢赵委员。”俞知年在他面前坐下。
    赵怀民合上文件,秘书迅速过来收拾,并为他们递上热茶,然后悄然退场。
    “抱歉,这个时间段请你过来,没被吓着吧?”赵怀民微笑问道。
    “我见识浅,需要磨炼。”俞知年谦虚回应,“倒是您,工作到这么晚,辛苦了。”
    赵怀民摇摇头,直奔主题,“我请你来,想来你大概猜到了,与意驰有关。他启程前,让我代为照看你。我想,他这一次任务的详情,由我来向你说明比较好。”
    听完赵怀民的说明,俞知年心头压着的大石更重了。
    “目前意驰已与专家团队汇合,大家正在加紧制定方案中。”
    俞知年明白,这不是自己能插上手的事情,但他心疼肖意驰。他看向赵怀民,试着说,“……意驰有PTSD,最近睡眠刚有好转,不知道……专家团队在制定计划时,能不能把这一点也考虑进去呢?”
    赵怀民看他,而后唤来秘书,“稍后与那边通信时,和心理专家说明意驰有PTSD,睡眠刚刚好转。”
    秘书做好记录,“明白。”
    俞知年感激,“谢谢您。”
    “也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体谅。”
    俞知年苦笑不语。
    “因为国际形势瞬息万变,而且有些内容涉及机密,所以无法第一时间向你传递前方的情况,但我们会尽力保证意驰的安全。”
    “……我明白。”俞知年点点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赵怀民赞同,“是这个道理。”
    俞知年争取,“……如果,我是说如果情况明朗了,形势变好了,不知道……我能不能过去那边接他呢?”
    “你是我国公民,我们有责任保护公民人身安全,你的这个请求,请恕我无法应允”
    俞知年已料到回复。
    “这段时间,对身处后方的人来说,确实会比较煎熬。”赵怀民轻叹一口气。
    “……我会好好地生活,等他回到我身边。”前方已经够凶险,不想他回来看见憔悴的自己然后自责。
    俞知年向赵怀民起身道别时,赵怀民提一句,“方达一直积极寻求机会在我国进行更广泛深入的合作,而我们也需要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为此,我们需要一位中间人,不知道俞律师是否有意愿,成为方达全球管理委员会的一员呢?”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