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6页

    肖意驰转身看他,表情认真,“Derek,I am so so sorry。”
    美人咬咬唇,颓然垂肩。“我明白了。”
    不是第一次向他表白,下场都一样。
    肖意驰为Derek打开计程车门,Derek揽过他的脖子献吻,肖意驰顺他的意。
    “last kiss。”Derek放开他,眼眶红了,声音温柔,“愿你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
    肖意驰无奈一笑,目送对方坐上车离开。
    这些年,不是没有人跟他表白,但感觉总是差一点点。
    具体的这“一点点”究竟是什么、怎么衡量,肖意驰自己也说不上。
    经历双亲身逝,他一开始不敢想爱,因为他自觉不配;遇见的人和事多了之后,他对爱逐渐有了意识。现在,他明白自己需要什么。
    人世间走一遭,喝最辣的酒,睡最爱的人他要高饱和度的、滚烫的、连指尖都在颤抖的爱;他要作天作地、他要撕裂拉扯、他愿意跪地求和,他也要高高在上,他想受钻心的痛楚,也想尝最甜腻的蜜。
    迄今为止,他尚未遇见能令他有如此冲动去放肆蛮横的对象。
    如果有,他敢肯定,他必是对方的蜜,也是对方的劫。反之亦然。
    如果这辈子没遇上那一个人,那就自己好好过吧。
    有爱,就为爱而活。没爱,就为自己而活吃了希琳开的药,晚上睡眠情况有一点改善了。一早,肖意驰起床,伸个懒腰。
    今天要继续走入职流程,也要回复各种邮件——电子邮箱之于肖意驰,就像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就不能不面对。
    其中一封重要邮件,是“美丽大地”给他的回复信。
    “美丽大地”是国内援助贫困山区儿童的非盈利组织,肖意驰曾去信申请当志愿者就姻亲关系而言,女人和孩子,是肖意驰这辈子无缘的两方。而这两方在社会的很多层面都是弱势群体。如果可以,肖意驰希望往后建立一个基金会,专门帮助他们。其实国际上有很多类似机构管理成熟,能确保受援方及时得到帮助,要是能得当地借助他们的经验,国内的援助机构发展也许可以迈一大步。
    肖意驰目前打算先了解国内的操作模式,看看自己往后能在哪些方面派上用场。
    光是处理邮件,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肖意驰中午小憩了一下,刚醒就接到麦阿姨的电话,他按下通话键,“哈喽美女,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麦阿姨在那头笑,“我和潘阿姨刚刚练完舞回来,现在在小区门口,我接下来约了几个老友见面,你能不能送一下潘阿姨回家呀?”
    这见面借口造得明目张胆又顺理成章,是阿姨们的专利。
    肖意驰一个敬礼,“遵命!”
    迅速穿好衣服赶紧下楼。
    到达门口,潘阿姨正等着他,麦阿姨已经无影踪。
    肖意驰眯眯笑,“潘阿姨,我给您约个车吧,好吗?”
    潘阿姨这次没有浓妆遮盖,本人眉角柔和,嘴角弯弯,是温柔善良的面相。她笑意满满看肖意驰,“约车贵,我们在这儿等一等计程车,顺便聊聊?”
    “好。”肖意驰从善如流,收起手机。
    “小肖,知年是不是有点难相处?”潘阿姨一上来就提了个王炸问题。
    肖意驰笑了,“还好吧。”
    恰好一辆计程车经过,他招手截停,两人上车。
    潘阿姨报了地址后继续,“他其实面冷心热,你和他熟了以后,他就会对你好。”
    这个“熟了”的标准貌似就很难达到啊。
    “当然,他的想法我也并非全都赞同,比如他特别看重外貌这一点。”
    肖意驰想了想,“是有什么缘由让他这么想吗?”
    潘阿姨苦笑,没说话。可能在计程车里不方便聊私事,肖意驰也就不追问,转而谈别的,比如他的新工作。
    计程车在浦园路口停下,两人下车。
    浦园路相较其他街道显得安静闲适,潘阿姨一边带路,一边继续刚才车上未完的话题,“其实,知年不是我的侄子,我是他家的保姆。”
    肖意驰安静倾听。
    “他家……挺复杂的,我也不好在知年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都和你说。他妈妈是一名模特,爸爸家是珠宝商,很有钱。这中间有很多狗血的故事,他妈妈生下了他,但是不能进门,后来……知年长大了些,容貌出众,算是改善了爸爸家普通的外貌基因,因此才被接纳……我就是这个时候才开始照顾他,那年,他七岁左右吧。”
    肖意驰随她走在安静的人行道上。“潘阿姨,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谈话间,他们到达目的地。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
    “那……潘阿姨,我的护送工作完成了。您赶紧进去休息一下吧。”肖意驰道别。
    潘阿姨笑道,拉起肖意驰的手,“说什么呢傻孩子,既然来了,进来坐坐再走。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再陪我聊会儿。”
    潘阿姨的手很暖和。肖意驰服软,“好的。”
    “这些是我种的花,有时间我就会打理一下。”潘阿姨给他介绍小别墅里里外外。
    最后到后院,那里种的都是蔬菜,是个菜园子。“这里是知年的专属地,他平时会在这儿浇灌啊、除草啊、除虫啊什么的。”
    肖意驰目光落在院子的木架上,那里有一顶草帽和一双劳作手套晾在外面。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