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夜阑
底色 字色 字号

·6夜阑

    夜阑[H]

    裴琅只觉脑海里一炸,被这现了淫荡模样的年轻太后弄得眼睛都红了,犹如尾椎上叫人点了把火,蓦地攥住了她细细的腰肢,在那小屁股上狠狠掴了一掌。

    “啪”的一声脆响,雪白香腻的软肉一波波颤动着,她轻声呻吟,越发激得里头咬得紧,淫液被进出的紫红男根带出,丝丝缕缕地粘在软软的耻毛上,漓漓落进臀缝,随着他下身拍打,带出一根根极细的银丝。

    佳期眼前一片片白光发散,全身一阵一阵一浪一浪不停痉挛,没了一点力气,只能抓紧了他的手臂,如无根草般攀附着,急促地低低娇喘呻吟,“我……不行了……腰要断掉了……唔……”

    就着插入的体位,裴琅抓着她软绵的臀肉起身下地,站在榻边,将她细长的两条玉腿折起搭在肩上,继而紧紧将人抱紧在了怀中,扣在床柱上。

    佳期难受地轻哼,他咬着她已因呼吸困难合不拢的檀口,在那小舌上勾出晶亮的津液,满意地嘶声道:“你耐操得很,轻易不肯断……试试?”

    这姿势下,佳期整个人几乎被叠起来,胸前双乳被小小的膝盖压得变形,成了两只鼓囊囊的软包子,腰背几乎折到极限,本是十分难受,哭着扭腰挣扎,“不要……”

    偏偏他的拇指拨开了下身肉唇包裹的小核,技巧地揉捏搓弄,一根长指慢慢滑了进去,被火烫的软肉磨吮蠕动着,他的声音居高临下,“不要?”

    佳期正待说话,小核被他重重一按,她蓦地尖叫出声,“啊——嗯!”

    佳期已哭肿了眼睛,脸颊也红彤彤的,由着他将自己弯折,像个娃娃一样被他耸腰撞击,话不成声,只能断断续续地呻吟,“我……嗯……慢些……太深了……”

    她两腿间的花心因这姿势格外突出紧绷,也被插得格外深,进出时甚至看得见性器上带出紧裹的淡粉软肉,上头淋漓抹着淡白清透交错的淫液,淅淅沥沥流了一地,又有一小股沿着床柱向下流。

    成宜宫的太后前些日子缠绵病榻,闭门谢客好一阵。裴琅在旁人身上都找不到这般滋味,这次实打实地饿狠了,得了今宵良夜,自是不肯轻易放过,次次顶在最里头那一处,逼得她下头那处不能自控地绞动收缩,吮得如冰火交战。

    他是行伍中锤炼惯了的,可佳期这些年身子骨不结实,不过多时,便连哭声都停了,深黑如墨玉的瞳孔微微散开,四肢软软攀着,在他身上胡乱抓挠的手也停了,只无意识地任他肏弄。

    裴琅的大手扣着她细极了的小腰,只觉她全身不断抖着,在绵延不绝的高潮里瘫软下去,花瓣似的嘴唇也微张着,不知想要说什么,凑近了,却是在叫他的字:“夜阑。”

    裴琅顿了一下,突地发了狠,“闭嘴。”猛地送了一记,“谁准你这样叫本王?”

    她的声音低得不可闻,似乎透着委屈,“方才叫了……你没有生气的……”

    他一手掰过她的脸,冷冷笑了一下,“方才本王高兴,眼下不高兴了。看见了没有?”

    ————

    虽然没有三更但是我还是认为自己很勤奋!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