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马背
底色 字色 字号

·88马背

    马/背/[h][1200珠加更]

    霎时一片尖锐的利箭破空声,那一小队鱼死网破的蛮族人霎时被杀了个片甲不留。

    泼天的高喝声从远处战场上传来,将士们都听见了,大吼起来:“赢了!”

    “从此蛮族人再不能勒住咱们的脖子……咱们赢了!”

    佳期蓦地转过头去,“……赢了?”

    陶湛竟然冲她笑了一下,“大获全胜,从此是五十年的太平,顾将军若在,也要为娘娘叫一声好。”他从马背上跳下去,“事出紧急,属下冒犯了。”

    佳期怔怔半晌,忽然眼圈一红,咬牙一拍马鞭,利箭似的窜了出去。

    俯仰便是战旗和将士的奔走相庆,她穿过人潮,很快寸步难行。心跳得越来越快,仿佛这才意识到“赢了”意味着什么——这个国家再也不用内外交困,再也没有乱党能利用外侮困顿忠臣,从此海清河晏在望,不消几年便是新天新地……

    她下马走了几步,无奈抓了个小兵,“王爷在哪?”

    那小兵愣愣的,好像她问的问题很滑稽似的。身后有人无奈道:“笨蛋,我在这儿呢。”

    那小兵大惊失色,大概也惊讶裴琅出言不逊。裴琅却不十分在乎,将沾满污血的大刀往小兵怀里一扔,弯腰将佳期揽上了马。这已不知是第几回了,佳期恨恨道:“土匪!”

    裴琅不答言,纵马越出人潮,径直向前奔去。苍莽雪林刮过身侧,佳期抓紧了他的手臂,勉强坐得稳,“去哪里?”

    裴琅道:“去买酒。”

    佳期笑盈盈地回头看他一眼,老实在他臂弯里坐好。马鞍算得上宽阔,可毕竟两人共骑有些紧张,佳期身后不断被颠簸的马抛到后头去,顶到他腿间。裴琅咬牙道:“别乱动!”

    他腿间那处已被来来回回的香软臀瓣磨得半硬,佳期气道:“我哪里乱动了?是你自己不会骑——”

    “……再乱动,不给你喝梨花酿。”

    那语调已十分不善,显见得憋得欲火焚身。佳期没有带钱,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真能让她在一旁看着,只好老老实实闭嘴,抓紧了马鞍。

    可前面又是一处山坡,马奋力奔了上去,马的脊背一阵猛力搓动,佳期后臀又碰上了那火热硬挺的东西。佳期欲哭无泪,“你不能忍一忍吗?……”

    话音未落,裴琅已将她往前一推,佳期下意识抱紧了马颈。这姿势被迫伏低了腰肢,下身便愈加向后拱起似的,她只觉下身一凉,裙子被他掀起,两根手指分开了那两瓣阴凉的肉唇,指尖向内探去。她叫了一声:“裴琅!你——嗯唔!”

    火热挺直的性器一没而入,径直顶到深处,埋在肉穴之中,不曾抽动。同时,马背耸动着,叫那硬邦邦的马鞍一下下磨着下身敏感的花核,佳期一瞬之间失了声,抱着马脖子的手臂无力松开,整个人搭在马背上,软了个一塌糊涂,许久,她才弱弱地呻吟了出来:“嗯……嗯……你、你混蛋……”

    她伏在马身上,上身仍是衣着齐整,可腰以下的衣衫被拢起,细腰下头是柔嫩雪白的屁股,臀缝间窄小的肉缝里插着紫红虬起的性器,在旷野雪天中看来,是极大的刺激。

    而那雪白的身段随着马蹄奔跑,被一下下抛起跌落,软肉颤着,叫人一时迷了眼。裴琅在那屁股的软肉上大力捏下去,恨道:“我混蛋,也是你招的!”

    他将佳期的脸掰回来,见她已失了神,小嘴微微张着,无意识地呢喃:“嗯……插得太快了……那里要着、着火了……”

    裴琅将她的一条腿收起,小心扶着转了回来,叫她面对自己坐在腿间。下身那处一旋一转,腿间那巨物剐蹭内壁,佳期霎时又是一阵哆嗦,攀上极致的高峰,眯着眼睛喘息求饶,“我……啊!痛、好烫……唔……有人看见、怎么办?呜呜……那里真的要、要着火了……!”

