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页

    语言可以轻巧包装,但镜子里这张脸真要包装的话可费劲了。常年日晒雨淋,皮肤粗糙无光泽,黑眼圈也躲不掉。
    肖意驰摸摸脸,本来出门前倒饬得挺满意的,主要是跟俞知年相差太远,现在怎么看怎么不如意。
    再看看自己的衬衣,虽然是新买的,但质量明显一般。他在国外也不是没有好衣服,只是回国收拾行李时他优先带各种书籍资料,衣服被他打包邮寄,谁知道都大半个月了还没寄到,打国际长途问当地的邮政,对方居然说丢失了。
    唉,种种线索纠缠,导致他人生第一次相亲大败,真是郁闷。
    “意驰,好了没?酱肘子出炉啦,给你先尝尝!”
    伴随话音,那浓香飘了进来,肖意驰眯眼轻吸一口,好香啊!
    “就来就来!”算了,时光不能倒流,多思无益,不如好好对待五脏庙。
    俞知年驾驶着奔驰回到星月湾。
    星月湾是高档园林小区,低密度,私密性好,闹中取静,服务周到。
    俞知年住所所在的那一栋楼一梯一户,面积两百多平米,层高五米,南向,空间大而透亮。
    指纹锁开,俞知年走了进去。保洁团队已精心打扫过,屋内有淡淡木质香,地板光洁,摆件锃亮。他所到之处,感应灯自动亮起。直至他走到客厅,高墙上一幅三米乘四米的巨大油画伴随灯光映入眼帘。
    春之樱,淡粉深粉错落有致,落樱漫天飞舞,轻盈绚烂,既不喧嚣,又不静默,是欢喜与灵动并存,透着一股芳华正茂的活力,缤纷而不错乱,很好地治愈了眼睛和心灵。
    这是他在拍卖行高价拍下的最新藏品。
    俞知年站着欣赏了一阵,看看时间,回书房打开电脑,挑重要的邮件回复。之后,他看时间差不多了,给潘阿姨打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潘姨,我们刚刚见完面。”
    “是吗?感觉如何?”
    “还不错,我们会继续见面。”说实话,他已经忘记肖意驰长什么样了。
    “那太好了!”那头的喜悦之情通过音量确实传了过来,那头又道,“知年,过往你都是见一两次就作数,这次你得耐心些,多看看别人身上闪光的地方,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另一半!”
    “嗯,好的,您放心。”
    “那就好。你们聊了那么久,估计是相谈甚欢,介绍对方的麦阿姨说那孩子懂事可靠,你觉得呢?”
    也许吧,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俞知年带着笑意回应潘阿姨,“是的,挺可靠的。”
    “听说他在国外务工吃过不少苦头,你记得下次见面时多多体谅对方啊。”
    “好的。”
    “哪天你有空过来我这儿好好跟我说说过程,我给你参考参考。”
    “没问题。”
    结束通话,俞知年回想一下相亲过程。他还记得的,无非是握手时肖意驰掌心起茧的触觉,还有就是,那家咖啡馆的黑咖啡非常难喝。
    第2章
    CBD的一处健身中心VIP教室内。
    肖意驰做完一组平板卧推后,胸口起伏,对教练说,“再来一组吧。”
    身为教练的大山笑道,“今天还真的全程加量啊?”
    “可不是,看能不能加快血液循环,促进皮肤新陈代谢啥的。”
    大山被他的话逗笑,“运动要循序渐进,意气用事干什么。”说着,伸手把肖意驰拉起,“你之前说要去相亲,是不是对方说了什么?”
    肖意驰用毛巾擦擦汗,“不愧是前侦察兵,猜对了。”
    大山退役前是护航编队的一员,肖意驰因工作需要和他们在船上待了一个月,由此熟络。
    “对方什么来头,居然让你有了容貌焦虑。”大山在手表上调了十分钟休息时间。
    肖意驰咧嘴,“你这话听着像贬我啊。”
    他之前确实没想过容貌的事情,但国内铺天盖地关于颜值的讨论刷新了他的认知,而与俞知年赤裸裸的对比及对方赤裸裸的措辞,让他产生了是否该在脸上努把力的念头。
    “合理变帅,例如通过健康饮食、规律运动和良好作息,我是非常赞成的;但想揠苗助长,我就觉得过了。”
    “哎哎,这‘揠苗助长’怎么听怎么不顺耳啊!”肖意驰往大山方向甩了甩毛巾。
    “你那相亲对象,很帅吗?有距离感?”
    侦察兵的判断一针见血。
    肖意驰承认,“是的。”他环顾落地玻璃窗外的高楼大厦,试着问,“你这健身房在金融中心这一带开了几年了吧?你听说过‘俞知年’这个人吗?”
    大山喝水的动作一顿,放下,“你和‘俞知年’相亲了?”
    俞知年的衣着举止都显示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996打工族,应该是个人物。肖意驰看大山这般反应,心道bingo。
    肖意驰点点头,“他也在你的健身中心锻炼?”
    “不。我这儿只算初级消费场所,他们那个层级的会去更高级的。但是他们律所也有一些员工是我们这儿的老客户。一来二去,我也听了不少关于俞律师的事情。”
    肖意驰灌了一口水,“说来听听?”
    大山皱眉,“是你的相亲对象,你啥都不知道的吗?”
    肖意驰摸摸鼻子,“这不就开始打听了么……他所在的方达律师事务所是跨国律所,听说水很深,俞知年曾经被贬到二级城市去开拓业务,但两年后他不但回来了,还端了给他使绊子的同事。之后顺风顺水,做到了律所合伙人。现在好像在争取成为高级合伙人吧。听说,他长得非常帅,但城府很深,并非善茬。”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