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杏仁
底色 字色 字号

·4杏仁

    杏仁

    次日,踏着朝阳时断续不停的鼓声,长京城内九道城门次第敞开,迎接象征着王朝新生的少年帝王。

    街巷里弄繁华得近乎梦幻,四处攒动着想要一睹天子真容的好奇头颅,喧嚣声中起伏着捕风捉影的传闻,不少话都有犯上之嫌,护送的金吾卫如临大敌,自然是将小皇帝捂回了銮舆中。

    是以,裴昭最终也没能骑围猎的马去西郊。

    顾佳期听了外头那些话,正在出神,没留神车帘一动,裴昭弯腰进来,叫了声“母后”,在她身边坐下。

    佳期被他吓了一跳,忙道:“陛下怎么来了?”

    裴昭从袖中摸出一杯东西来递给她,“青瞬在街边买的。”见她不明就里,补充道:“说是暖胃安神。”

    今日天未亮就要走,佳期自然没有睡好,于是笑眯眯地接了。那东西看着奇怪,黑魆魆混着白腻腻,裴昭见她要放到唇边,连忙道:“不知是什么东西,母后还是不要吃了。”说着就要拿回去。

    少年那模样一本正经,佳期已随意抿了一口,噗地笑了出来,“是芝麻糊混杏仁霜。”

    裴昭没出过宫,自然也没见过这上不得台面的民间小吃,“哦”了一声,“母后怎么知道?”

    佳期笑起来眉眼弯弯,一侧的长眉挑了挑,“哀家掀过的摊子可比陛下批过的折子还多呢。”

    她有心活络,裴昭虽然素来冷淡,倒也给面子微笑起来,“母后还有这样的本事,儿臣倒不知道。”

    “哀家还有许多陛下不知道的事。”佳期掀开车帘一角,指了个方向,“那是汤饼铺子,如陛下所见,来往的多是脚夫,旁边挨着茶楼,倒是富商云集,后头的地窖里是储冰的,夏日宫里用的冰就是从那里面来。不过他们三家店的老板原是一家兄弟……”她想了想,“去年还是,如今不知道了。”

    裴昭倒像是对外头这些人情风物兴致缺缺,不过还是很有耐心地听她絮叨。

    佳期并不嫌自己烦,一来是当“母后”当惯了,二来是裴昭看似冷漠,实则十分细心,眼下看似是来侍奉她,实则是怕她听了外头那些摄政王和太后之间的绯色传闻多想。

    可惜佳期倒不十分难过,反倒巴不得那传闻传得更盛些,往好里想,没准裴琅良心发现就此撒手,往坏里想,也许有英雄志士提剑而起将她除之而后快,倒都算得上好了局。

    到西郊行辕时已经是夜里了,天空里憋着雨,纵使是春日也觉得气闷。

    佳期下车往地下一站,便深吸一口气,霎时想起往年情状,心里沉甸甸的,白日里那些温和快慰全随着夜游神飞上了夜空。

    幽深如墨的深院中寂寂无人,她把裴昭和青瞬打发出去玩,自己留在房中发呆。

    裴琅当然是会来的,伸头是一个裴琅缩头也是一个裴琅,逃也没有用,还不如就这么等着。

    桌上搁着各样妆奁,她闲得发慌,一一翻开来看,里头是花花绿绿的首饰和胭脂香粉。

    从前的顾将军府当然不缺这些,顾量殷战功赫赫的那些年,哪怕他不在家,赏赐、礼品也总是雪片一样飞来将军府。

    佳期那阵子性子野,一度发愁屋里放不下,只好央大哥顾楝出去把东西当掉充军饷。

    军饷总是急缺的,和军饷比起来,这些东西不值钱。

    不过现在顾佳期是太后了。太后要端庄矜持,一年到头穿着沉重的深衣,梳着高高的发髻。

    她有时候在铜镜里看自己,感觉像看到了东瀛进贡来的人偶娃娃,美衣华服盖着细胳膊细腿,提线才会动,脸上始终没有表情。

    天气又闷又热,佳期玩了一阵首饰胭脂,左等右等等不来裴琅,索性趴在桌上出神。

    窗子不知何时被风吹开了,夜风一阵阵拂在后颈上,凉丝丝的十分舒服,不知舒服了多久,佳期趴在桌上睡着了。

    夜风晃晃荡荡,梦也晃晃荡荡,她在那个飘摇颠倒的世界里站了许久,才发觉那很可能是平帝四十六年的冬天。

    那年她还是平帝的顾贵妃。平帝色迷心窍,薨逝前还惦记着后宫中那一群没能沾手的妙龄嫔妃,惦记得彻底发了疯,下旨将她们全部沉塘处死。

    她被人从太液池里捞上来,呛水呛得肺出了毛病,一连几日高热不退,已经烧得意识模糊,偶尔睁眼醒来,连人脸都看不清。

    偏偏事不遂人愿,越是看不清,越是听觉敏锐,有个半熟悉半陌生的声音在她榻边,带着笑意说道:“沉塘?皇兄临行倒也做了件好事。”

    她有四年多没听到过那个声音了,但大约濒死的人总有些格外的敏感,她一听就知道那是裴琅。

    四年前还是她未婚夫的裴琅。

    她想过裴琅会恨她,以为自己什么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会那样难过。一转眼就难过了六年多,裴琅还是恨她,一丝未减。

    ————

    章节名随便挑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