    佳期生怕掉下去,害怕地抱住他的腰,两腿搭在他腰后,吐息都热了,慌慌张张地呻吟,“啊……这样……呃……好深……停、停一停……嗯!”

    马背动作太过猛烈,佳期没几下就禁不住,红着眼圈嘤嘤呜呜掉了眼泪,依着他的胸口,气息不稳,“你、你快一点……前面就有……嗯!……有人……”

    他在头顶轻笑了一声,“有人?那倒好,你这样好看,叫他们都看看……”

    佳期想起那日叫人看去,霎时白了脸,下身一抽,被他拧着臀肉将肉缝扯大,骂道:“不许咬!”

    佳期下臀就在他腿上坐着,如此进入得更深,上翘的紫红肉茎在那粉嫩狭窄的肉缝中大肆挞伐,伴着马背颠簸,巨大的快感从下身被狂插的地方炸开,佳期坐也坐不稳,弓着身子迎合男人的肏弄,口中话音断断续续连不成句子,“顶、顶透了……”

    “顶透什么了?”裴琅盯着她迷蒙的表情,一味耸腰猛送,一次次捅到那小小的宫口去,恨不能插进她体内血肉里去,战马上坡,捣弄得越发频繁,那两只温凉春囊啪啪猛拍她下身一塌糊涂的会阴,弄得也是一片湿淋淋红嫩嫩。

    “顶、顶透……那里……就是……嗯、呃……会有、有宝宝的那里……唔……呜呜……”

    裴琅头顶一热,猛力肏进去,抽出时那鼓胀的性器都勾出了内里粉红的媚肉,淡白的液体淋漓牵连。他咬佳期的小脸,舔她湿淋淋的眼睛,哑声道:“叫我射在里面,嗯?”

    佳期坐在他怀中,小脸上遍是热泪和晕红,朦朦胧胧抬眼,不知听清没有,只耽溺爱潮,几欲溺毙,微张着咬出了牙印的唇,轻轻呻吟着,仰脸催促,“别停……”

    她微微仰起脸,细小的牙齿在他的喉结上一触即分,随即是湿软的小舌,香而淫靡,轻刮而过。

    裴琅霎时全身血液滚烫沸腾,又是狠狠一顶,尽根没入,滚烫的阳精一滴不漏地送入她体内。

    那地方太深太软,她被烫得一阵战栗,佳期呃的一声,下身霎时挛缩起来,尖叫出声:“啊——嗯……烫……嗯!”

    她全身细细颤着,下身一股股灼热清亮的液体不由自主喷溅而出,弄得她手上湿淋淋,下身更是一片狼藉,竟就在马上被他肏得春潮满身,犹自停不下来,口中呃呃媚吟,脸却通红,眼泪都掉了下来。

    两人近乎同时高潮,裴琅搂着她,许久才揉揉她微颤的腰,哑声说:“挨肏挨得喘气都不会了么?”

    佳期轻轻挣了一下,带着哭腔,“你走开……”

    自己身下的情景难堪极了,佳期看得一下捂住脸,被裴琅笑着扒下手来,拉她的手去摸那白浊粘液,细细涂了满指缝,“你喜欢这个?”

    “你胡说……”

    “是你自己要的。”

    “……我没有!”

    佳期背过去不理他,裴琅穿着盔甲,看不出什么,可佳期衣裳全弄脏了,方才那潮吹更是剧烈,下衣湿得彻彻底底,只能被裴琅拿大氅一裹,抱着去镇上买衣裳。

    佳期觉得丢脸极了,可全身都被颠得散架,走也走不动,被裴琅小心地套了一身干净衣裳,仍旧没有力气,被他拉着手慢慢走。她眼睛肿着,怕人看见,一路低头,裴琅要抱,她便将人推开,“我不认识你这样的坏人!”

    裴琅站住脚,捏捏她的脖子。这几日在军中万事从简,她连首饰都少戴了,皙白的脖颈里空空的。路边正有卖首饰的,算不上名贵,可倒像是小姑娘戴的,样式极精致。他拉着佳期蹲下去挑,拿一条蓝链子比了比,“这个好看。”

    ————

    前方吃醋预警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