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太妃
底色 字色 字号

·16太妃

    太妃

    佳期年纪轻,病里闹脾气,这倒也寻常,青瞬道:“娘娘?”

    佳期不再说话,只闭了眼任她拿了药粉打理。那黄铜剪子只是剪灯花的,刀刃不过寸许长,虽然齐根没进左边胸口,可终究只不过剜下块肉来,血流得虽多,却并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动作起来疼得很。

    佳期疼得又出了一身汗,青瞬喂了些安神药,她方才昏昏沉沉睡了,还记着叮嘱:“别走漏消息给陛下。”

    但小皇帝到底还是知道了。天还未亮时,药力过了,佳期疼醒过来,睁眼便吓了一跳,因为榻前坐着一个人,白皙文雅,正是裴昭。

    见她醒来,裴昭便站起来,“母后。”

    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佳期想起李太医说的那些话,心里有些没底,偏偏青瞬不在,正急得冒汗,裴昭已经说道:“听说李太医酒后失仪,将母后认成了仇家,用刀伤了母后,儿臣来看看。”

    佳期将信将疑,裴昭已凑近了些,就着熹微晨光端详了一晌。

    他乌黑透亮的眼珠被晨光照得透出杏仁颜色,格外剔透,看得人心里七上八下。佳期不禁向后一躲,牵动伤口,霎时“嘶”的一声。

    裴昭立刻伸出一只手来按住她的肩,相触不过一瞬,立刻抽离开来,有些无措似的,苍白的眼睛有些发红,“不知道母后伤在何处,儿臣鲁莽。”

    看他这样子,邵兴平是连伤在何处都没有告诉他,想来是当真没走漏风声。佳期掩住锦被,轻舒一口气,“陛下不用管。该到上朝的时辰了?”

    她正捂着伤处,正是胸口,裴昭看了一眼便明白过来,仍是顾忌男女大防,立刻移开了目光。

    裴昭亲自传了早膳服侍她吃过,这才到前朝去。到了晌午,却又来了一趟,陪她用着午膳,突然说道:“中秋宫宴有儿臣操持,母后安心养伤,不必经手了。”

    这些事佳期不擅长,加上宫中人丁不旺,向来能省则省,只是中秋这节历逃不过,毕竟要图个亲族齐整,并且平帝的老太妃们都要过节,算起来都是她没见过几面的“姐妹”,不好连这点热闹都不给。

    她在这上头笨极了,往年中秋,都是裴琅派人来手把手地教,于是她少不得被裴琅在场面上或私下里冷嘲热讽。所以裴昭这么一说,她便松了口气,又十分愧疚,“这可不是陛下的分内事,不好让陛下去忙活。”

    裴昭抬起头来,替她扶了扶靠枕,澄澈眼底分明是一股探究,“母后想忙活?”

    她连忙摇摇头。裴昭便一笑,“那便是了。”

    那一笑有些许促狭,有股他身上罕见的少年气。佳期一下想起了前日的话,笑道:“哦,哀家明白了,陛下怕哀家张罗选妃。”

    裴昭依旧皱了皱眉,“都说了不要。”

    这时其实离中秋还远得很,佳期也并未真打算让他一个半大孩子经手那些繁缛事宜,不过身上有伤,那酒里掺的毒又麻烦,来来去去调理了多日,等到惊觉大节将近时,已不大来得及了。

    她叫来宫中仆妇,那些人却一头雾水,“太后娘娘问中秋宫宴?陛下都已安置好了,只消太后娘娘去一趟西边。”

    西边便是老太妃们的居所,到了这一步,便当真是万事俱备了。佳期有些讪讪的,忙叫人送了点心去裴昭的书房致谢。及至次日早间,便乘銮舆往西边去。

    老太妃们跟这个凭空冒出来的顾小太后并不相熟,只有从前的王婕妤和林淑妃等人是跟她姑姑顾量宁说过话的。可是在深宫中憋得久了,便是不熟也能强扭成妯娌,于是一帮女人纷纷拉着佳期的手问:“陛下可选妃了不曾?”

    佳期张了张嘴,原想说“陛下才十七”,转念一想,十七倒也不算小了,是裴昭自己不亲女色。而这不亲女色的缘故无论是什么,似乎总有她这个后娘教导无方的缘故在。

    她这个手生的太后一时被问得梗住了,不知如何接话。王太妃年纪轻,还未全然糊涂掉,啐道:“不知羞的,陛下可是明君,眼下尚未归政,哪来的空闲沉湎后宫?”

    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像平帝。老太妃们犹豫了一阵,林太妃年纪最大,近七十了,人也糊涂,伸出老树皮似的手,出馊主意道:“那便先叫耆夜小王爷娶亲。”

    佳期一愣,听她继续道:“小王爷一娶亲,自然再没心思插手政事,到时候归政小陛下还难么?归得了政,还怕陛下不亲女色?”

    林老太妃一拍手掌,满脸皱纹里铺着志得意满,“迎刃而解。”

    另一个老太太一戳她的腰,低声提点:“小王妃在这呢,小王爷娶哪个去?”

    ————

    他俩真的是,甜过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