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秋夜
底色 字色 字号

·9秋夜

    秋夜

    腹诽了一路的人竟一直就在自己一壁之隔的地方,佳期哑然张了张口,有些心虚似的应了一声,“王爷,过了,哪有那样冷。”

    天黑透了,寒风确是一阵阵带下漫天黄叶,叶子落了大半,挂满星子的天幕旷达得近乎清澈璀璨。

    空气里弥漫着悠然的香,原来是街边人家酿了米酒,一坛坛摆在路边。粘稠酸甜的月光就敷在他腰间长剑上,剑端赫然已蒙了一层薄霜。佳期有些走神,心想大约最近的确风声鹤唳,不然他做什么有护卫还要佩剑?

    裴琅也察觉了她一脸尴尬,倒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抬手灌了口酒,辣得眯了眯眼,“做什么?太后也要喝?男女授受不亲,这个不行,”他指了指路边的米酒坛,“那个倒可以。本王去弄一坛来?”

    他气定神闲地指着米酒坛,脸上挂着一层笑意,分明朗然,但在佳期看来,却是刀片似的挖进人心去,要提醒她想起什么来。

    佳期怔怔打量了一圈,方才发觉再向前走几步,便正是顾将军府后巷。这地方她熟得很,从前年少荒唐,常跟裴琅在这里玩闹,也做过几次打家劫舍的勾当,裴琅第一次亲她,也是在这里。

    眼下虽没人看着,她却只觉头顶里“轰”的一声,一团邪火卷了上来,猛地一把摔回了帘子,不再言语。

    车外的马蹄铁敲地声十分有节律,好听地玎珰着,片刻后又蓦地急促,马蹄一气向前奔去,渐渐远了,只有一声漫不经心的唿哨留在空气中,似乎也冻住了。

    他偏要提以前的事,拿着烧红的铁棍子往人心口上戳。佳期气得眼圈发红,一低头将脸埋进了膝上,狠狠地咬了咬牙。

    车帘一动,却是青瞬进来了,讶然道:“太后娘娘怎么了?”

    她是太后,一点差池都出不得。佳期缓了一会,终于摆摆手,哑声问:“到了么?”

    摄政王早在半路回了摄政王府,宫里人自然也没有当真预备接冰棍子,一行人却是当真冻成了冰棍子。佳期心里有鬼,这日穿得本就是一副捂疹子的形容,加上早间喝了一剂药,倒不觉得太冷,旁人却是不行,裴昭下马便捂住口鼻打了个喷嚏,连忙退后了一步,跟佳期分开些距离,哑声道:“母后当心些的好。”

    佳期是被顾量殷拿长剑大刀揍大的,没人跟她说过该怎么养孩子,她只好推己及人,自然也就觉得普天之下的孩子都该当狼养。裴昭生母早逝,先帝将他给了郑皇贵妃养着,郑皇贵妃心胸狭窄,自然不能让这小娃娃抢了象山王的风头,便打着慎养太子的幌子百般为难,是以裴昭十岁前,连见光的机会都极少有——故而他生得十分白净,乃至于到了苍白的地步。

    等到平帝薨,封了太后的佳期才第一次见到小储君,只见是面色苍白弱不禁风的一只小鹌鹑,不禁一叹。

    从那往后,裴昭便依她的意思骑马练剑,身子渐渐康健起来,近几年已不曾生过什么病。所以他虽打了个喷嚏,佳期也并未担忧,只叫了太医来诊治,看过方子,又看着宫人熬了药来,自己方才有空坐在榻前喝了口茶。

    裴昭大约是很不喜欢躺在被子里被人摆弄,李太医驼着背忙前忙后,他自硬挺挺坐着,端着药道:“不过是个小喷嚏,也至于兴师动众。”

    李太医从前伺候平帝,平帝晚年沉迷药石丹砂,他劝阻不来,反被一贬再贬,好在如今又能伺候裴昭了。裴昭这么一说,他忠心耿耿地抹了把昏花的泪,“陛下龙体有恙,事关国体,切不可掉以轻心!依臣看,陛下这并非只是吹了冷风,而是早就受了秋雨之凉,非同小可。太后娘娘都守着陛下,陛下焉有不上心的理?”

    裴昭垂了垂浓密的睫毛,面上不知怎的,竟掠过一丝不快,稍纵即逝。他一抬头便将那神色抹了,只笑道:“母后不必守着儿臣。”

    佳期笑道:“是他们兴师动众,哀家也只是照着列女传上头说的那么一做罢了,倒不打算守着陛下。”

    李太医没料到煌煌礼教被太后弹得这般荒腔走板,一时脸都青了。那药大概十分苦,连裴昭都牵了牵嘴角,猫似的眼睛弯了弯,“原来母后不打算守着朕么?”

    佳期接过药碗来,递给宫人去留药渣子,“陛下是祭过天的大人,认真算起来,都该选妃了,哀家要再把陛下当孩子,却是不能。”

    裴昭原本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样子,听了这一句,突然抬起头来,灼灼地看了她一眼,硬邦邦道:“别。”

    佳期将他逗出了孩子气,便心满意足,噗嗤一笑,“哀家再无情冷性,总不至于趁陛下生着病张罗选妃。陛下歇息吧,哀家这便回了。”

    ————

    喜爱小皇帝的朋友们不要着急,反正皇帝H是不会有的,永远不会有的

    讨厌大灰狼哥哥的朋友,我不得不解释一下了!哥哥纯情过的!至于现在这个不纯情的色情哥哥,大家给哥哥一个机会,哥哥明天拍色情电影给大家看啊!

    PS.微博的事情,等我闲下来找个小号……(被三次元朋友知道我在搞H我可能会死

    PPS.谢谢大家的滋词与厚爱!桃子为大家鞠躬了!但可不可以慢一点投珠珠啊,写加更太恐怖了(*/ω\*)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