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页

    肖意驰展露笑意,“早承认,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了。那接下来我们会见个几次面吧,时间我来定,希望俞律师配合。”
    “肖意驰,没想到你这么混蛋!”
    “因为你的颜值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啊,所以没必要手下留情。道理你懂的,对吗俞律师?”
    肖意驰伶牙俐齿地让俞知年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今天就不麻烦俞律师送我回去了,毕竟你还要回村里先通网,不然律师不好当呢。”
    说完,他给一个潇洒的挥手,走人。
    第4章
    俞知年气得肺都要炸了!他什么时候被人压制成这个样子?!很好!肖意驰,我看你接下来耍什么花招,一定奉陪到底!
    这头。
    肖意驰从餐厅所在的大楼出来,呼出一口恶气。
    小恶魔抖抖身子,尾巴尖尖一翘一翘地消失了。
    也就过过嘴皮子瘾、逼俞知年低下那高贵的头颅而已。肖意驰没打算真的约对方见面。
    毕竟,俞知年一开始就说清楚两人没戏了。要不是他势利到连做朋友都带着目的,肖意驰犯不着跟他撕破脸。
    其实话说回来,俞知年会这样也不无道理。只限定见四面,何必太过真诚。社会人有社会人的精打细算。
    好吧,这么想想,扯平了。翻篇。
    肖意驰整一整摄影包,迈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个星期后。
    方达律师事务所内。
    俞知年手里的一个项目顺利完成,整个小组正在开总结会议。“虽然这个并购项目结束了,但对方未来可能要上市,大家记得与客户保持必要的联系。”大家严肃认真地点头,眼睛却充满期待,俞知年最后道,“OK,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大家去吃顿好的,我埋单。”
    “太好了!谢谢老大!”一片欢呼。
    助理南璟在此空闲时刻问俞知年,“老大,您之前问我肖意驰的简历,是跟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有关吗?”否则他没办法将毫不相干的两人连系起来。
    俞知年淡淡回答,“不是,客户让我问问而已。”
    “好的。我已经把能找到的、他写的文章还有演讲的视频链接都附在文档详细版的简历中了。您有需要可以调出来查看。”
    俞知年拍拍南璟肩膀,“越来越上道了。”
    南璟推推眼镜,“请您在我爷爷面前表扬我。”
    南璟的爷爷是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之一。
    俞知年轻拍他的脑袋,逗他,“看我的心情吧。”
    面上是一回事,内里又是另一回事。俞知年这一个星期都没接到肖意驰的联系,他反倒在意起来了——一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是在憋什么大招吗?还是恶意整他?
    要不是与叶照临有约在先,保证主厨半年不闹幺蛾子,他会沦落到现在手机一来信息就敏感起来?
    思忖间,手机铃声响,是叶照临的来电。
    俞知年蹙眉,接起。
    “知年,你还是很有一套的嘛,店长今天向我汇报,主厨最近情绪稳定,也没再提离开的事情了,这个趋势很好!谢谢你和肖先生啦!你们具与。熙。彖。对。读。嘉。体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
    “哎,你真是……那,就是肖先生的功劳了?你有没有好好供着他?对了,这段期间的所有花销都算在我这里,不能亏待肖先生,知道吗?”
    “……知道了。”
    结束通话,俞知年想了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但让他亲自联系肖意驰是不可能的。他联系相熟的人脉,“最近去替我盯梢一个人,价格好商量。”
    肖意驰最近在做什么呢?和主厨还有他的阿拉伯语启蒙老师阿达姆横扫市里各大夜宵大排档。
    主厨要顾店,而阿达姆忙着做生意,只有夜里有时间,肖意驰便约他们晚上出来联络感情。
    当时叶照临问他在本地是否有阿拉伯朋友可以介绍,他可以说没有的。但在异国他乡多年,肖意驰对“乡愁”体会至深。能帮的,再麻烦,也要伸出援手。一点小小的善意,可能就大大地改变某人的人生轨迹。
    而且这两位不仅是同乡,一位是厨师,一位做香料生意,简直不能再相配。主厨最近迷上阿达姆外销的中国香料,加之“大排档”这个存在让主厨大开眼界,他的新菜谱灵感源源不断;而阿达姆又能因此做成生意,再高兴不过。
    看到这如此融洽的画面,肖意驰心里欢喜再说,他夜里也睡不着,有人陪着消磨时间,何乐不为。
    能助眠的,除了药,陪聊,还有性。
    肖意驰在国外曾有一段时间十分猖狂。后来少了。回国后,更是成了僧。
    阿达姆对肖意驰提起,肖意驰的某个床伴前两年被派来这边的大使馆工作,曾跟阿达姆打听过肖意驰,念念不忘的样子。
    “不如你们来一段旧情复炽?”
    “可以啊。”肖意驰叼着烟,懒懒笑应。
    没多久,两人联系上了。
    干柴烈火,不在话下。
    市内老区浦园路旧时是领馆人员居住的别墅区,现在则是闹中取静的居民区。当然,能买下这里房子的人,非富即贵。
    两层黄墙欧式小别墅前的花园里,开满了一栅栏的玫瑰粉胭脂蜜,花团锦簇,明艳动人;再往里走,是成片的弗洛伊德大红玫瑰,花香在风中被吹散,卷成几何形状,偶尔掠过路人肩头,叫人闻到,撩人心扉。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